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微笑不語,一臉慈祥。

    狼獠喃喃自語:「怪不得!怪不得你在人族崛起那般快,怪不得妖界的情報顯示你對太古時期的事了如指掌,怪不得,怪不得!太初滅界龍在太古時代是勝過帝族的存在,只是因為意外才被帝族擊敗。看來,你們太初滅界龍一族早就一直在積蓄力量。那滅界皇龍的寶藏……」

    「我先取回自己的寶藏,又奪走帝族寶藏。百萬年布下的計劃,完美完成!」方運道。

    狼獠道:「我們妖蠻與太初滅界龍的附庸族群經常聯手,哪怕是在黃昏堡壘中,也能得到援手,看來,我們應當……不對,如果你是太初滅界龍的族主,是我們的盟友,為何亂芒陛下派其他大聖通知我,要我屠滅人族?為何亂芒陛下讓我坐鎮古界核心,爭一線天機?不對不對!一定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狼獠糊塗了,急忙思索推演。

    方運哈哈一笑,道:「難道你現在還不明白嗎?那個方運,已經被本皇完全取而代之!」

    狼獠一愣,猛地點頭道:「這就對了!其實我之前就懷疑皇龍遺寶是滅界皇龍復活的手段,畢竟以滅界皇龍的強大,不可能沒有後手!我之前感應到我的分身在雪峰迷谷……」

    「不好意思,成了我的食物。」方運毫不在意道。

    狼獠點點頭,道:「這樣就說得通了。不過,您為什麼要攻擊我?」

    「因為我很餓啊。」方運的眼中流露出貪婪的光芒。

    狼獠全身一僵,忙道:「陛下,我們可是盟友,大天尊不會允許我們自相殘殺!我現在相信您是滅界皇龍了,請您剋制殺意!等出了古界核心,我便給您找最美味的食物,讓您儘快恢復力量,請您相信我!」

    「大天尊……這是你們對那位的稱呼嗎?當年可沒有什麼黃昏堡壘,是帝極的手段成功了?」方運眼中晴空流動,白雲蒼狗。

    狼獠眼中的警惕又少了一分,道:「看來您真的跟滅界皇龍有關,這個稱呼出現的時候,龍族剛剛崛起。不錯,黃昏堡壘便是帝極所建,但有些殘缺,亂芒陛下一定可以將其攻下。」

    「那裡戰事如何?那位解決不了嗎?」方運問。

    狼獠猶豫片刻,道:「萬年前膠著,但那裡回來的大聖告訴我,亂芒陛下似是已經找到突破之法。只要衝進黃昏堡壘,就能進入黃昏背面,請大天尊進入萬界。」

    「帝極竟如此厲害,竟然能阻攔那位?」

    狼獠嘆了口氣,道:「哪怕我從未見過帝極,哪怕我們是敵人,我對他也充滿深深的敬佩。黃昏堡壘之所以能阻擋大天尊,根本原因是帝極在力量巔峰時刻,犧牲自己,與黃昏堡壘融為一體。即便如此,大天尊也能突破黃昏堡壘,哪知又出了一個絲毫不遜於帝極的祖龍,坐鎮黃昏堡壘。一死一活,兩祖聯手,牢牢擋住大天尊。後來亂芒陛下出現,這個平衡才開始向我方傾斜。您若能恢復巔峰力量,大天尊收復萬界指日可待。」

    「我想詳細知道其他的消息,你以聖念傳遞給我吧。」方運道。

    狼獠猶豫道:「萬一你不是滅界皇龍轉世,那我便等於出賣妖界。」

    方運微笑道:「怎麼,你是讓我回心轉意,吃掉你嗎?」

    方運的雙眼之中,浮現相同的十顆邪日。

    每一顆邪日,都散發著邪異的氣息。

    強如狼獠也是身體一顫,他見過邪物,見過極凶,但從未見過如此邪惡的力量。

    這一刻,方運彷彿是諸天邪惡之源,萬界穢暗之始。

    「我……相信。」狼獠吃力地點頭,然後外放出一點聖念。

    方運毫無防備地以眉心吸收狼獠聖念,然後站在半空翻閱聖念。

    十數息后,方運點點頭,道:「原來如此。本皇一旦晉陞聖祖,搜集殘留在諸多時空中的意志碎片后,便前往黃昏堡壘,助亂芒一臂之力。這個亂芒,看起來也是了不起的天才,足以與本皇媲美。」

    「那麼,你我之間不會再有衝突了吧?」狼獠問。

    方運微笑道:「當然。」

    「我需要您的幫助,請您助我逃離古界核心。一旦逃離,我將會協助您儘快重封聖祖。」狼獠道。

    「完全可以。不過,我需要報酬,現在就要。」方運道。

    「我可以立誓。」狼獠道。

    「立誓?太初滅界龍從來不相信任何誓言。」方運驕傲地抬起頭。

    狼獠這才想起,太初滅界龍一族本來極度邪惡,他們很真的不在乎誓言,有無數中方法避開誓言反噬。在太古時代,太初滅界龍最常做的是就是進行誓言轉嫁,然後違背誓言,讓許多強大的族群代替他們承受背誓的代價。

    「那您想怎樣?」狼獠問。

    「給我一部分你的力量,或者你的寶物。」方運道。

    狼獠沉默不語。

    「既然你不願意,那本皇也不強求。」

    又一部分種子從狼獠身後的飛出,回到農家雲樓之中。

    狼獠心中充滿憤恨,他剛才把力量都用來攻擊方運,結果失敗,現在沒有餘力驅逐那些吞噬他力量的種子,但那些種子非常奇特,每一次生根發芽成長開花結果之後,形成的新種子一代更比一代強。

    現在,那些種子簡直把狼獠的身體當場最肥沃的土地。

    狼獠很清楚,現在這些種子吸收的力量不多,但再過幾十代,自己很可能會被種子吸干力量。

    「我願意貢獻一部分力量,但是,這些力量只有在我離開古界核心后,您才能使用。」狼獠道。

    「不能立即吞噬嗎?」方運問。

    「不能。」狼獠道。

    方運微微皺眉,沉思許久,道:「好。你給我部分力量,我就帶你出古界核心。不過,你之後要幫助本皇恢復力量。」

    「我希望您能在閑暇之餘指點在下。」狼獠謙卑地道。

    「這無所謂。」方運道。

    「請您稍等,我要使用秘法,抽取自身力量。」狼獠說著,雙目緊閉。

    方運靜靜地看著狼獠,面無表情。

    狼獠一開始一動不動,數息后,身體開始顫抖,接著,大片的狼毛徹底枯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