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山坡之下,見不到高原之上的景象。

    方運盤坐在地,在密密麻麻的聖道軌跡凝聚成的巨大線團中,艱難地使用彈弦術領悟。

    哪怕方運對虛空聖道的掌握已經達到大聖巔峰,但跟聖祖比,依舊微不足道。

    而絕大多數聖祖對虛空聖道的領悟,跟虛空鯨比,微不足道。

    在虛空鯨上的飛行速度,就彷彿兩者之間的差距。

    方運感覺,自己掌握的虛空聖道,大概只有虛空鯨的幾萬億分之一,甚至可能更少。

    方運不斷使用彈弦術,但是,無奈地發現,以目前自己的這個速度,至少也需要幾千年才能抵達高原。而那處高原上,很可能存在巨大的寶物。

    所以,方運內心出現一絲焦急。

    但是,僅僅過了一剎那,文膽一顫,方運心中一片清明。

    方運緩緩呼出一口氣,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

    自己想要得到虛空星鑽,並非是為了一件寶物一件祖材,本質上是為了修鍊虛空聖道。

    而這裡,雖然遠比不上虛空星鑽,但卻是現在最適合自己的修鍊之地。

    得隴望蜀乃是人之常情,但豈可因不得蜀而棄隴?

    未來可慮,當下同樣重要。

    方運拋棄所有的私心雜念,將攀登高原的目標,改成修鍊虛空聖道。

    目標改換,心中一定,方運內心的想法大為不同。

    「彈弦術終究不適合我!」

    「沒有太初山相助,在這裡使用星航術等於尋死。」

    「既然這裡是精純的虛空聖道所在,那我就應該使用相應的修鍊之法!」

    方運開始尋找快速感悟虛空聖道的方式。

    時間慢慢過去,方運不斷嘗試,但始終不得要領。

    一個月後,方運放棄盲目嘗試,開始回憶一切與虛空聖道相關的所需所知。

    這個時候,灰毒之祖化身微微一笑,道:「這一個月來,我多次觀察此子周邊聖道。此子倒也聰明,知道用不同的修鍊方式試探。可惜,終究是虛妄。以他目前所有之法,不要說一年,便是一萬年,也難以抵達此處。夜祖,你放心吧。」

    夜祖睜開眼睛,聖念注視著方運,似是在回憶什麼,緩緩道:「他會抵達。」

    「我勸你放棄吧。」巨神三祖化身輕輕搖頭。

    灰毒之祖化身笑道:「方運未入大聖巔峰,卻已經遠超當年我們,夜祖的確有眼光。」

    灰毒之祖化身並未說話,但是,一些聖祖化身的聖念出現細微的波動。

    夜祖化身惱怒地看了灰毒之祖化身一眼。

    身為崑崙眾祖,絕不可能允許一個敵人封祖,更何況,這個敵人遠超當年的他們。

    灰毒之祖化身的一句話,讓眾祖化身的殺心更烈。

    巨神三祖化身面色一沉,道:「夜祖,若方運無法抵達這裡,本祖兩具化身親自動手,直接吞服巨神藥劑,擒拿此人。夜祖若是阻攔,勞煩諸位按照規矩,將她誅殺!反正,她的本尊不會發現。」

    「自然!」灰毒之祖化身嘿嘿一笑。

    夜祖化身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憤怒,竟不再修鍊,轉過身,盯著方運。

    眾祖輕輕搖頭,不去理會夜祖化身,繼續修鍊虛空聖道。

    只要他們這些化身能把這裡的參悟帶離古界核心,價值絲毫不下於一件祖寶。

    隨後,夜祖化身驚訝地發現,方運突然不修鍊了,而且站起來,開始散步。

    夜祖化身少見地揉了揉眼睛,仔細一看,沒錯,方運就是在散步,好像這裡不是古界核心,不是虛空鯨寶地,而是自己的花園一樣。

    方運那種樣子,像極了在公園溜達的老頭老太太。

    隨後,讓夜祖化身更驚訝的一幕出現了,方運不僅開始遛彎,而且還拿出音樂機關,一邊聽音樂,一邊走,偶爾還哼唱幾句,遇到特別喜歡的琴曲,甚至伸出雙手跟著空彈,無比陶醉。

    很快,不止夜祖化身震驚,連之前都沒有睜開眼睛的眾祖化身們,也瞪大眼睛看著方運。

    他們甚至感覺,哪怕下一刻方運開始跳舞,自己都不會意外。

    「哈哈哈哈哈……呱呱呱……」灰毒之祖化身突然笑得直打跌,也顧不得什麼修鍊了。

    「聖中活寶,萬界奇葩。」巨神三祖化身伸手扶額,突然明白為什麼神勻要拉攏方運了,神勻這種小瘋子見到這種大瘋子,沒當場叩拜認大哥已經是非常克制。

    「本祖沉寂多年,倒是從未見此奇物。」九眼聖祖化身的語氣充滿無奈。

    他是真沒見過這樣的大聖!

    「本祖的一尊化身隕落,本來還很心疼,現在,恢復了許多。真要多謝這個方運。」白祖化身冷笑道。

    「夜祖,你的口味真是奇特,佩服。」

    眾祖開始嘲笑方運,揶揄夜祖化身。

    夜祖化身全身由黑色影子組成,面容沒有絲毫的改變,只是,再也看不到笑容。

    「我相信他能來到這裡。」

    「我們也相信!呱呱……」灰毒之祖化身大笑。

    接著,他們又看到,方運竟然光聽琴曲還不過癮,竟然拿出瑤琴開始彈奏。

    彈了一陣好像還沒過癮,又開始畫畫練字。

    然後練了一會兒,似乎感覺身體不舒服,竟然稍稍做了做拉伸運動。

    眾祖化身哭笑不得。

    「我確實有點喜歡這個小傢伙了。」巨神三祖化身一臉無奈。

    「能讓我們這些老怪物感到輕鬆和快樂的人,誰會不喜歡?」灰毒之祖化身明褒實貶道。

    「他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或許參悟聖道走火入魔了。」

    「可惜一個萬界大才。」

    接下來,方運倒沒有做太出格的事,只是在面帶微笑散步,但兩手沒有聽,比比劃划,不知道在做什麼,像是憑空畫圖。

    眾生搖搖頭,很快便失去興趣,繼續修鍊。

    只有夜祖化身一直盯著方運,觀察方運的一舉一動。

    方運完全看不到高原上的眾祖,好像真的如眾聖所料那樣,修鍊得走火入魔。

    但是,方運卻樂在其中,甚至還美滋滋的。

    時間慢慢過去。

    夜祖化身一直關注,她發現,方運似乎很有規律,沒有一直散步遊玩,經常遊玩一陣,就坐下來修鍊。

    等修鍊一陣,又站起來進行對聖祖來說看似很滑稽的舉動。

    夜祖化身微微搖頭,越發覺得方運不像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