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界四月樹,西月樹為挪移眾聖枯萎,北月樹被宗聖燃盡。

    此刻,南月樹外地,出現一個身穿白袍的男子。

    白袍之上,沒有綉劍,沒有梅花,純白無瑕,散發著淡淡的光輝。

    方運手持帝神樹,望著南月樹。

    此樹高達十萬里,樹榦直徑數千里,樹榦的老皮起伏如山脈,樹冠重重,深綠色的葉片厚實巨大,彷彿一層層的陸地,如塔如山。

    這其實是一棵樹狀的星辰。

    數以億計的妖蠻在其上生活。

    月樹上的妖蠻,相當於妖界的貴族。

    他們都是祖神或眾聖後裔。

    在層層疊疊的樹葉陸地上,一隻只妖眼外放出妖界各地的景象投影,那是遍布妖界的妖眼拍下的景象。

    妖蠻們看著各地可怕的畫面,看著大量的妖蠻瞬間被幽夜白魔吞噬,看著聖祖的分身成為幽夜白魔的食物,陷入了巨大的恐懼中。

    至於各地忙忙碌碌掠奪妖界資源的眾聖,他們已經顧不得去在乎。

    生命才是一個族群的根本!

    資源沒了可以再爭,但那麼多活生生的妖蠻失去了,會斷絕族群的血脈。

    那些大妖王層次的妖蠻甚至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血脈開始冷卻,自己的力量開始減弱!

    這意味著,他們族群一半的生命已經死亡。

    這意味著,萬界意志與妖界意志已經無法關注他們。

    這意味著,妖界如臨末日。

    他們的眼中,充滿了淚水。

    即便與古妖死戰,即便有聖祖隕落,即便多年前眾聖被方運屠滅,他們也沒有流淚。

    甚至於,就在這幾年,進入崑崙古界的妖蠻眾聖大多數滅亡,告死號角連綿不斷,他們也沒有哭泣。

    因為他們相信,妖界永不屈服,妖界可以戰勝一切敵人。

    所以,每個妖蠻心中都憋著一股火。

    在接到聖祖亂芒的命令后,他們歡呼雀躍,精神振奮。

    但是,他們等到的,卻是亂芒分身隕落的消息。

    現在,所有的聖祖部落都被幽夜白魔屠滅,眾聖甚至不敢出手,那些強大的的聖祖分身甚至毫無還手之力,那些驚天動地的寶物,在幽夜白魔面前簡直如同小兒的玩具。

    他們的心墜落低谷,狠狠摔在地上,碎成幾十瓣。

    哪怕看著妖界猶如末日,他們也無法理解,這是如何發生的?

    為什麼會是這樣?

    他們無法理解。

    終於,他們無法承受妖眼傳來的畫面,發了瘋似的吼叫,大罵,撞牆,亂砸東西……通過一切手段來發泄內心的憤怒、恐懼、無助、無能。

    「為什麼……」

    「方運來了!方運來了!方運來了……」一頭狐妖竟然瘋了,耳朵向下一折捂住耳眼,拚命逃竄,身後留下淅淅瀝瀝的水線。

    妖蠻們急急忙忙沖向巨大樹葉的邊緣,望向外面。

    一頭體形龐大的狼妖站立在外面的半空,淡淡的祖威飄散四方。

    在看到那巨大狼妖的一剎那,所有的妖蠻彷彿被無形的大手壓下,膝蓋重重砸下。

    萬妖跪拜。

    哪怕是南月樹的三尊半聖,也跪在地上,他們用盡一切的手段都無法掙脫。

    聖祖威嚴,不容褻瀆。

    他們跪在地上,連頭顱都無法揚起,只能低著頭,努力把眼睛上翻,去看那狼族聖祖。

    那狼族聖祖宛如高山獨立,俯視大地,但是,在這座高山之巔,有一個人,比星辰更璀璨,比太陽更輝煌,比星空更遼闊。

    那個人跟狼族聖祖比,身形很小。

    但是,在所有人的視野中,眼前只有大地,狼獠,以及那個人。

    天空與星海,都已經被那個人取代。

    「方運……」

    所有妖蠻心中,涌動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

    方運的大名,已經深入妖界的每一個妖蠻的內心。

    自從月樹神罰之後,方運的名聲便同時在兩界散播。

    方運在人界多麼受尊崇,在妖界就多麼受憎惡。

    隨著時間的流逝,在方運劍斬妖蠻諸聖后,方運已經成為妖蠻眼中的魔主。

    甚至於,方運被妖蠻用來恐嚇妖蠻兒童。

    方運之凶,小兒止啼。

    而現在,所有妖蠻都只能跪在方運面前。

    不要說反抗,不要說喝罵,他們甚至沒有能力注視方運。

    方運的輝煌,已經凌駕眾聖之上。

    方運的光輝,已經超出他們的理解範圍。

    他們最憤怒的是,為何一尊活的狼族聖祖,成為方運的坐騎!

    那不是祖屍,不是傀儡,是活生生的狼族聖祖。

    妖族聖祖,都背叛了妖界嗎?

    南月樹上,所有妖蠻彷彿置放於絕望和憤怒的火焰中。

    但是,他們全身冰涼,因為,有兩尊數丈高的老者懸停在方運兩側。

    兩個老者身形和普通大妖王一般高,但是,兩尊老者的氣勢絲毫不下於狼獠,甚至猶有過之。

    那兩尊老者,宛如兩顆神星高懸,明明竭力隱藏力量,可只要目光落在他們身上,他們就彷彿天空唯一的太陽,遮蔽一切光輝。

    周天無光,這是聖祖的基本威能。

    「那同樣是聖祖……」

    稍有智慧的妖蠻,都猜出那兩尊老者的身份。

    關鍵是,兩尊老者不僅落後方運數個身位,連高度都低於方運。

    高不過祖,這是天地鐵律。

    這幾乎已經說明方運的身份何等可怕。

    隨後,他們發現更奇怪的事,還有另一尊狼族大聖,站在聖祖之後。

    那尊大聖全身狼毛凌亂,眼神恍惚,目光獃滯,像是一條喪家之犬。

    狼獠萬年未入妖界,但狼坤在進入崑崙古界前,還曾在妖界停留。

    「是狼坤大聖!」

    「她也背叛了妖界嗎?」

    「狼族,都背叛了嗎……」

    「天亡妖族!天亡妖界啊!」

    無數的妖蠻顫抖,他們的精神近乎崩潰。

    不遠處的狼坤,比其他妖蠻的精神還要崩潰,她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樣子。

    更沒想到,自己會眼睜睜看著妖界步入滅亡。

    但是,她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頭。

    她比誰都清楚,方運是什麼人,做過什麼。

    連幽夜白魔都臣服於方運,妖蠻臣服又有什麼問題。

    更何況,拿什麼阻止?

    狼獠茫然望著南月樹,望著上面跪伏的妖蠻,腦中一片空白。

    方運抬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