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帝族三聖望著方運,終於明白為何之前覺得方運的目光猶如慈父。

    大明聖輕聲一嘆,這才明白為何方運敢說能補全自己的聖道。

    狼坤被方運從狼獠肚子里放出來后,就一直呈獃滯狀態。

    身為從黃昏堡壘來的狼族大聖,狼坤第一時間發現劍祖的真實身份,她還沒來得及參拜,就被重重祖威鎮封。

    雖然被鎮封,但她的內心充滿激動。

    她痛恨自己懦弱,痛恨自己沒有拯救同族,痛恨自己認定方運的無敵。

    她知道方運很強大,但是,在亂芒面前,不存在強大!

    對於亂芒大帝,狼坤內心充滿了無上的崇敬,即便十個方運,也比不過亂芒的分身。

    她把亂芒當成了拯救自己最後一根稻草。

    但是,她現在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憤怒。

    對亂芒充滿了憤怒。

    因為,亂芒沒有勝過方運,沒有按照狼坤想象中的那樣,輕描淡寫擊敗方運。

    亂芒沒有拯救她。

    狼坤感到自己被愚弄,自己被欺騙。

    不可一世的妖界大帝,為何壓制不住方運?

    難道,方運比亂芒還要厲害嗎?

    「為什麼……」

    狼坤徹底陷入迷茫之中。

    在狼坤迷茫之際,眾聖看著方運與鎮獄邪龍,瞠目結舌。

    原本那些傳說,那些被當做故事的謠言,都在一一實現。

    方運,把傳說化為現實!

    突然,劍祖身體一顫,周身神劍錚錚鳴響,一聲聲穿雲裂石的聲音連在一起,如同魔音貫耳,成為萬界唯一的聲音。

    所有人的視線在這一刻都變得模糊,甚至連聖念都出現短暫的迷亂。

    包括鎮獄邪龍。

    「不好……」

    眾聖眾祖的聖念隱隱發覺,青空之上,有大恐怖。

    一尊遠比之前四祖之主更龐大的黑影降臨,那黑影,彷彿籠罩萬宇,橫跨天際。

    剎那之後,黑影變得昏黃暗淡,散發著令人酥軟疲憊的昏黃光線,彷彿萬界來到了黃昏,每一個人都抵達的生命盡頭。

    最終,黑影化為昏黃的巨球,高懸高空,覆壓天穹。

    方運的四重族群異象,如同扔進火堆的蠟燭一樣,開始快速融化。

    四尊聖祖的力量,竟然抵不住那一個巨大的黃昏之影。

    「中計了……」

    方運一旁的眾祖眾聖,徹底醒悟。

    所謂的劍祖,不過是亂芒的掩飾。

    在劍祖之內,存在著亂芒的真正分身!

    雖然亂芒沒有鎮獄邪龍這種長久分身,但只要現世幾息,就足以鎮殺任何聖祖。

    「完了,本體會殺了我的……」

    鎮獄邪龍喃喃自語,對方的力量,與自己等同,亂芒分身殺不死他,但是殺方運輕而易舉。

    鎮獄邪龍想要保護方運,但是,卻發現自己遭受暗算,眼中的世界如同被無形的力量粘連到一起,聖祖的所有力量,都暫時被壓制。

    「他竟然動用了末日瞳投影……」

    天地凝固,萬物靜止。

    那昏黃大日從中裂開一條豎直的裂縫,隨後,出現一顆漆黑的豎瞳。

    天地至邪,眾聖淪亡!

    就在末日瞳即將發威的一剎那,方運體內突然傳來一聲蒼勁渾厚的龍吟,起於心中,源自九天。

    文界蟠龍,破空而出。

    蟠龍體內,赫然是殘缺的斬龍台。

    鎮龍座、囚龍索以及兩塊斬龍刀碎片。

    殘破斬龍台宛如一顆流金大日,緩緩升高,璀璨的金光直破黑暗,彷彿能照耀萬界的每一處。

    一切黑暗都彷彿會被這力量凈化,無法凈化,就滅絕!

    龐大的文界蟠龍緩緩睜開雙眼,雙目璀璨至極,宛如神燈天火,又如太陽炸裂。

    目光所過之處,虛空碎裂,神火如柱。

    文界蟠龍再度輕吟,虹光鎮海之中,半透明的龍城破水而出,高懸天空。

    這一刻,殘破斬龍台與龍城的力量合為一體。

    天空之上,神霞瀰漫,天光閃耀,漫天馨香的奇花神蕊紛紛灑落,九條形色各異的神龍拱衛龍城。

    祖龍九子,九大龍帝意志。

    九龍之目,冷若凝視,凍結天地,凝視劍祖上空那巨大的太陽。

    「我要是也有至寶,不至於如此……」

    鎮獄邪龍在心中哀嚎,自己沒有萬界至寶,暫時無力對抗天地瞳的力量。

    「技窮於斯,不過如此。」

    劍祖雙目之中,昏昏黃黃,混混沌沌,一條橫向黑色縫隙若隱若現,彷彿分天地,定清濁。

    感受到劍祖雙眼中的力量,眾祖莫不駭然,強如鎮獄邪龍,也驚得龍鱗炸起。

    「本體當年,也未達此境界,這亂芒,當真得天地萬德之精粹,怪不得有信心攻破堡壘正面……」

    劍祖緩緩伸出手,點向方運。

    「十方沉淪。」

    這根手指之上,無數破碎的星辰環繞其上,宛如星辰大龍包裹,彷彿刺穿無數星系,攜點滅萬界的力量,直衝方運。

    十方沉淪,只是當年的最強聖祖戰技。

    劍祖在點出第一指后,竟然屈指后再點出。

    「眾生寂滅!」

    劍祖的右臂表面突然出現密密麻麻的小黑坑,隨後所有的小黑坑擴大,化為數以萬計的黑色混洞。

    右臂消失,密密麻麻的黑色混洞代替手臂,宛若一條黑洞長河,湧向方運。

    那是能淹沒時空的河流。

    天地瞳中,一道天外黃昏之光射出,覆蓋整座崑崙古界,剎那間收縮,化為一道昏黃光柱,鎖住整座王族山。

    強如鎮獄邪龍,一動不動。

    突然,不受鎮鎮封的巨神首祖吞下巨神三祖送他的晝魚夜鳥。

    在這一剎那,巨神首祖的氣息無限提升,遠超自身境界,直達聖祖巔峰,與鎮獄邪龍和亂芒分身分庭抗禮。

    隨後,巨神首祖緩緩拋出一塊邊緣殘破的金黃色刀片。

    那刀片之中,時光之力濃郁得足以讓聖祖衰老、星域終結,無聲無息跨越時空。

    刀片還在飛行,

    但天地瞳上,刀痕蔓延。

    萬界至寶天地瞳投影,破滅。

    黃昏光柱,消失。

    鎮封方運與與眾祖的力量,消失。

    「老子最恨被鎮封!」鎮獄邪龍大吼一聲,向方運上空的文界蟠龍與殘破斬龍台吐出一道濃郁的真龍祖力,金河亂涌。

    天地如新開,萬界遇晨光。

    殘破斬龍台外放刺目的光芒,兩快斬龍台碎片,宛如兩輪金月飛出,分別擊破劍祖的兩道祖技,然後把接祖橫切成三段。

    劍祖扭頭看向側面的巨神首祖。

    三件斬龍刀碎片,宛如三片往複不休的迴旋鏢,化為漫天金色月影,輪斬劍祖。

    錚錚亂鳴之中,劍祖的身軀被斬滅為無數細小的顆粒,但是,無論何等粉碎,劍祖的身體都在快速重生。

    劍祖不死,斬龍刀不停。

    足足十八息,斬龍刀碎片才停下,劃過優美的弧線,重返斬龍台。

    劍祖所有,盡皆斬滅。

    神勻獃獃地看著巨神首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