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南月樹的上空,懸停著一顆血色圓月,散發著妖異的力量,每時每刻都在增強妖界,增強妖蠻。

    方運點點頭,道:「這棵南月樹不錯,放在這裡,有些可惜了。若能栽種到人族,洗濯妖月,人族實力便能更上一層樓。」

    方運右腳輕輕一跺。

    狼獠低吼一聲,突然消失在原地,挪移到高空,出現在妖月之畔。

    這一刻,所有妖蠻如釋重負,他們感覺自己恢復了自由,但是,強大的力量彷彿在他們心中留下陰影,他們不敢站起,只是本能地仰望天空。

    一尊巨大的銀狼,張開大口,吞下妖月。

    天狼吞月。

    「不……」

    妖蠻們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他們死都不相信,自己的眼前會發生這種事。

    妖月,是妖蠻最重要的力量來源!

    妖界的聖祖,吞了妖界的月亮!

    天空突然暗了一半。

    每個妖蠻都感覺自己的一角心臟被摘掉,胸膛好像空出一個地方。

    月樹上的妖蠻嚎啕大哭,捶胸頓足,許多人以頭撞地,砰砰的響聲連綿不絕。

    狼獠吞下妖月,身形一閃,回到方運腳下,然後扭頭,輕輕把縮小的妖月吐向方運。

    方運一伸手,攝過逐漸縮小的妖月。

    妖月如同一個血色的水晶球出現在方運手中。

    「不愧是萬古絕顛的大帝、不死不滅的存在,此物當真精妙,我現在遠遠無法企及。」方運點頭稱讚。

    當年亂芒製作妖月的時候,已經是聖祖巔峰,離不死不滅只有一步之遙。

    「此物經過重新煉製,可成為人族新月,吸納萬界星力,淬鍊人族之體。至於這月樹……」

    方運想了想,突然伸出右手,右手虛抓,像是抓著一個人的脖子一樣,然後徐徐抬高。

    月樹表面,電光閃爍,密密麻麻的符文爆裂。

    但是,無形的力量降臨,掃落一切。

    轟隆隆……

    月樹升起,大地開裂,密密麻麻的樹根從大地裂口湧出地面。

    不多時,月樹被連根拔起。

    密密麻麻的樹根竟然組成球形,如同囚牢一樣,困住一物,樹根囚牢之中,彷彿有心臟跳動之聲。

    妖蠻們趴在地上,爪子死死摳住地面,驚駭地望著前方。

    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偉力。

    這不是普通的樹,這是月樹,高達十萬里,蘊含不可思議的力量,重量遠超一顆星辰,上面還有強大的祖威。

    但現在,卻被一個人拔起。

    一人之手,能擎天地。

    妖蠻們更加絕望,他們這才發現,自己跟方運的差距如此大。

    一切都那麼不真切。

    這一刻,他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就生活在方運的掌紋里?

    隨後,方運的右手抖了抖,就好像普通人抓著一把芹菜,要抖掉爛掉枯黃的菜葉一樣。

    那麼巨大的月樹,開始傾斜,然後上下抖動起來。

    上面數億的妖蠻宛若菜葉上的塵土一樣,被抖掉,密密麻麻從高空掉落。

    慘叫喧天。

    只要達到妖侯層次,哪怕從再高的地方跌落,也有辦法不死。

    但是,他們在祖威之下。

    哪怕半聖,在狼獠敵意的祖威之中,都無法外放任何力量。

    漫天妖蠻如下餃子般掉落。

    不過,這些「餃子」沒有掉在鍋里,而是重重摔在地上。

    噼里啪啦……

    從高空望去,彷彿有密密麻麻的蚊子被拍死的地上,遍地鮮血。

    妖王之下,無一存活。

    哪怕幸運重傷活下來,也會被隨後落下的其他妖蠻活活砸死。

    妖王層次皮糙肉厚,即便從如此高空摔下來,也最多是重傷,運氣好只是輕傷。

    但是,每一個妖王或大妖王,沒有絲毫劫後餘生的喜悅。

    他們依舊被祖威壓制,如同傀儡一樣,倒在地上,倒在屍體中,目光獃滯。

    他們這一生,經歷過數不清的戰鬥,有過數不清的幻想,他們不畏懼死亡,不畏懼強者。

    但是,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落到這種地步。

    被人族想著如同抖灰塵一樣抖落在地,這已經不是有沒有尊嚴的事情,而是幾乎在玷污血脈,在羞辱先祖!

    每頭妖蠻的眼睛中,都無比空洞和茫然。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個方運,依舊虛抓月樹,右臂用力地擺動。

    天地都彷彿是他手中的玩物。

    「或許,這就是聖祖吧……」

    妖蠻們閉上眼睛,淚水止不住從眼角流出。

    他們,已經失去了與方運爭雄的任何心思,包括曾經和方運相提並論的那些祖神後裔。

    狼坤看到這一幕,身體輕輕顫慄。

    她已經完全沒有心思去同情同胞,內心被恐懼和方運偉岸的背影佔滿。

    妖界遙遠的另一邊,東月樹上,數不清的妖眼投射出這一幕。

    東月樹上的妖蠻張大嘴巴,瞪大眼睛,面容獃滯。

    這是完全超出想象的戰鬥。

    方運已經強到根本不需要去殺誰,這妖界萬物,任取任奪。

    殺妖蠻,不過是像隨手拂去灰塵一樣,只是附帶。

    把妖蠻抖得差不多了,方運右手變握為抓,南月樹迅速縮小,最後化為小小的木雕,落在方運手中。

    方運把這木雕掛在帝神樹上。

    隨後,方運右手虛抓,三尊體長萬丈的妖族半聖如同被抓著脖子的小獸一樣,四肢亂蹬,身體徐徐升高。

    「上好的人族研究材料,不能浪費了。」方運手指一擺,狼獠身上飛出三根銀毛,把三尊半聖捲起,縮小到百丈高下,掛在身上。

    方運突然抬頭,望向天空某一點。

    這一刻,東月樹的所有妖眼外放的畫面,都是方運的面龐。

    「馬上見。」方運微笑著向他們揮手。

    東月樹上的每一個妖蠻都被好像被無形的大手死死抓住,陷入窒息與黑暗之中。

    方運消失在妖眼之中。

    東月樹大亂。

    南月樹舊址,巨大的深坑卧在地面,深坑之中和周圍,布滿密密麻麻的妖蠻死屍。

    祖威消散,妖王和大妖王們陸續起身。

    他們望著狼藉的大地,望著千孔百瘡的家鄉,竟然沒有一絲的憤怒,也沒有一點點抗爭的念頭。

    方運,已經不需要殺他們了。

    這些哪怕在妖界之外都可能赫赫有名的妖王或者大妖王甚至皇者,已經完全不值得方運關注。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他們抬頭望天。

    一團巨大的白影從虛空中探出。

    妖蠻諸王看著這個屠戮無數同族的恐怖存在,竟然沒有絲毫逃跑的想法,甚至,緩緩迎上去。

    他們更想解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