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進入太古時代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真正深入體驗眾祖聖道。

    他體驗了強大的修鍊聖地,學會了大量的術法戰技,觀看了強大的聖祖戰鬥,甚至長期在混沌真空中修鍊,不是不想體驗眾祖聖道,是根本無法體驗。

    那個時候的他只是大儒,連半聖都不是,哪怕神念再強大,也無法體驗眾祖聖道。

    即便方運現在已經掌握大量虛空聖道,也需要完全晉陞聖祖后,才能構建自己的聖道宇宙,否則的話,無論多麼天才,對所有虛空聖道的理解,還停留在無數個「聖道點」上。

    聖祖之下,一切人對聖道的理解,都只是零散又混亂的,甚至無法進行最基本的排序。

    但是,晉陞聖祖后,便可以利用聖道構建自己的聖道宇宙,對聖道的理解有本質的區別。

    聖祖之下,沒有機會修鍊聖道結構,再強大的巔峰大聖,也無法理解。

    偏偏方運現在正處於奇妙的臨祖狀態,雖然不能創造自己的聖道宇宙,但卻能看懂聖道結構。

    這就意味著,方運現在能理解的聖道結構越多,降臨封祖就越強,搭建最初步的聖道宇宙也就越強。

    每一尊聖祖的聖道宇宙,都是歷盡無數歲月也未必圓滿,基礎至關重要。

    所以,在看到十甲祖屍的一瞬間,方運就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

    十甲本身是祖寶,只是聖道集合體,沒有聖道結構,但十甲之間的九界,就是十甲祖屍力量的延伸,屬於聖道宇宙的一部分。

    方運看著密密麻麻的網狀聖道,滿心歡喜,隨後外放聖念,開始修鍊。

    至於狼戮和崑崙眾聖,在自成一界之中飄蕩。

    眾聖們驚駭地看著四周。

    周圍是數以億計的虛獸。

    這是方運第一次參悟聖道結構,本來應該很吃力,但實際上,過了幾十息后,方運的參悟速度開始加快。

    原因無他,之前雖然沒參悟參悟過,但早早就收集了大量的修鍊之法,隨便拿出一部,都效果非凡。

    足足過了一天,方運終於參悟到第一層空間的聖道結構核心,還有大量聖道沒有參悟透,但方運毫不猶豫前進,前往第二層。

    剩下的聖道結構的確重要,但繼續參悟下去,時間成本太高,只取重點,舍旁支,才是正確的參悟方式。

    方運一層一層地突破,一層一層地參悟。

    十甲祖屍腳踏巨大的球狀十甲九界,慢慢回到祖屍荒山邊緣,停了下來。

    他不敢進入祖屍荒山內部,生怕方運有什麼後手破壞祖屍荒山。

    一旦祖屍荒山被破壞,所有祖屍都會被古界核心壓制,無法在附近行動。

    眾聖和驚屍望著站在巨大金屬球上的十甲祖屍,發現他一動不動,便意識到,方運還沒有死,否則的話十甲九界會自動還原成鎧甲。

    巨神祖屍低頭看向掌中的神勻。

    神勻一聳肩,道:「這種層次的攻擊,肯定殺不死方運。你們還是繼續布設虛空禁隔,防止他逃跑吧。不過,我勸你們還是跟他交易,跟他交易基本不虧,但不跟他交易,肯定吃大虧。這是我的經驗之談,不信我的,都倒霉了。」

    聖祖驚屍們沒好氣地看了神勻一眼,稍作商量,便開始聯手施為,就見一道道強大的聖祖偉力外放出去,宛如五顏六色的長河進入前方的空間,並很快融入虛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其餘來拜祖的崑崙眾聖恍然大悟,原來祖屍們根本就不覺得十甲祖屍能殺死方運,讓十甲祖屍出面的原因不過是為了暫時困住他,然後再放出方運,利用虛空封禁囚禁方運。

    只有這樣,才能安然救出那上萬崑崙眾聖。

    做完一切,崑崙祖屍們望向十甲祖屍。

    十甲祖屍無奈地搖搖頭,方運還沒死。

    眾聖眾祖耐性十足,繼續等待。

    足足過了十天,巨大的金屬球突然破開一個口,然後方運飛出,腳下顯現狼獠聖祖與崑崙眾聖,就站在十甲祖屍身邊,相距不到一個身位。

    「下一個。」方運道。

    十甲祖屍扭頭看著方運,面容微微扭曲,太不把自己堂堂祖屍放在眼裡!

    這哪像是被囚禁了十多天的人,根本就是一個囂張的路人。

    十甲祖屍冷哼一聲,將手放在方運面前。

    他的手比方運都大好幾倍,意圖很明顯,討要狼獠身上的崑崙眾聖。

    方運看了看他的手,又抬頭看著他的眼睛,道:「你趕緊把衣服穿上吧,也真好意思。」說完還向十甲祖屍私密位置瞥了一眼。

    此刻的十甲祖屍,沒了十甲九界,全身光溜溜的。

    神勻一捂臉,道:「你們看到了吧,他膽子比我大多了。」

    十甲祖屍想發脾氣都不知道怎麼發,腳下的十甲九界立刻還原為鎧甲,包裹全身。

    方運這才點點頭,道:「那我們繼續談正事。要麼你們繼續派遣下一個祖屍試探我的力量,要麼給我足夠的贖金。」

    十甲祖屍雙臂抱胸,居高臨下,用嘲諷的表情看著方運。

    崑崙祖屍們也面露嘲諷之色。

    他們已經在這裡布下天羅地網,別說方運區區大聖,就算是聖祖本體在這裡,也難以逃出。

    方運笑了笑,道:「我補充一句,無論是虛空封禁還是虛空陷阱,對我來說,都無用。」

    方運說著,右手如同彈琴一般,在半空又彈又抓,最後彷彿犁地一般胡亂划拉,一道道空間裂痕出現。

    在眾聖眾祖驚駭的目光中,漫天的的聖祖偉力從虛空倒流,宛如無數條彩虹河流倒卷,形成逆流漩渦,在方運右手的前方匯聚,最後凝聚成一個七彩瑰麗的不規則圓球。

    那圓球表面不斷向四面八方凸起,彷彿藏著一個怪物一樣,要突破束縛。

    神勻嚇得伸手尖叫:「方運,有話好好說!別同歸於盡啊!」

    不止神勻,崑崙祖屍們也有點發毛。

    他們甚至沒明白怎麼回事,只是看到方運右手跟爪子似的胡亂刨了幾下,他們在虛空中布置的力量就被方運調集,凝聚成恐怖的偉力光球。

    那個七彩光球中,可是凝聚著二十多尊祖屍的力量,方運一旦引爆,眾祖們怎麼辦?

    擋?自己必然重創甚至奄奄一息。

    不擋?祖屍荒山可能被夷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