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罷手?崑崙古源誰能尋回!」

    「罷手?他方運願意將崑崙至寶永留古界嗎!」

    「罷手?不趁他未曾封祖,更待何時!」

    「為了崑崙,絕不罷手!」

    九眼聖祖一聲怒吼,整整八件殘破的祖寶從虛空飛出,分別落在八根腕足之上。

    龐大身軀上的幾十萬隻眼睛,齊齊睜開,仿若眾聖注視,令人發毛。

    不遠處的十二眼聖祖的腕足也在徐徐飄蕩,神色淡漠。

    劍祖冷聲道:「諸位不要慌,他雖有四族族群異象,但並非聖祖,難以配合大世,即便有帝神樹,也不過是稍強一點的聖祖。此地,便有一尊聖祖可將其誅殺。」

    眾祖立刻望向帝族王庭。

    劍祖厲聲道:「鎮獄邪龍,你提的一切條件本祖全部答應!只要殺了他,我與你聯手誅殺祖龍,讓你完全吞噬!」

    強大的祖威與聖念化為白色氣浪,如雲如浪,衝擊帝族王庭。

    「誰在外面大呼小叫,讓不讓龍睡覺了?」

    轟隆隆……

    帝族王庭的大門開放,恐怖的邪異氣息化為黑霧,瀰漫天地,瞬間衝散一切。

    整座崑崙古界都彷彿被漆黑的影子籠罩。

    天上地下,邪龍獨尊。

    崑崙眾祖面露凝重之色,竟然被一聲呵斥鎮住,一言不發。

    其他人不清楚,但是聖祖們最清楚不過。

    鎮獄邪龍的確不如祖龍,的確沒有達到不死不滅的境界,但實力遠超眾祖,已臨巔峰,半步不滅,若非分身無法調動大世,足以硬撼蒼灰之祖。

    當年為了鎮封鎮獄邪龍,整個龍族元氣大傷。

    沒有鎮獄邪龍,古妖根本無力對抗龍族。

    一尊鎮獄邪龍,便等於半個萬界之主。

    劍祖雖然是亂芒分身,也不過是強一些的聖祖,遠遠不能跟鎮獄邪龍相提並論。

    更何況,現在的劍祖已經受創。

    即便強如崑崙族群,也不敢與鎮獄邪龍為敵,甚至還百般拉攏。

    「我崑崙族群也願意付出足夠的代價!」九眼聖祖附和道。

    「亂芒小傢伙,你終於肯答應了?放心,本龍一言九鼎,一口唾沫一片星系,只要你幫我吞噬祖龍,我可以幫你解決任何問題,哪怕當內奸潛入黃昏堡壘都……咦?我為什麼有不詳的預感?」

    帝族大門口中,一個猙獰的紫黑色巨龍緩緩探出頭。

    那黑色龍頭並不如諸天皇龍巨大,但氣勢還在諸天皇龍之上。

    他的眼睛極為特別,並非是白色,也不是普通龍族常見的金色,而是純黑色,在純黑色之中,有兩顆金色的瞳孔。

    邪念如天,然後,突然潰散。

    「方……方運……」不可一世的鎮獄邪龍,如同看到雄獅的小土狗一樣,結結巴巴,滿面驚恐,全身鱗片如風中竹片噼里啪啦亂拍。

    眾祖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情況?

    剛才還獨壓崑崙的祖威,怎麼消失得比他吃半聖的時候都乾淨。

    為什麼鎮獄邪龍的目光中,充滿驚恐和怯懦,像是做了壞事的孩子遇到手裡拎著棍子的父親?

    這難道是假的鎮獄邪龍?

    「你,叫我什麼?」方運面無表情,低頭看向下方的鎮獄邪龍。

    鎮獄邪龍似乎鼓足勇氣,用大眼睛盯著方運,但過了好一會兒,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無奈道:「大哥……」

    眾祖茫然,覺得祖念不夠用了。

    「你想殺你本體?」

    鎮獄邪龍嚇得身體一顫,全身的龍鱗都跟著一跳,隨後他如同長蛇一樣緩緩遊動而出,擠出一副笑臉,笑嘻嘻道:「大哥,瞧您說的。我就是那麼隨口一說,雖然他個臭不要臉的把我當累贅斬掉,但我們其實是一龍雙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對了大哥,你沒死?不不不,你還活著?不不不……您大駕光臨,有事嗎?沒事兒我先走了。這萬古崑崙,風水不太好。」

    眾祖更加迷茫。

    「你要進黃昏堡壘當內奸?」方運冷著臉問。

    「天地良心!我其實是準備用反間計,我早就策劃好了,把亂芒本體引進黃昏堡壘,然後我與眾祖聯手,鎮封亂芒,一點不撒謊!大哥,你有事先忙,我餓了,找個地方吃口飯再回來看您……」

    「想走?可以。噬龍藤祖已經蘇醒,你要是在外界遇見他,別說我沒提醒你。」

    鎮獄邪龍巨爪一拍地面,爪子深陷其中,罵道:「我就說前一陣為什麼全身發毛,原來是那個一身尿臊味的傢伙蘇醒了!本體真不是好東西,他惹的禍,讓我背黑鍋。大哥,您別急,您現在好像還沒封祖?我幫您護法,您讓噬龍藤祖離遠點就行。」

    兩人的對話,讓眾祖看得一愣一愣的。

    一些半聖大聖甚至覺得腦袋快要炸掉,這是都什麼跟什麼?

    鎮獄邪龍怎麼叫方運為大哥?

    他為什麼怕方運怕得那麼厲害?

    方運怎麼跟老子訓兒子一樣訓鎮獄邪龍?

    現如今的萬界,祖龍亂芒都無法回返,鎮獄邪龍是當仁不讓的最強聖祖之一,怎麼就怕這個方運?

    帝族三聖張大嘴巴,已經猜到方運的身份。

    敖宙繼續瑟瑟發抖,在鎮獄邪龍面前,他根本就不敢說半句話,哪怕他已經晉陞大聖。

    崑崙聖祖們臉色青黑,一個方運夠頭疼的了,加上鎮獄邪龍,事情格外複雜。

    劍祖看不清面色,但身上的鐵鏽越來越多。

    他原本以為傳說未必是真,但是,現在的一切都證明,傳說都是真的。

    鎮獄邪龍敢違背祖龍意志,敢叛出龍族,甚至敢間接把龍族打落萬界之主,在方運面前,卻乖如小首。

    「我就說不應該打,你們非不聽。現在好了吧?方運身份尊貴,遠邁古今,祖屍荒山的老傢伙一個比一個精,死都不怕,可很怕方運,你們就不能想想?一群豬腦子,要不是我對崑崙忠心,早特么叛出……」神勻突然感受到濃烈又眾多的惡意,急忙閉嘴。

    眾祖也很無奈啊!

    自己也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本來之前都跟鎮獄邪龍談得差不多了,讓他代替帝族的地位,別禍害崑崙,怎麼說變就變?

    方運,到底是誰?

    王族山上的眾聖議論紛紛。

    「難道是,傳說中的一切是真的?帝族師和龍族雷師是一人?」

    「怪不得他能得帝神樹。」

    「當年的帝族入侵崑崙,好像就是帝族師引發。」

    「據說他主導了屠滅太初滅界龍!」

    「他復活之後,難道第一個目標是我們崑崙古界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