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逆聖感應到方運的態度,長嘆一聲,身後的逆碑轟然飛出,化作殘破石碑,飛到方運面前。

    方運八風不動,目光掃了一眼,瞬間悟透逆碑中蘊藏的秘密,也清楚了負棺人等族群恩怨。

    原來,葬聖谷乃是黃泉古源的力量形成,大部分葬聖源自萬界,但像逆聖、負棺人等一些族群,其實源自黃泉古源,相當於來自另一個世界。

    「有心了。」方運說完,那逆碑倒飛出去,落回逆聖身上。

    狼獠一腳踏出,越過前方眾聖,直達王族山帝族王庭。

    眾祖如同雞群遇到虎狼一樣,四散後退,警惕地看著方運。

    方運卻淡然一笑,站在狼獠之上,望向通往人族的星域之門。

    一道道亮橙色的聖祖才氣從方運身上湧出,如同一條條繩索飛舞,進入星域之門附近,交織成奇特的聖道結構,隱入虛空,消失不見。

    眾祖原本警惕目光中,多了震驚和絲絲好奇。

    所有人都盯著方運周身外溢的全新聖力。

    聖祖們的聖力,本質上依舊是聖力的一種,只是威能特彆強大而已。

    但方運的聖力,和聖祖們的外形和結構完全不同。

    正常聖祖們的聖力還是黃金色,方運的聖力是亮橙色,而且聖力是絲狀,組成聖力細絲的,是一個個橙色的文字。

    方運的聖力,完全是由橙色文字組成。

    而且,方運的聖力充滿奇特的矛盾性。

    在看到聖力的時候,眾祖本能地抗拒,總覺的那是一種遠遠高於自己強於自己的力量形態,但隨後,那聖力又對他們形成致命的吸引力,好像只要順從那聖力,自己就能擁有一切。

    眾祖有種感覺,這些文字聖力的原本水平和正常聖祖之力相當,但是,因為方運的眾生之力太強,讓文字聖力的威能超越一切聖力。

    雖然各族都有增強聖力的天賦、術法,但單憑聖力直接對聖祖形成壓迫力,前所未有。

    突然,枯山之主大聲道:「大聖之下,眾聖全部遠離,永遠不要去看方祖的聖力……」

    但是,遲了。

    就見王族山附近所有崑崙是族群只要是大聖之下,無論是尋常生靈還是半聖,雙目之中突然有無數橙色文字自上而下流動,宛如文字瀑布。

    隨後,出現令聖祖都難以置信的一幕。

    就見一尊巨神族半聖搖頭晃腦道:「方祖之語,實乃微言大義,崑崙族群,乃化外蠻夷,得方祖教誨才可擺脫蠻夷身份。今日之後,吾便奉方祖為祖。不敢姓方姓,亦不敢在方之上亂加,那就減一點,改姓萬吧。從此之後,只有人族萬神弧,沒有巨神族的神弧。」

    「不錯不錯,我等今日就共尊方祖。」

    「唉,今日才知,方祖詩詞何等精妙,之前宛如痴傻一般,如此好詩,竟然不知珍惜!」

    「我何時才能學會戰詩詞?嘆!嘆!嘆!」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如此簡單的文字,卻宛如圖畫鋪在眼前,這是何等美妙。身為崑崙族群,卻不懂詩詞,又有何用?罷了罷了,投向人族。」

    各族眾生竟然兵分兩路,一部分向王族山南面的大營飛行,一部分則向帝族王庭方運所在靠攏。

    凡是看到方運聖力且大聖之下的人,沒有一個例外,盡數背叛崑崙。

    眾祖和眾聖們目瞪口呆,如果在平常時期遇到背叛,他們會毫不猶豫斬殺叛徒,但現在,他們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瘋了?

    「方祖,你壞了規矩!」巨神三祖氣急敗壞道。

    雖然巨神首祖投靠方運,但二祖三祖並未投靠,避免站錯隊。但說好聖祖不出手,方運卻出手,巨神三祖忍無可忍。

    「方祖,請你住手!」枯山之主坐不住了,龐大的山嶽之體徐徐膨脹,很快高達百萬丈,佇立虛空,覆壓天地。

    天空之上,電閃雷鳴,風暴肆虐。

    聖祖們的情緒出現了波動。

    但是,方運卻完全不理會眾祖,繼續源源不斷外放聖力,加持星域之門,避免自己走後這裡出問題。

    崑崙眾祖越來越激動,鎮獄邪龍突然一聲輕笑,道:「你們是傻了嗎?難道就不好好想想我大哥修鍊的是什麼聖道。」

    眾祖皺眉,他們還真沒關心方運具體修鍊什麼,雙方一共也只見過兩面,而且上來就是戰鬥。

    青祖嘆了口氣,道:「方祖所修,乃是教化大道。他一直在剋制力量,否則一言出,眾生相隨,所過之處,眾生皆為弟子,除卻聖祖,皆無例外。不過,他的聖力太強了,哪怕刻意壓制,見到他聖力的眾生,也會被其教化。所以,並非他主動出手。」

    眾祖心中一驚,他們都聽說過教化聖道,沒想到,修鍊到極致,竟然會如此。

    眾祖無奈,只得向各族下達命令,以後見到方運,全都閉眼轉頭,永遠不要直視方運。

    至於那些已經被教化的,眾祖也無法痛下殺手,任他們離去。

    方運站立在星域之門前,身體一動不動,但外放的聖力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最後形成聖力洪流,滔滔不絕,奔湧向星域之門,以星域之門交織構造出越來越完整的虛空大陣。

    眾祖很快被方運的虛空聖道迷住,忘卻其他,認真學習。

    足足過了一天,方運額頭竟然冒出汗水。

    這時候,方運才收手,並吃了一些神葯。

    星域之門周圍輕輕一震,便恢復正常,看似沒有任何異樣。

    但是,眾聖眾祖卻避之如蛇蠍,因為他們都能感應到那片虛空中隱藏著在一頭能吞噬萬界的恐怖巨獸。

    很快,眾祖發覺這座虛空大陣的真正用途,個個面色微變。

    「這個方運,太狠了……」枯山之主咬牙切齒道。

    「我……若不是境界不如他,早就將其斬殺!這座虛空大陣不僅保護星域之門,還把聖元大陸與我崑崙族群捆綁。一旦聖元大陸被毀滅,這座虛空大陣會立刻爆發,擊穿王族山,粉碎崑崙!」

    「關鍵這虛空大陣威力太強,我們無法化解。」

    「如果這都能忍,很有什麼不能忍的?不能讓他這麼做!」

    「可是,那是帝族王庭門口,他有權這麼做。」

    「唉……」

    眾祖無奈地望著方運大搖大擺離開王族山,回到大營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