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帝勝道:「諸位千萬別大意,一般情況下,扭曲空間不能殺死正常的聖祖,但能重創聖祖。但是,在扭曲空間從線變成無的那一瞬間,能輕易殺死任何聖祖。祖龍陛下曾用手段,調集大量扭曲真空,同時化線為點,重創過亂芒陛下。」

    「竟如此神異,竟然能重創不死不滅的存在?」

    「要不是當時黃昏堡壘背面不惜一切代價發起猛攻,祖龍陛下無奈前往背面,亂芒恐怕已經被祖龍陛下鎮封。」

    「先解決獅穹再說,不能讓他逃到亂芒面前。」

    鎮獄邪龍望向方運,流露出淡淡的怪異之色,道:「不用急,獅穹已經死了。」

    眾祖眾聖疑惑不解,因為獅穹就在前方,化為一道流光飛行,這裡,連獅穹也不敢使用挪移之能。

    他們看向方運,身軀重重一震。

    因為,他們發現方運的雙目出現無數的裂痕,每一條裂痕,都是一條奇異的聖道軌跡,但是那些聖道軌跡的結構與萬界完全不同,彷彿轉化為另一種全新的聖道結構。

    眾祖眾聖雖然不理解這種聖道力量,但隱隱覺得,這種新的聖道之中蘊藏的莫名威能,彷彿是兩界對撞、兩世重疊,能激發難以想象的大神威,至少是不死不滅的程度,甚至會更高。

    方運眨了一下眼,眼中恢復清明,只是,雙目微紅。

    眾祖更加驚訝,沒想到,方運竟然會因為修鍊而,他們很清楚,方運的祖體十分強大,絲毫不弱於任何族群的祖體,強大得根本就不像人。

    方運現在站著不使用任何力量,不使用自成一界,讓普通大聖的拳頭結結實實打在眼上,都不會有絲毫的損傷,出拳的大聖手臂反而會崩碎。

    如此強大的祖體,還有聖念和聖力庇護,竟然發紅髮腫,可見事態何等嚴重。

    「方祖,您無事吧?」青祖生怕出意外。

    方運卻露出難以掩飾的笑容,道:「此地極好,我甚至迫不及待前往黃昏背面!」

    帝勝老成持重,道:「帝族師陛下,帝族與妖蠻有約定,大聖可自由來去崑崙古界,聖祖不得干涉,但是,亂芒必然會親自攔截您。就算您有噬龍藤祖與鎮獄邪龍,也難以突破防線。除非祖龍陛下親自迎接。」

    帝宇忍不住望向前方極遠處小成一個點的黃昏堡壘,無奈道:「祖龍陛下現在應該在黃昏背面,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趕過來。若是亂芒現在出手,我們怕是難以抵擋。」

    鎮獄邪龍小聲嘀咕:「我現在的確打不過亂芒本體。」

    方運微微一笑,望向前方,道:「亂芒已經看到,也馬上會抵達這裡。我既然敢來這裡,就知道如何通過,你們隨我來。至於小藤,他隨後會跟上來。」

    眾聖眾祖聽得一個頭兩個大,把鎮獄邪龍叫小黑,把噬龍藤祖叫小藤,他們都不敢應聲,生怕兩尊聖祖巔峰惱羞成怒,拿他們泄火。

    突然,眾聖眾祖全身發毛,幾尊大聖甚至瑟瑟發抖。

    尤其是一直不說話的狼坤,嚇得全身發軟,差點無法在虛空站立。

    就見在極遙遠的一顆星辰上,一個巨大的黑影聳立,遮住黃昏堡壘,遮住漫天星辰,遮住整片天地。

    扭曲真空無比強大,甚至能殺死聖祖,但是,卻被那黑影的力量排開。

    那黑影彷彿是一根支撐萬界的無上天柱,又像是一片天空。

    整個黃昏堡壘正面都變成昏黃色,彷彿是太陽剛落山的聖元大陸,一片黃昏。

    世界末日,眾聖皆隕。

    天地間的大恐怖徹底降臨,眾聖眾祖只覺萬岳天降,星辰壓身,發覺遠處的黃昏深處藏著一頭頭奇異的邪獸,那些怪獸散發著邪異的氣息,彷彿毒蛇一樣,一旦自己受傷,那些邪獸就會撲過來啃噬自己。

    但,這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他們感到自己的聖道宇宙中,自己的血液里、骨頭裡、筋肉里,都有細小的東西在滋長。

    彷彿是邪獸的蟲卵,正在吸收自己的力量茁壯成長!

    眾聖眾祖毛骨悚然。

    他們甚至覺察,一旦自己稍有疏忽,過於恐懼生出臣服的念頭,身體內的黃昏蟲卵就會瞬間長成,吞噬自己。

    亂芒大帝的大神威,諸世黃昏!

    大聖們感到自己的壽命如同決堤的江水一樣瘋狂流逝。

    「這就是不死不滅的境界么……」

    還沒看到亂芒真身,就已經如此,眾聖眾祖都生出或多或少的後悔,但同時不斷寬慰自己,避免太過恐懼而生出臣服的念頭。

    方運只是淡然一笑,完全不受影響,當年,他置身於帝族的祖殿之中,僅僅是看一眼滅界皇龍都差點死掉,永世沉淪,別說眾聖眾祖毫無防備地直面亂芒真身。

    方運動手一晃,眾聖樹輕動,悅耳的鈴聲響起,擋住無處不在的黃昏,排開無孔不入的亂芒大神威。

    在那顆遙遠的巨大星辰面前。

    亂芒與五尊聖祖看著飛馳而來的獅穹,甚至能聽到獅穹的傳音。

    「亂芒陛下,快救救我!」

    其餘五尊聖祖無比吃驚。

    「對面竟然有十多尊聖祖,獅穹危矣,請陛下出手相助。」說話的是狼族老聖祖,狼禍。

    五尊聖祖之前,是一條盤在虛空的巨蛇。

    巨蛇一身灰暗,彷彿歷經時光的洗禮,黃昏的照耀,全身沒有絲毫明亮的光輝,反而散發著衰敗氣息。

    巨蛇的每一片鱗片都好像有星河流淌,星域旋轉。

    那巨蛇盤在天空,宛若諸聖之神、眾祖之王,偉岸無上,至高至大。

    天垂其下,地卧其周,群星環繞,眾生臣服。

    巨蛇漆黑的眸子幽幽地望著遠處,他已經竭力收斂力量,但視線前方,百萬里虛空碎裂,幾近混沌真空。

    他已經不再呼吸,但是每一次心跳,周身萬里內的虛空都會立刻崩碎為混沌真空。

    那五尊聖祖已經儘可能遠離,但依舊膽戰心驚,生怕被巨蛇的力量影響。

    巨蛇的額頭,有一隻豎眼緊閉。

    他的蛇口緊閉,但仍有極淡的毒氣蔓延,恐怖的毒氣化作密密麻麻的蛇群,穿梭虛空,沿著他的目光向前,掠過獅穹,湧向方運。

    每一條聖道毒蛇,都能輕易殺死大聖,並重創聖祖。

    但是,蛇群最後停在方運萬里之外,無論那些毒氣如何強大,如何詭異,始終被虛空阻擋在外。

    甚至於,連那些扭曲真空,都在本能地緩緩向毒氣飛行,好似在幫助方運。

    「他已經死了。」亂芒的聲音之中,沒有絲毫的感情,也沒有絲毫的波動。

    言出法隨,聖道由他。

    就見那獅穹突然驚訝地看了一眼亂芒,又回頭望向方運,只看到方運似乎稍稍側身,隨後,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分開。

    他感受到了斬龍刀的氣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