🏡
PTT小說網
x
    每一尊大聖都經歷無數的苦難,承受無盡的痛苦,他們的內心深處近乎一潭死水。

    每一尊大聖甚至聖祖所表現出的情緒態度等等一切,與其是說他們自己的內心,不如說是聖道的影響,同時也是一種自我保護,避免自己被排斥,被視為沒有靈魂的死物。

    現在,一尊大聖破口大罵,可見整個過程何等痛苦。

    「勇氣與信心,是吾等榮耀!」

    突然,一道灰濛濛的流光自天而降,落在火德大聖的眉心。

    眾人瞪大眼睛,一眼認出,那是聖祖傳承一部分,而且是戰技傳承!

    「火德,你得到了什麼?」狼坤急忙問。

    其餘大聖也盯著火德大聖。

    火德大聖吸收戰技傳承,一言不發。

    但是,方運卻沒有去看火德大聖,而是透過大門望向正對面的露台,望向那尊雷霆巨人。

    「勇氣與信心,勇氣與信心,勇氣與信心……」

    方運心中喃喃自語,眼中浮現複雜的神色,隨後目光中閃爍堅毅的光芒,一步邁進護城河中,頭部以下完全被神金漿水包裹。

    在跳進護城河的一剎那,方運只覺全身好像被無數尖錐刺穿,而且尖錐之上彷彿長滿倒刺,甚至在快速旋轉。

    方運彷彿看到自己血肉被絞成肉醬,骨骼被碾成細粉,甚至聖念都遍布裂痕。

    這一剎那,方運完全理解了火德大聖。

    就見通紅的神金漿水之中,方運像個普通人一樣,划動手臂,向前游泳。

    劇烈的疼痛傳遍全身,無論是身體還是聖念,甚至是魂魄都感受到刺痛,僅僅十息后,方運的喉嚨中就發出細微的聲音,不是方運承受不住,是身體本能的反應,是身體自身需要宣洩出來!

    可以死亡,但不能沉默!

    有過了一會兒,方運終於無法忍受,以神念連結渡世星舟與魂衣,但下一剎那,方運耳邊響起之前雷霆巨人說過的話。

    「勇氣與信心,是吾等榮耀!」

    方運咬著牙,放棄任何可能保護自身的外力,如果那麼做了,會讓自己的一切前功盡棄。

    因為,就在那金族大聖說完那番話后,方運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

    讀書人是要講究平和中庸,是應該謹小慎微,但是,如果一直這樣,如果畏懼危險甚至未來,那隻要讀書就好了,好追尋什麼聖道?還要什麼封聖稱祖?拿什麼去挽救人族?用什麼去競奪萬界之主!

    方運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是知道很多事,也理解很多道理,但對某些事,沒有勇於實踐。

    如果對勇氣和進步有深刻的理解,在聽到金族聖祖說「只有不被熔化,才能踏上戰場」的時候,自己就應該意識到金族聖祖在說什麼!

    這是傳承,但也是戰場!

    每一個族群中的每一個人,在誕生之後,就已經踏上戰場!

    萬界如戰場,眾聖皆兵將!

    只有掙脫家庭的牽絆、超越學堂的教育、擺脫社會的束縛,最後擊潰內心所有的壁障,不被一切錯誤的外物的熔化,才能算真正的士兵!

    被熔化者,不配當兵將,甚至連基石都不配,最多算是錯誤的例子。

    芸芸眾生,真正站在戰場的有多少人?

    百中無一!

    方運心中暗暗一嘆,自己教孔長遜擴大眼界,放大尺度,開放角度,但在聖祖面前,哪怕是一尊隕落的聖祖面前,自己也還是鼠目寸光。

    如果自己真正做到自己說到的境界,應當果斷第一個進入護城河中!

    反倒是脾氣暴躁甚至有些張狂的火德大聖,同樣也不理解金族聖祖的意圖,但卻有著真正的勇氣,更有一顆真正進取的心,哪怕智慧稍遜,也獲得成功。

    智慧非常強大,甚至在很多時候凌駕於一切之上,但是,每個人的智慧是有限的,眾聖的智慧也是有限的,萬物萬靈的智慧都是有限的,哪怕無所不知,也未必無所不能。

    方運知道人族什麼都好,就是心思太雜,太過依靠頭腦,在很多時候反而被自身的頭腦所困。

    少數時候,主動邁出一步,勝過萬千智慧!

    方運悟通金族聖祖的兩句話,立刻改變過去錯誤的觀念,放棄用錯誤的方式去做,而是改用儒家提倡的勇和義來指導自身,直接跳入護城河。

    在方運跳入護城河的一剎那,其餘四尊大聖如夢方醒,集體加速跳入護城河中。

    游到中間,方運的意志還能承受,但身體卻到達極限,喉嚨里發出各種各樣痛苦又壓抑的聲音,但始終不曾像火族大聖那般大罵。

    那太陽大聖也一言不發,狼坤、吞空鳥和岩灰三尊大聖很快便學火德大聖一樣,破口大罵,罵遍所有人,發泄心中的不滿。

    這時候,火德大聖慢慢睜開眼睛,隨後,火球徐徐變形為火龍。

    火德大聖哈哈大笑道:「本聖已得一套戰技傳承,與我非常契合,看來,此地是本聖天命之地,我勸你們還是放棄吧!哈哈哈……」

    其餘四尊大聖一起大罵火德大聖,火德大聖依舊哈哈大笑,並不在意。

    畢竟是他先把其餘人罵得狗血噴頭。

    剎那后,火德大聖詫異地看了幽魂方運一眼,到現在為止,幽魂方運都沒有徹底放縱自己,而且身體竟然承受住了神金漿水的熱力。

    其他人境界雖然是半聖,但聖體是實打實的大聖之體,一個並不以聖體見長的誦經幽魂,而且是懼怕這種至強至剛的火焰的族群,怎麼可能保持聖體完整?

    方運身後,狼坤與太陽大聖也都用奇特的目光看著方運的背影。

    「這個半聖,有點不一般啊……」火德大聖喃喃自語,被其餘四聖聽在耳中。

    岩灰與吞空鳥這才發覺幽魂方運的身體不對,竟然沒有被熔化。

    臨近岸邊,方運終於忍不住,喉嚨里發出呼呼喝喝的聲音,就像是垂死之人忍不住呻吟,更像是陷入夢魘的人在呼喊,但是,方運始終沒有罵任何人,一個人都沒有罵。

    最終,方運雙手按著岸邊,撐起身體,跳到岸上。

    紅彤彤的神金漿水順著方運的身體自然剝落,流回護城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