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心裡想著斬龍刀碎片的事,收起太初石屋,四下望去。

    就見狼獠身披銀毛,而銀毛上掛著數以萬計的各族眾聖。

    如同狼獠身上的裝飾品。

    他們抬頭用哀怨的目光看著方運。

    他們實在不敢用憤怒或憤恨的目光,誰掛在聖祖身上也不敢。

    方運微微一笑,道:「不錯。到了祖屍荒山,你們一會兒好好表現,還有生路。要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要怪我了。萬古戰場中各族死去的眾聖和眾祖化身,你們也大都知道結果是什麼。」

    「尊敬的……方運聖祖,我們苦竹族群並沒有與您為敵,也沒有圍殺過您,我們族群甚至連聖祖都已經隕落許久,不會與您為敵,您何必為難我們?」

    說話的是一頭外形像螳螂的巨蟲,身體各部分如同竹節一樣被分成一節一節的,本體長達五萬丈,但被狼毛縮小到百丈高下。

    方運微笑道:「你們族群現在沒有聖祖,但當年有。」

    「這……您難道欺負我們沒有聖祖?您好像並不是這樣的人。」那苦竹大聖無奈地拍馬屁。

    「不,我是欺負你們曾經有過聖祖。那些沒有聖祖的族群,我不去抓。」

    「那為什麼……」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方運看著掛滿狼獠周身的各族眾聖,露出和善的笑容。

    「到時候,大家一起出力,然後你們就自由了。」

    眾聖相互看著,一臉的疑惑,都不知道方運要做什麼,但是,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些不安。

    這個方運在王族山都敢跟聖祖化身對罵,敢宣戰十族,甚至敢去萬古戰場屠戮眾聖眾祖化身,什麼事都乾的出來。

    但是,方運又不像是要趕盡殺絕的樣子。

    眾聖無奈地掛在狼獠身上,一邊思索,一邊暗中傳音討論。

    「你們說,我們怎麼辦?要不要魚死網破?」

    「魚死我相信,至於網破,你自己信嗎?」

    「可是,堂堂崑崙族群,不能在一個外界人面前丟臉。」

    「這個不要怕,畢竟聖祖化身早在方運面前丟過臉了,我們現在被狼獠聖祖囚禁,就算丟臉也輪不到咱們丟。」

    「是啊。看到狼獠聖祖的時候,我眼珠都差點嚇爆!方運到底是個什麼凶物,難道是凶物之主嗎?踩著聖祖本體在古界核心散步,聖祖都干不出這種事。」

    「所以剛才我一句話都不問,也不敢問啊!他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就算把我們扒皮拜祖,我們也只能看著。」

    「不過,為什麼方運只抓崑崙族群,不抓外界眾聖?」

    「誰知道呢,這個方運啊,真是捉摸不透。估計他是知道自己無法離開崑崙古界,所以跟乾脆自暴自棄。」

    「不,你們仔細觀察方運周圍的空間。之前他有自成一界,我們可以看到他周身有一層淡淡的黑色空間隔斷,但現在,什麼都看不到,這意味著什麼,想必你們都清楚。」

    「算了,不想了,越想越嚇人。不過,他不會真把我們的皮剝了,然後用來拜祖吧?」

    「你這話更嚇人。」

    「如果按照我們的想法,他應該是這麼做,但是,他能走到今天,敢跟聖祖化身對罵,敢去祖屍荒山,肯定不僅僅是扒了我們的皮拜祖。以他的脾氣,可能給聖祖磕頭?我是不信。」

    「看到他踩著狼獠聖祖狼頭的時候,我就開始不信了。」

    「唉……」

    方運好像完全聽不到眾聖的傳音,站在狼頭,眺望遠方。

    前方,黑綠色的奇特山脈連成一片,起伏交錯,層層疊疊。

    近處的山峰比較低,但最低也超過十萬丈高,越遠處,黑綠色的山峰越高,那座最高峰,直插天際,不知多少億里。

    那便是古界核心最大的山脈,祖屍荒山。

    和別的驚屍聖墳不一樣,祖屍荒山的驚屍完全由崑崙族群組成,所以他們哪怕發生大屍亂,也很少去驚擾崑崙古界,更不會攻打王族山。

    祖屍荒山的驚屍,如同一個整體,一起對抗古界核心的壓制。

    方運遠遠望去,甚至能看到一些驚屍三三倆倆聚在一起,如同正常人的村落一樣,在閑談什麼。

    充滿生活氣息的驚屍。

    充滿黑暗死亡風格的墳場田園風光。

    方運只是掃了一眼大片的驚屍,便望向前方的群山。

    在一些高山的面前,隱約可見一些崑崙族群正在拜祖。

    甚至看到巨神族的神勻。

    所有的拜祖過程都和方運之前所見很相似。

    狼獠的聖體徐徐上升,方運也跟著升到更高處。

    看到方運如此,掛在狼獠身上的眾聖嚇瘋了。

    「方聖,不,方祖,您老收了神通吧!」

    「您這是幹什麼啊,踩著狼獠聖祖的頭不夠,還想踩著所有驚屍老祖的頭嗎?」

    「您有話好好說,想死自己去,別連帶我們啊!」

    「您老能不能惜點兒命!」

    「方祖,行行好……」

    崑崙眾聖差點哭出來,給他們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俯視老祖宗們的墳墓。

    關鍵是,這些老祖宗還算活著!

    「吼……」

    一個憤怒的聲音從群山之中傳來。

    突然,一座百萬丈高的山峰破裂,一隻銀色利爪跨越長空,彷彿一片烏雲攜風帶雷,拍了過來。

    「完了完了……」崑崙眾聖化身個個待死。

    「崑崙眾祖,這是你們的待客之道?」方運淡然一笑,狼獠化身低吼一聲,揚起右前掌,狠狠拍過去。

    轟……

    那巨手倒退回去,狼獠的祖體也節節後退,倒飛數百里才停下。

    方運和狼獠安然無恙,但掛在狼獠身上的崑崙眾聖要麼口眼歪斜,要麼嚇昏過去,要麼被聖祖餘波炸得全身碎裂,要麼大聲祈求。

    方運朗聲道:「再出手,你們就要絕後了!」

    那銀色巨爪再次出擊,但一座更高山峰中飛出一根枯骨,擋住那銀色巨爪。

    吼……

    祖屍荒山之中,密密麻麻的驚屍飛到天空,憤怒地望著再度靠近的方運。

    驚屍數量,遠超百萬!

    方運忍不住點頭,不愧是崑崙族群,這麼多年眾聖總數量加一起,不知多少,哪怕萬界之主族群的眾聖加一起都無法相提並論。

    轟隆隆……

    一座巨山炸裂,最先出手的那尊驚屍起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