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虛空莫名,天地昏暗。

    一尊體長十萬丈的黃金巨獅,與一頭超過三十萬丈的巨蛇,在虛空前行。

    兩尊聖祖所過之處,妖氣衝天,天地震裂,密密麻麻的虛空裂痕向四面八方延伸。

    「再有幾日,通過這萬界迷道,便可重歸萬界!」

    「在這種時候,亂芒陛下讓你我回歸,隱藏大危機啊。」

    「就在方才,我的血脈震動,這是獅族後裔損傷過半的徵兆。」

    「什麼?我蛇族後裔也如此。」

    「難道說,妖界遭遇大劫?萬界之中,無論龍族還是古妖,都已經無力進攻妖界,莫非是崑崙古界出手?」

    「看來,崑崙古界蟄伏許久,終於露出獠牙。待大帝解決祖龍,回身便可鎮封崑崙,先讓他們囂張一段時間。」

    「不過,崑崙乃是膏腴之地,遠勝妖界,他們為何入住妖界?」

    「難道是萬亡山的異動導致?」

    「前些日子得到消息,人族出了一個堪比孔聖的人族半聖,會不會與他有關?」

    「不過是個黃口小兒,無須牽挂。只是,亂芒必殺方運,須得重視。」

    「不錯,不能再出一個孔聖。這次你我聽從帝令,無論妖界發生什麼,先不聞不問,直接暗中偷襲方運,先將其誅殺,再解決妖界危難。」

    「若是崑崙族群阻撓,如何是好?」

    「崑崙族群眾祖是多,但除卻蒼灰之祖、巨神族等少數幾尊聖祖,在你我面前,不堪一擊!你我在黃昏堡壘歷經磨難,甚至與祖龍屢次交手,他們崑崙眾祖,又經歷過何等磨練?酒囊飯袋之輩,不提也罷。更何況,此次還攜帶太初至寶,你我聯手,以二敵十輕而易舉。」

    「可是,我的後裔死亡有些快,我心中不安。」

    「哪怕後裔滅亡,只要攻破黃昏堡壘,萬界,還是我妖族的!」

    「不錯!」

    兩尊龐大的聖祖,身體化為流光,在昏暗之中不斷前行,前行。

    妖界,東月樹。

    這裡沒有上演與南月樹一樣的情形。

    方運、狼獠、兵族雙祖以及狼坤出現的時候,東月樹上的數億妖蠻只是身形一顫,並沒有紛紛跪下。

    東月樹中,祖威浩蕩,宛如龍虎盤踞,抵擋住外界的祖威。

    即便如此,東月樹上的眾妖蠻也心驚膽戰,奔向樹葉陸地的邊緣。

    他們帶著複雜的延伸看著那方運、三祖與狼坤。

    雙方的力量,差距太過懸殊。

    東月樹的樹冠最高處,乃是妖界眾聖殿。

    妖界眾聖殿中,聖像林立,拱衛中間的祖像。

    一尊尊聖祖之像,宛若活了一般,血流如驚雷,心跳如天鼓,一道道澎湃的祖威宛若海嘯起伏,包圍著整座東月樹。

    十尊半聖坐於眾聖殿中,仰望妖蠻祖像。

    「唉……誰曾想到,方運竟然強悍至此,我妖界,怕是即將淪亡。」

    「不,他絕對不敢!他若真要亡我妖界,眾祖回返,必然滅人族苗裔。」

    「崑崙那邊已經傳來消息,諸位不是都看了嗎?這是幽夜白魔,哪怕亂芒大帝親至,也未必能討到什麼便宜。更何況,那神秘之地與我妖界相距甚遠,需要重重磨難才能回返。在大帝回返之前,妖界必然淪陷。」

    「那我等應當如何?獻祭一切,發動拚死一擊?」

    「不可,若是獻祭過多,妖界本源有損,我們去哪裡再找一處妖界,難道去崑崙嗎?」

    「唉……如果兵蠻聖在……」

    十尊半聖垂下頭,無一不悔,無一不恨。

    「當年,就是猿聖那個老不死的從中攛掇,氣得兵蠻聖獨入聖墟,最終被書山鎮殺。現在想來,當年那猿聖就與人族勾結!恨啊!」

    「說這些,又有何用?兵蠻聖是否留有其他妙計?」

    「都已被方運一一化解,連狼戮都被誅殺。兵蠻聖縱然經天緯地之才,也只能謀算到半聖層次。」

    「若是他活著,方運早就死了……」

    「兵蠻聖的後裔之中,可有人才?」

    「已經被幽夜白魔族滅。」

    所有半聖眼中均閃過濃濃的自責,甚至有蠻聖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認為是自己間接害死了兵蠻聖,間接導致妖界淪亡。

    「我們,可有其他辦法?」

    眾聖徐徐搖頭。

    「連崑崙眾祖都奈何不得他,我們區區半聖,又能如何?」

    「現如今,只有一個字,拖!亂芒大帝驚才絕艷,萬古第一,必然會發現妖界出事,也必然會派人來此。只要我們拖下去,一切都有機會!」

    「對!拖下去,麻痹方運,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本聖前去與方運談判吧。」

    「記得要叫方祖。」

    「方祖……」

    眾聖口中呢喃,滿心苦澀。

    曾幾何時,他們視方運如螻蟻,但沒過多久,方運便一劍屠眾聖,而現在,已經被尊為祖。

    「誰能想到,他竟然穿梭萬古,成為帝族師。怪不得,他當時要太古星河支流……」

    「古虛那個蠢貨,自以為無敵,卻……」

    「罷了,往事已矣,只往前看。本聖先去了。」

    狐聖起身,一腳踏出,出現在樹冠邊緣,望向方運。

    方運腳踏狼獠,望向天際。

    狐聖身體一震,她的眼中,方運雙目彷彿有雷霆萬界、混沌諸天,天地臣服,十方跪拜。

    狐聖甚至有種預感,自己只要稍微違逆方運,就會被那混沌與雷霆誅滅,那力量甚至能沿著自己的血脈誅殺所有後裔。

    狐聖一咬牙,四肢跪拜,下巴貼地,充滿謙卑地道:「老身狐眉,拜見方祖。」

    方運立於狼獠之上,雙目洞見虛空,俯察妖界,好像完全沒看到狐眉聖。

    狐眉聖無奈一嘆,低聲道:「我代表妖界,願共尊人族,奉人族為主,尊為萬界之主。」

    「哦?」

    方運這才有了反應,緩緩低頭,直視狐眉聖。

    狐眉聖狐毛炸起,全身的骨骼竟被方運的目光壓得咯咯作響。

    她周圍的虛空,竟然開始破裂。

    「陛下饒命……」狐眉聖嚇得驚叫起來,萬萬沒想到,自己堂堂半聖,竟然無法承受方運的目光。

    「哦。」方運眨了一下眼,收斂自身的力量。

    狐眉聖如釋重負,忙道:「我等自知不敵,願歸附人族。請方祖開恩,憐憫我族眾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