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海環繞,聖輝衝天,整個妖界變得白茫茫一片,完全被方運的偉力籠罩。

    眾聖眾祖全力向其中看去,只能看到影影綽綽,似有古船,有群山,有四季輪換,有繁衍生息。

    他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都猜到。

    方運從很早之前,就打算在晉陞聖祖的時候,吞掉整個妖界。

    把妖界化為自己和人族的力量,推動人族登臨萬界絕顛。

    否則,以人族目前的發展速度,需要很久才能成為萬界之主,必然會被妖蠻扼殺。

    「嗷嗷嗷……」

    白茫茫的文界之中,突然冒出不和諧的叫聲,隨後一條條瘦了好幾圈的幽夜白魔衝出文界,一邊向遙遠的太空飛去,一邊扭頭沖著文界大叫,聲音充滿了憤怒和無奈。

    眾聖眾祖愣了一下,仔細一看,幽夜白魔的氣息大降,甚至算得上虛弱。

    「方祖連幽夜白魔都沒放過?」

    「怪不得妖蠻稱方運為方扒皮……」

    「可憐的幽夜白魔,怕是為方祖的新文界貢獻了不少力量。」

    眾聖眾祖正幸災樂禍聊天,突然,茫茫聖輝之中,傳來方運的聲音。

    「天命無常,生民無定。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曰新,曰變,曰動。」

    轟轟轟……

    文界那道貫穿萬界的聖輝光柱變得粗大,光柱一端深入虛空,不知擊向何處。

    光柱另一端則隨著方運的聲音直落聖元大陸。

    無數讀書人回憶方運演化眾生的過程,結合方運那八個字,如同石人開竅一般,恍然大悟,把整個生命演化的過程串聯起來。

    所有人突然覺得,自己身上無形的枷鎖突然打開了。

    無數讀書人喃喃自語。

    「天不能命!」

    「聖人自不能命!」

    「我命自當由我!」

    「原來,我竟然一直是自我的囚徒。」

    「一切的阻礙,原來都只是自己不夠強大。」

    無數讀書人雄心勃勃。

    但是,剎那以後,一種大危機大恐怖降臨,直落他們魂魄,直擊他們心靈。

    萬界之惡,眾靈之苦,蒼生之痛……各種詭異的力量在他們心頭蔓延,彷彿墨汁灌注水杯。

    幾乎九成九的人無法承受,他們緩緩後退,發現舒服了一些,再度後退,又舒服了一些,便急速後退,慢慢地,收斂野心,收斂夢想,收斂抱負,回到之前枷鎖未打開的狀態。

    突然,他們感受不到苦痛,感受不到疲勞,感受不到惡意。

    他們笑了,暗暗鬆了口氣。

    他們向四周看了看,一切恢復正常,天地還是那片天地。

    只有極少數的讀書人,死死咬著牙,任由痛苦在身體中穿行,任由疲憊在心靈中肆虐,但從未退步。

    還有更少數的人,視大危機大恐怖如春風拂面,神色不變,邁步前行。

    剎那之後,撥雲見日,雪霽天晴,他們前方,一片明媚。

    但是,遠處依舊陰雲密布,無限黑暗。

    他們依舊沒有停步,依舊前行,前行,前行。

    曰新,曰變,曰動。

    他們從不回頭。

    他們的身後,黑暗無盡。

    但是,他們的腳印,熠熠生輝,照耀萬古。

    他們每向前一步,身體就好似高大一些,他們越來越高,遠遠超出九成九的人族。

    他們的腳印,於黑暗中踩出一條道路。

    這個世界,和聖元大陸彷彿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生民之命已立。

    這一刻,所有讀書人眼中浮現奇異的色彩。

    他們看到,在前方更黑暗的深處,方運獨坐天穹,高聳入星,背對眾聖。

    從那道身影中,有人看到寂寞,有人看到孤獨,有人看到方向,有人看到喜悅,有人看到看到高山仰止……不一而足。

    所有人低頭致謝。

    轟……

    無量量的純白聖輝炸開。

    這一刻,原本妖界的位置,彷彿變成了宇宙的中心、天地的源頭,澎湃如海嘯的白光,剎那間覆蓋整座宇宙。

    萬物萬靈都被方運的聖輝籠罩。

    每一個人,都彷彿被洗濯一新。

    靈魂澄清,萬界空靈。

    整個萬界,一片白茫茫。

    他們眼睛看不到方運,但是,他們的心靈深處,他們的靈魂深處,卻彷彿看到一尊巨人坐於天邊,背對眾生,仿若神明。

    方運誦讀眾聖經典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

    不過剎那,方運便誦完眾聖經典。

    沒有一個人記住方運誦讀了什麼,但是每個生靈都隱隱記得,自己小時候追隨那個背影,認真學習了眾聖經典。

    只是,時間太久,忘記了。

    眾聖眾祖面色劇變,立刻使用各自的力量,提取記憶,隨後個個面色獃滯。

    他們在自己幼年的記憶畫面中,都看到了方運。

    那個方運,在手把手教自己誦讀人族眾聖經典。

    但是,自己卻無法感應到方運教了自己什麼。

    他們竭力尋找,但始終找不到絲毫的破綻,這記憶根本不是後天加上去的,是原本就有,只是自己最近才發現。

    一些生靈的臉上浮現難以掩飾的恐懼之色。

    跟這種力量相比,照見萬界又算得了什麼?

    竟然直接篡改眾生記憶,這是何等恐怖,偏偏還沒留下絲毫篡改的痕迹。

    以至於,一些生靈開始懷疑一切都是真的,或許,當年方運的的確確教過自己,只是自己忘記了而已。

    只有一些精通時空偉力的聖祖相互看了看,一臉的佩服。

    鎮獄邪龍翻遍記憶,發現自己記憶中也多了相似的一段。

    「方小……咳咳,鎮獄邪龍陛下,這是什麼道理?老朽的記憶中竟然也出現兵主。」一尊兵族聖祖道。

    鎮獄邪龍白了一眼那老聖祖,道:「如果沒猜錯,大哥的異象,應該是傳說中從沒出現的時空之主,或者,比時空之主更可怕。他不是改變了我們的記憶,而是那個異象,讓他進入我們過去的時空之中,真真正正教我們讀眾聖經典。」

    「可是,我一個字都記不起來。」兵族聖祖道。

    鎮獄邪龍望著下方宛如一團巨大白光的文界,沉吟道:「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虛空之中。

    一尊巨大的萬藤之軀突然改變方向,向萬界盡頭衝去,身形急速縮小,捨棄不必要的軀體,開始快速挪移。

    妖界之外,眾聖眾祖望著巨大的白色光團。

    不多時,白色光團快速收斂,越來越快。

    數息后,白光斂入方運身體。

    方運又恢復了尋常人的體形,正盤坐在虛空。

    他的周圍,白痕密布,彩光升騰,氣勢並不大,種種異光只在周身百丈內。

    眾聖眾祖急忙瞪大眼睛,死死盯著方運周身的的異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