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去黃昏堡壘背面,那裡正在大戰。」方運說著邁步向前。

    帝墨輕咳一聲,道:「尊貴的陛下,那裡是黃昏堡壘重地,我們……」

    方運無視帝墨的話,徑直邁步向前。

    噬龍藤祖跟上,生生擠走帝墨,接著鎮獄邪龍路過,尾巴一掃,把帝墨等所有聖祖拍到牆上。

    鎮獄邪龍白了帝墨等聖祖一眼,道:「蠢貨,如果我們有問題,早就擊破黃昏堡壘,還用得著你在這裡廢話?」

    「諸位……」

    帝墨滿口苦澀,完全不知如何處理,其餘聖祖也一樣,單單一個鎮獄邪龍就能把他們壓得死死的,更別說還有噬龍藤祖,至於氣息不明的方運,他們反倒不是特別害怕。

    帝宇嘿嘿一笑,道:「帝墨爺爺,跟我們一起走吧,我終於能看到能看到黃昏背面了!有帝族師在,就算解決不了那個大禍害,也能讓黃昏堡壘壓力大減。」

    「不可亂稱呼!」帝墨厲聲道。

    帝宇一聳肩,道:「在黃昏堡壘還顧慮那麼多做什麼?我要是直呼其名,你不得氣死?今時不同往日,萬界鼎革,一切不同,咱們沒必要那麼小心翼翼。不出意外,未來萬界會源源不斷向黃昏堡壘輸送眾聖眾祖。從此以後,我們再也不用畏懼大天尊,慢慢打就是了。」

    「小兔崽子,出去一趟,長見識了?等回頭看我怎麼收拾你!」帝墨緩緩從牆上滑下來。

    黃昏堡壘內的眾聖眾祖,無奈地看著其餘大聖和聖祖跟著方運向前行。

    黃昏堡壘內部神威濃厚,擁有無上偉力,只能用陣法穿梭時空,不然只能低速飛行。

    結果方運不僅無視黃昏堡壘中的力量,不僅自己可以不斷一步百萬里穿梭空間,甚至還把後面的人也帶著一起穿梭空間。

    他們的力量四溢,宛如一把把巨錘,轟擊隧道的內壁,發出有節奏的聲音。

    「這個人……」

    帝墨等眾祖越發頭疼,這個方運簡直太強勢了,如果真是帝族師還好一些,如果不是,不知道會鬧出多大的亂子。

    「我們怎麼辦?」

    「正面的亂芒都被斬殺,我們留在這裡也沒用,關好大門,一起去黃昏背面!」

    「走!」

    黃昏堡壘中的眾聖眾祖看著方運的背影,聽著隧道內被強大力量撞擊形成的聲音,也不知怎的,突然感到體內的熱血沸騰起來。

    黃昏堡壘的隧道極大,這裡有許多建築,保留了帝族與龍族早期的風貌。

    帝族與龍族,一直在這裡繁衍生息。

    這裡除了有一座簡陋的帝族營地,其餘地方大多由海洋、湖泊和河流組成,裡面修建大量水晶宮,眾多龍族居住。

    帝族的人口數量始終沒有過千,但龍族數量極多,總數超過千萬之巨。

    在方運等人前行的時候,大量的帝族與龍族從各處建築中望向方運等人。

    帝族人只是感應方運的氣息有些奇特,但是龍族一見到方運和鎮獄邪龍,個個心驚膽戰。

    無論是小小的幼龍還是龍聖,全都目瞪口呆。

    「那是……祖龍的化身?」

    「那個人族,周身明明沒有絲毫氣息,但為何我只看一眼,便好像被漫天星辰壓住?」

    「斬龍台怎麼在他手中!」

    「傳說中的帝神樹,不是只有雷師才能擁有嗎?」

    「莫非他是雷師?」

    兩族族人越發吃驚。

    方運掃過一眼,發現這裡的帝族比當年窘迫了許多,帝族部落里竟然沒有任何像樣的寶物,那些藥草放到崑崙都是尋常。

    龍族也一樣,全身上下幾乎沒有多少寶物,看上去非常窮酸。

    但是,他們兩族的氣勢卻遠比外界的生靈強盛,每一個人都充滿無限的鬥志,宛如初升的太陽一樣朝氣蓬勃。

    不過幾息,方運等人便抵達上億里隧道的盡頭。

    盡頭的兩側,豎立著一座又一座雕像。

    方運停下,眾聖止步。

    每一座雕像,都雕刻著一尊聖祖。

    方運抬頭望著那些雕像,臉上滿是懷念之色。

    帝勝低聲道:「這便是傳說中的眾祖之路,任何參與過一次黃昏背面之戰並活下來的聖祖,都會分出一滴血和一絲聖念,鑄就成一座雕像。這裡也是黃昏堡壘的最後屏障,任何有異心之人進入,都會被誅殺。」

    「怎麼沒有帝和爺爺?」方運問。

    眾聖眾祖愣了一下,連帝族三聖都回憶了一會兒,帝勝才遺憾地道:「帝和老祖隕於黃昏堡壘建立之前。」

    方運點點頭,問:「帝源……為何隕落?」

    方運望著帝源的雕像,當年方運在太古時代遊歷萬界,帝源一直陪同,兩人感情最深。

    帝勝想了一會兒,道:「當年有一場大戰,帝源老祖為救其餘聖祖,獻祭生命,阻止了大天尊的攻勢。」

    「是么……」

    方運邁出一步,出現在帝源的雕像前,徐徐升高,伸出手,輕輕撫摸帝源的面龐。

    「這……」

    黃昏堡壘的眾聖嚇得面無血色,這簡直是對帝族最大的褻瀆!

    帝源可一直是兩族的女神。

    但是,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帝源雕像之後,突然浮現半透明的帝源,她身穿殘破玉鎧,一身是傷,巔峰聖祖的氣勢直貫蒼穹,凜冽的戰意刺得眾聖雙目生疼。

    帝源面龐之上,英氣十足,但同時露出淡淡的笑意。

    他們從未想過,帝源竟然會笑。

    「我來了。」方運看著帝源,面色平靜。

    帝源沒有說話,直視張開雙臂,擁向方運,只不過在與方運接觸的那一剎那,化為細碎的光點,飛散,消失。

    不知為何,所有人都覺得悵然若失,心裡空落落的。

    很多人感到難過,但並不知道為什麼而難過。

    方運盯著帝源看了許久,伸手一指帝霆雕像,問:「這個傢伙怎麼死的?」

    眾人很想翻白眼,怎麼對兩位老祖的態度完全不一樣。

    帝勝嘆息道:「帝霆老祖深陷金祖圍攻,最終與上百金祖同歸於盡。」

    「就是皇天的手下?」方運問。

    滿場皆驚,哪怕是祖龍或帝乾,都很少會當眾提大天尊的本名。

    甚至於,聖祖之下,每個人都聽過這個名字,但聽過之後,會很快遺忘,完全記不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