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聖念傳音響起的的時候,老奸巨猾們的其餘聖祖急忙全力外放力量,快速後退。

    夜祖化身的手腕被方運抓住,愣了剎那之後,才外放殘破祖寶,化為一把黑色的幽影傘,在兩人頭上不斷旋轉。

    冬日晴天之中,眾祖化身向四面八方散去。

    而在中心,一個巨大的黑球猛地膨脹,表面泛著淡紫色的雷霆與淡藍色的雷霆。

    這顆黑球沒有散發出絲毫的威壓。

    因為,它的一切力量都被完美地控制在黑球之內,沒有一絲力量外泄。

    在眾祖化身眼裡,這個黑球內部彷彿藏著一頭恐怖的滅世巨獸。

    黑球並不大,擴張到覆蓋灰毒之祖化身的一剎那,又劇烈收縮。

    絕強的力量瞬間縮小成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點,形成空間坍塌。

    一個小小的黑點出現,並向四面八方外放出漆黑的空間裂痕。

    每一道空間裂痕,都宛如黑色閃電。

    不過剎那后,閃電收縮,一切歸於寂無。

    眾祖化身嚇得出了一身冷汗。

    幸虧這裡是古界核心,有強大的壓制力量。若是在外界,這種力量必然會引發連續空間坍塌和虛空崩潰,除了聖祖,沒有生靈能夠殘存。

    「方運,你竟然敢害本祖!」

    一個宏大的咆哮聲在黑點消失的不遠處傳來。

    眾人望去,就見在雪地上,有一個極小的顆粒正在迅速膨脹,不過一眨眼,就從肉眼看不到的大小膨脹大丈許大小的肉球。

    肉球爆裂,化為一頭丈許高的大癩蛤蟆,全身灰濛濛,長滿劇毒膿包。膿包內的毒液輕輕晃動,甚至散發著液體震蕩的聲音。

    「你是不是傻?」方運白了一眼灰毒之祖化身。

    夜祖化身撲哧一笑,其餘眾祖化身哭笑不得,哪有大聖這麼罵聖祖化身的。

    灰毒之祖化身憤怒地張開大嘴,就要吞吃方運,但是,他的大嘴僅僅漲到十丈高下便停下,連方運聖體的膝蓋都不到,只好無奈地閉上嘴。

    他的力量,所剩不多。

    方運搖頭道:「你也不想想這裡是什麼地方,既然跟皇龍遺寶有關,必然有滅界皇龍親手布下的手段。區區化身而已,誰給你的勇氣胡攪蠻纏?若不是我提醒,過半隊員會在這裡和你一樣重創。鑒於灰毒之祖化身擅自行動,對隊伍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甚至可能導致獲得皇龍遺寶失敗,我提議,抹除它之前的所有功勞,此次皇龍遺寶的分配次序挪移到最後!」

    眾祖化身看著方運和灰毒之祖化身,並未應聲。

    「你說什麼!呱!」灰毒之祖化身大怒,它雖然在眾祖化身中實力最弱,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甚至可以說,在接下來危險的時候,他根本賺不到多少功勞,主要是憑藉之前的慢慢積累。

    夜祖化身微笑道:「方運說的沒錯。諸位也看到剛才古玉爆發的樣子,那是典型的聖祖威能,聖道不泄,威能無漏,除了蒼灰之祖,連巨神首祖本體也只有在瀕死的情況下才能達到。引發這種力量的後果有多大,諸位心知肚明。」

    「我……我是無意的!是方運你故意的,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符文秘法?」

    方運道:「所以我剛才問你是不是傻,我正要解釋,你自己手欠,反倒怪我?」

    眾祖化身們點點頭,當時方運明顯是想先露一手再解釋,結果灰毒之祖化身弄巧成拙。

    「那你為什麼不在共享信息中告訴我們!」灰毒之祖化身理直氣壯道。

    方運長長嘆了一口氣,道:「諸位,你們看到了吧?無論我之前和諸位有什麼仇怨,但加入隊伍,大家就是朋友,哪怕是臨時的朋友。我之所以沒有共享,是因為,這是一門獨立的聖祖秘法,蘊含強大的聖道,價值基本等同於一件完整祖寶,必須要獨立傳承。我明明沒做錯什麼,灰毒之祖化身明明先犯了錯誤,不僅不知悔改,還栽贓陷害我。那麼,我只能說,如果灰毒之祖化身不道歉,如果不嚴格懲罰他,時空古玉的手段,我一個字也不會泄露。」

    夜祖化身面色一冷,道:「我認為,逐出灰毒之祖,並將其這尊化身滅殺!」

    「我也覺得應該重懲,至於是否逐出,還需要商榷。」巨神三祖化身厭惡地看了一眼灰毒之祖化身。

    在場的聖祖化身都很清楚仇恨歸仇恨,利益歸利益,為了共同的目標,已經把方運當成暫時的朋友,而灰毒之祖化身在這種時候已經變成阻撓者。。

    這灰毒之祖化身的損失過大,有失分寸,大家可以理解,但倒打方運一耙,影響獲得皇龍遺寶,那就碰觸了底線。

    更何況,時空古玉之事,讓他們心動。

    這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奇特力量,明顯跟太初滅界龍一族有關係,方運卻能掌握,至少目前為止方運不能死,哪怕捧著供著都無所謂。

    「灰毒必須道歉!」九眼聖祖化身語氣堅決,他一聽方運要分享時空古玉的製作方式,就馬上心動了,那絕對是他從未接觸過的修鍊之法。

    「灰毒道歉就好了,何必那麼固執。」靈禍聖祖化身給灰毒之祖化身使了一個顏色。

    灰毒之祖化身立刻面向方運低下頭,道:「我向你道歉,是我小看了你,請你原諒。」

    「哦,你答應消減所有功勞了?那我接受你的道歉。」方運道。

    灰毒之祖化身猛地抬頭,怒視方運,道:「本祖雖是化身,但也是聖祖化身,你不要得寸進尺!」

    「本聖,今日就得寸進尺!」方運平靜地俯視灰毒之祖化身。

    「我看,雙方都各退一步。灰毒功勞減半,怎麼樣?」白祖化身看著方運。

    方運斬釘截鐵道:「這件事沒有商量的餘地!如果不消減他所有功勞,我就不交出時空古玉秘法!我只給你們百息時間考慮。這個時間,你們可以決定驅逐我然後搶奪我的秘法!如果你們不準備驅逐,那我就帶著夜祖攀登迷谷之巔!」

    夜祖化身一聽,笑吟吟看著方運,眼中滿是暖意。

    巨神三祖化身無奈道:「驅逐成員需要其餘所有全員同意,夜祖不同意,我們無法驅逐你。灰毒,你主動自削功勞吧,別讓我們為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