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上地下,妖族獨尊!」

    「不對,為何我感受不到妖界的存在?」

    「我的血脈後裔,為何突然近乎斷絕?」

    「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們……」

    兩尊妖族聖祖往前飛行了一段,才發現轉身望向自己的眾聖眾祖,停在原地,目瞪口呆。

    噬龍藤凝重新聚成藤球,凶威滔天,殺意直裂虛空,彷彿一把把刀子戳在兩尊聖祖身上。

    還有縮小的鎮獄邪龍,身體是小了,但祖威大盛,無比憤怒,因為噬龍藤祖本來軟下去了,讓兩尊聖祖給驚到了。

    還有眾多聖祖,而最惹眼的,則是一個身穿白袍的人族,腳踏聖祖狼獠,手持奇特神器。

    他在那裡,彷彿諸天之源,彷彿萬界之光,根本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掩蓋他一絲的光輝。

    所有眾聖眾祖,都彷彿在環繞他。

    這裡聖祖的數量和實力,已經超越妖蠻全族。

    「我們來錯地方了,這裡是黃昏背面吧?這就走,諸位告辭。」獅穹轉身就走,就好像真是意外一樣。

    啟月則呆在原地,望著前方眾多聖祖,張開蛇口,許久無語。

    那獅穹走了一步,伸爪抓住啟月的尾巴,就要把啟月拖走。

    「這位妖友,請留步,我想問問路。」方運面帶微笑。

    一言出,天地封禁。

    整座無限之地的虛空性質突然發生變化,每一處都隱隱有橙色的絲線隱現。

    此地,除卻方運,無人能挪移。

    獅穹愣在原地,緩緩轉身,面帶燦爛的笑容,一抖燦爛如太陽光輝的鬃毛,露出潔白整齊的巨獅牙齒,笑道:「在下獅穹,見過諸位。我們迷路至此,讓諸位見笑了。不過,您儘管問,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那啟月還在獃滯狀態。

    「去黃昏堡壘正面的路,是在前方嗎?」方運溫和地詢問。

    「對,就在前方,您直走就能到。這個回答滿意嗎?滿意的話,我們這就趕路,有要事去做。」獅穹面帶無可挑剔的笑容,潔白的牙齒在虛空中都散發光輝。

    眾聖眾祖都在心裡嘀咕,堂堂聖祖,怎麼把自己打扮得這麼瀟洒,沒準還經常給牙齒美白。

    「要事?我好像聽到你們說,要去殺一個叫方運的?」方運也笑起來,同樣露出潔白的牙齒。

    獅穹愣了一下,忙道:「是我說錯了,我從來從不喜歡打打殺殺。」

    帝族三聖撇撇嘴,別人不認識獅穹,他們三個可沒少見,這個獅穹遇到祖龍馬上逃跑,一旦遇到實力不強的聖祖,他第一個出現。

    「哦,你的意思是,我的判斷力出了問題?」方運臉上的笑容消失。

    鎮獄邪龍快速膨脹,噬龍藤祖也開始變大。

    獅穹臉上笑容一僵,無奈道:「您說的沒錯,我們這次來萬界的使命,的確是襲殺方運。他不過是一個小族的普通半聖,應該跟您沒關係。」

    「關係不大,只不過,我也叫方運。你說,是不是有點巧合?」方運臉上重新浮現微笑。

    獅穹和啟月呆立當場。

    兩尊聖祖認認真真掃視在場的所有聖祖,再次確實,打不過。

    獅穹很快恢復笑容,道:「我可以確定,一定是重名,我們妖族就有很多重名。那個方運,應該只是半聖,最多是大聖。」

    「幾天前,我的確是大聖。」方運道。

    獅穹再次搖頭道:「不可能。我看您身軀如古岳,氣勢似星海,您的聖輝之中流淌著無以倫比的偉岸,您的目光充滿萬界無儔的智慧,最難能可貴的是,您的目光充滿了無盡的仁慈。和我們要找的那個方運完全不一樣。」

    帝族三聖直翻白眼,聖祖的臉都讓獅穹丟盡了。

    「就在前幾天,我屠滅妖蠻,吞噬妖界,這就是你們無法感應到妖界的原因。」方運緩緩道。

    在獅穹和啟月的眼中,方運展現的是惡魔般的笑臉。

    啟月繼續獃滯。

    獅穹好像完全不受影響,微笑道:「我更加肯定,絕對不是一個人。您滅了妖界?怪不得,能滅妖界者,也只有您這種雄姿英發、氣吞萬界的強者才能做到,祝賀您,看來您即將成為新的萬界之主。不過……我們有點急事,可以走了嗎?」

    啟月的目光恢復清明,他死死咬著牙,身為亂芒之子,他遠比任何聖祖都驕傲和暴躁,但是,現在一條尾巴被獅穹狠狠壓著,前方又有十多尊聖祖,甚至有傳說中噬龍藤祖與鎮獄邪龍,他實在暴躁不起來。

    啟月繼續裝傻,一句話也不說。

    他怕自己說錯話。

    「你們有沒有發現我腳下的坐騎有些眼熟?」方運問。

    兩祖望向狼獠聖體。

    啟月眼中閃過一抹暴虐,周身的聖力涌動,但隨後被獅穹一腳踏滅。

    獅穹搖頭道:「不認識,沒見過。能成為您的坐騎,是他的福氣。」

    帝宇忍不住道:「獅穹聖祖,您別胡扯了!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獅穹根本不去看曾經見過多次面的帝族三聖,而是微笑著看向方運道:「尊貴的方運陛下,我們現在叛出妖界,您能放過我們嗎?」

    方運點點頭,一指啟月,道:「殺了他,我給你一條生路。」

    獅穹突然面色一變,冷笑道:「本祖為了給噬龍藤祖與鎮獄邪龍兩尊陛下面子,百般忍讓,你當我堂堂聖祖好欺負嗎?」

    啟月聽到這話,心中充滿暖意,獅穹向來不是那種勇猛之前的聖祖,最擅長算計,這也是亂芒派獅穹來這裡的原因,避免出意外。

    隨後,啟月聽到獅穹的暗中傳音:「事已至此,我們已經沒有回頭路,你用出亂芒陛下賜下的太初至寶,並喚醒陛下的力量,我與你聯手,必然能拖到亂芒陛下救援。」

    「妖族豈能低頭!」

    啟月眼中凶意勃發,張口一吼,吐出一座殘破的石塔。

    青黑色的石塔一出,接天連地,縱貫虛空。石塔表面布滿密密麻麻的痕迹,每一道痕迹,都彷彿烙印聖祖的全力一擊,其上烏黑的聖血斑駁,每一片污血都彷彿有一尊聖祖在嘶吼。

    石塔一出,擊穿十方,鎮滅真空,擊潰方運布下的虛空封禁。

    一頭黑中透著淡黃色的巨大長蛇驟然出現,纏住石塔,全身散發著玉石般的色澤,每一片蛇鱗之上,都好像有一片太陽系在運轉,大面積的虛空裂痕從蛇身向四面八方蔓延。

    那巨蛇緊閉雙目,魔焰縈繞,仿若地獄中走出的魔神。

    巨蛇張開大口,無量量的灰色神光從中噴發,瞬間籠罩整座無限之地。

    神光之中,天地逆轉,萬世輪迴。

    整片萬界,都要被巨蛇吞下。

    與此同時,那獅穹打出一隻古舊巨錘,轉身就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