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憐憫?」方運彷彿聽不懂這個詞語。

    狐眉聖何等聰慧,急忙道:「我族愚昧,只是未開化的蠻夷,自然不懂仁德,只知殺戮,做了許多不該做的事。但老身相信,只要歸附人族,得聖人教誨,即便是妖蠻,也必然講仁義道德……」

    「仁義?」

    方運一句反問,讓狐眉聖耳畔生驚雷。

    「仁義不是人族所堅守的嗎?我們妖蠻也願意學習,孔聖亦曾說,有教無類。」

    方運突然心生感慨,抬頭望向天際,緩緩開口。

    「蠻荒時代,先輩隨時、隨季、隨食逐流,為生存計,所遇他族,借為敵人。游牧流蕩之中,只尊強者,只尊力量,唯有身體強壯的頭領,才能帶領族群生存。」

    方運已經臨祖,一言出,口含天音,法理相隨,聲音跨越妖界,甚至在聖元大陸轟鳴。

    人族學子立刻站起,低頭聆聽。

    「滄海桑田,世事易變。當新的先輩掌握耕種之法,不再隨波逐流,立國定居,過度崇尚力量,反而會成為布滿尖刺的枷鎖,傷害族群。這時候,拋棄落後思想,以仁義道德為秩序,維持秩序的強者,才能帶領族群壯大。於是,周禮出,天下安定。直至天下大亂,聖人定秩序,止紛亂,並無過錯。」

    狐眉聖認真點頭,聆聽教誨。

    「農耕之後,工技綻放,百家爭鳴。看似昌盛,工為表,技為象,皆是虛幻。如若幸運,追尋表象之外,探究表象之根,得聖道,則天下大安。若不幸,執迷農耕、秩序、工技,看不透眼前之虛,悟不明眼外之實,不知「道」,不通「理」,不聯表裡,不合虛實,一旦天地變革,則族群沉淪,歷盡屈辱。」

    方運的語氣頗為沉重。

    妖蠻們聽在心中,只當是方運回憶起被妖蠻欺辱的過去。

    方運看向狐眉聖,道:「現如今,當尊法理,明聖道,重智慧,三世鼎革在即,你偏偏要我行仁義,這是想讓我人族永墮深淵嗎?」

    狐眉聖忙道:「老身不敢反對方祖,只是若不講仁義道德,人族何以安?天地何以定?」

    方運淡然道:「誰說本聖不講仁義?正如本聖從未說過人族應該放棄身體的強健,本聖亦不曾說廢除仁義。」

    「那您……」

    「天地萬物,流轉不息,主次輪換,天經地義。游牧之時,自當首重身體強健,但時代變化,同族應減少相爭,首重仁義,壯大族群。現如今,紛爭驟起,大勢再變,外敵虎視,若依舊首重仁義,便等於在農耕之時窮兵黷武,自取滅亡。逢此大勢,當以智為先,掌握聖道。」

    「但這與廣播仁義並不矛盾啊。」狐眉聖忙道。

    方運道:「你若盡讀史書,便會發現,無論是帝王將相,還是神匠大賈,除卻千年一兩人,余者晚年皆固步自封,常常與新事物為敵,從革新者,淪為被革新者。你可知為何?」

    「老身不知。」狐眉聖道。

    方運又問:「我在人族以寒門之身逆勢而上,所遇種種,你可知曉?」

    狐眉聖忙道:「老身確實知曉,您過去在人族處處受到打壓,甚至鬧出聖道紛爭。」

    「那你可知,本聖聖道何時彰顯、何時氣貫長天再無阻礙?」

    狐眉聖皺起眉頭,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回答。

    「聖道之敵死光之後。」

    方運自答。

    狐眉聖身體一震,駭然看著方運,隱約猜到方運話中的道理。

    方運緩緩道:「因力受益者,必阻仁者。因仁受益者,必阻智者。本祖殺得人族一國齊哭、萬室皆空,才勉勉強強殺出一條革新之路,你現在,讓本祖走回頭路?誰給你的膽子!」

    方運似是娓娓道來,但說到最後,雲中雷鳴相應,域外群星震顫。

    哪怕是妖蠻,也聽得明明白白,任何族群,在每個時期,都要清楚每個時期最重要的事,每個時期,都要把握住每個時期最重要的方向,如若走回頭路,必然是全族崩毀,永世沉淪。

    方運要做的,並非完全否定舊有秩序,而是同破同立,掐滅一切可能影響革新的因素。

    狐眉聖突然雙目泣血,猛地以頭搶地,大聲哭喊:「老身不求方祖放過諸聖,但求放過無辜妖界子民。」

    「只要他們齒間還有人族的血肉,只要他們親手製造的物資堆積在軍庫,只要他們嘲弄人族的聲音還在天地迴響,只要他們敵視人族的心還在跳動,那就,永不無辜!如果它們無辜,兩界山下的層層枯骨,聖元大陸上的家破人亡,是什麼?我手上的人族鮮血,又是因何而長流!」

    方運已成臨祖,語氣淡漠,但天地間卻有無形偉力相隨,讓尋常的聲音宛如聖諭帝令,穿雲破空。

    「今日,妖界淪亡!」

    方運說完,兩指並劍,揮手橫掃。

    「嗤……」

    十萬里空間崩滅,虛空塌陷,化為一道開天闢地的黑色虛空巨刃,橫切前方。

    這一擊,仿若聖祖親臨,橫滅一方。

    突然,東月樹之上神華沖霄,直上雲頂,浩瀚的祖威宛若古山神岳一般鋪開,大地塌陷,虛空沉降。

    一顆顆碩大的古星升騰,圍繞著東月樹徐徐旋轉,密密麻麻,無窮無盡。

    星河無盡,璀璨耀世。

    這一刻,東月樹彷彿銀河之核,又好似群星之心。

    以東月樹為陣眼,祖陣降世。

    方運與狼獠竟然被壓得不斷下降。

    星河襲來,亂星奔涌,就要吞沒方運。

    「哼!」

    兩尊兵祖冷哼一聲,齊齊上前,擋在方運前方。

    兩座萬古崑崙,從天而降。

    咔嚓……

    群星祖陣,竟然發出開裂之聲,億萬古星搖搖欲墜。

    兩座崑崙未凝聚大世,但已有諸天之相,鎮鎖萬古,壓塌十界。

    莽莽崑崙,天地之始,眾星之源。

    崑崙一出,千萬里虛空炸裂,無數妖蠻被虛空吞沒。

    東月樹上,大妖王之下,盡數昏迷。

    哪怕有祖像庇護、祖陣環繞,他們也無法直視聖祖力量對撞。

    剎那之後,兩件神輝萬丈的祖寶從東月樹中衝天而起,照耀妖界,其上氣血澎湃,宛若聖祖當世。

    一件是粗礪石斧,通體溝壑萬道,長逾萬丈,其上鮮血奔涌下落,好似瀑布傾瀉。

    一件是殘破龍頭,血肉乾枯,牙齒烏黑,一張口便有吞星之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