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些聖祖面露猶豫之色,灰毒之祖道:「麵皮重要還是崑崙族群重要,我想無需討論。諸祖,討要崑崙至寶罵名,由我一己承擔,崑崙至寶取回之後,族群受益!」

    眾祖望著灰毒之祖,竟然有些許震驚。

    沒想到這個無恥的族群,竟然會出現這樣一尊有擔當的聖祖。

    雖然他們相信灰毒之祖這麼做主要出於私仇,但對崑崙族群的益處是毋庸置疑的。

    九眼聖祖一看灰毒之祖次要動手,可映空術還沒有發動,忙道:「再等等。」

    「哦?」灰毒之祖看向九眼聖祖。

    眼族乃是第五王族,九眼聖祖早就創造大世,哪怕現在深受重創,也不是他能比。

    在崑崙古界的王族中,蒼灰之祖最為強大,而九眼聖祖最為博學,沒有任何族群願意與眼族交惡,都想從他們那裡獲取傳承。

    九眼聖祖道:「他只要在崑崙古界一天,就插翅難飛。現如今,我更想知道,崑崙古界發生了什麼?為何咱們的化身紛紛隕落,十不存一。」

    夜祖笑道:「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狼獠所為。」

    九眼聖祖道:「方運,外放你的聖念,展現最原本的經過。」

    眾祖點點頭,的確,現在此事非常關鍵。

    「這裡面涉及本祖的秘密,我只能展現幾個畫面。」方運道。

    「如果你之前說的屬實,為何不敢展現經過?看來,你的話中,隱藏了……怎麼回事……」

    九眼聖祖突然閉上嘴,八條腕足如同八隻大手一樣,捂住自己的頭部。

    「我的頭……」

    眾祖驚訝地望著九眼聖祖,隨後猜測,或許是剛才的攻擊在影響他。

    他們都能看到,九眼聖祖的身體表面,晦澀的光芒一直在變化,那不是他本來的樣子,那是外界聖祖氣息在與他身體對抗。

    九眼聖祖再強大,也無法消除二十七尊聖祖的聯手力量。

    那些力量宛如一條條水蛭一樣吸附在九眼聖祖的身體上,消耗九眼聖祖的力量。

    「不對!是逆空術!你為何掌握逆空術!」九眼聖祖突然大吼,八條手臂亂晃,宛如巨型魔物,攪亂天地。

    劍祖猛地瞪大眼睛,少數眾祖也難以置信地望著方運。

    他們全都猜到整件事的過程,定然是九眼聖祖要激發映空術,結果被逆空術反制。

    「那麼剛才……」

    眾祖愕然發現,怪不得方運一直不急不驚,原來一直在暗中利用逆反的映空術,接收九眼聖祖的傳承和記憶。

    聖祖的傳承和和記憶何等可怕,哪怕一瞬間就能獲得海量的信息,之前過了那麼久,眼族最有價值最重要的傳承和記憶,恐怕已經被方運全部得到。

    方運面露無奈之色,道:「這就是映空術的缺陷,還是被你發現了。」

    「哼!」

    劍祖突然一伸手,一把神劍從手中飛出,那神劍竟然不是金屬,而是看上去更差的木劍,那木劍樸實無華,木紋流暢,並無任何奇特之處,但是,卻勾人心魄。

    木劍一出,眾祖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

    那木劍並無花哨的舉動,只是在方運和九眼聖祖之間隨意一斬。

    虛空沒破裂,神光沒迸濺,一切都沒有發生,但是,卻傳來一聲琴弦崩斷的巨響。

    弦崩如山倒。

    九眼聖祖慘叫一聲,身體後退。

    方運也是悶哼一聲,頭顱後仰,然後,狼獠鼻子中流出一絲祖血。

    那祖血粘稠如水銀,血彷彿是有意識的活物,獨自蠕動數息后,失去生機,化為死血,掉落在地,聚為血玉。

    即便失去生機的祖血玉,也是極佳的大聖祖材。

    方運把自身承受的傷害轉嫁給狼獠。

    「足夠了。」方運面帶微笑。

    就在剛才的時間裡,方運憑藉逆反映空術,獲取了九眼聖祖最核心的傳承和記憶。

    之前很多不解的事情,現在恍然大悟。

    還有那些種種傳承和修鍊之法,更是讓方運大開眼界。

    原來,眼族的聖祖傳承是完全共享的,歷代眼族聖祖擁有過多少傳承,九眼聖祖就有多少種。

    這一次方運的收穫,甚至勝過一件太初至寶!

    眼族所有重要的秘密,盡在掌控!

    方運突然笑道:「九眼,我說你為何要幫助亂芒,原來,當年的『遠山之祖』,是你殺的,因為他發現你出賣了崑崙古界。」

    「九眼!」

    枯山之祖暴怒,竟然不管不顧殺向九眼聖祖。

    枯山之祖通體如一座險峻的高山,其上草木不剩,瀑布不流,宛如乾枯的群山,散發著絕滅天地的氣息。

    遠山之祖,便是枯山之祖的父親。

    方運大聲道:「枯山莫急。」

    枯山之祖一遲疑,方運拋出一物。

    枯山之主接過一看,竟然忘記殺九眼了。

    「這是……群山之心?群山之祖的至……至寶?」枯山之祖的聖念都結巴了。

    其餘眾祖也愣在原地,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方運嘆息一聲,道:「你們還看不出來嗎?我並非崑崙的敵人,我自身,就是崑崙的一員啊!」

    九眼聖祖大喊道:「不要相信他,快殺了他!我懷疑他在暗中進行準備!先奪走他的崑崙至寶,一切可以延後!你們還等什麼!千萬不能上當。」

    枯山之祖收起群山之心,茫然無措,但本能地遠離方運,不想再與方運對立。

    「諸位,為何不出手!交出崑崙至寶!還有,你為何掌握我族傳承!說!」

    灰毒之祖呱地叫了一聲,正要出手,天地巨震。

    「小心方運反擊!」奄奄一息的雲祖大叫。

    眾祖驚駭,急忙後退,那灰毒之祖退得最快。

    隨後,就見王族山上空出現大漩渦,眾聖和眾祖化身如同下餃子一樣噼里啪啦從天而降。

    他們正在古界核心回返。

    突然,方運動手了。

    他猛地轉身,揮舞帝神樹。

    樹冠四散,如傘綻放,磨滅虛空,隔絕天地。

    狼獠消失在方運腳下,出現在巨大漩渦下方,張開大口。

    黑色的風暴出現在狼獠口中,並迅速擴大,漫天眾聖和眾祖化身,都被黑色風暴捲入,吞到腹中的空間!

    一個不剩!

    黑色漩渦很快消失。

    等眾祖反應過來,狼獠已經飛到方運腳下。

    帝神樹猶如旋轉的大傘,形成強大的力量,護住方運。

    「方運小賊!」灰毒之祖發出撕心裂肺的怒吼。

    這一刻,他真的為那些被方運俘虜甚至可能殺死的同族感到憤怒和絕望。

    當著眾祖的面,做這種事,簡直在藐視崑崙!

    「殺了他!」巨神首祖怒不可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