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僅看不到,還感應不到孔子的任何氣息。

    界外世界,彷彿沒有留下孔子絲毫的痕迹。

    方運皺起眉頭,隨後閉上眼,用聖道去推演,用心靈去感受。

    轟……

    方運心神一震。

    他「看到」,在界外倒峰山上,在半聖和亞聖之前,還有一團宛如太陽的光芒,普照萬世,光耀天下。

    那光芒看似無比濃烈,氣息無比浩瀚,彷彿永恆不移,消融萬物,但是,那光芒實際上如同春風一樣,拂面而過,讓人感到非常舒適。

    方運還是看不到孔子。

    但方運知道,那就是孔子。

    在這個時候,倒峰山上眾聖全部睜開眼,全部站起來,望向方運。

    他們大都面帶微笑,但神色都有細微的不同。

    宗莫居在列,雙目之中,似有混沌而生。

    蒙聖在列,眼中神光起伏不定。

    雜家眾聖的眼中,波瀾壯闊。

    儒家眾聖的眼中,或一片清波,或激流涌動。

    但是,他們都面帶微笑。

    隨後,眾聖流露出怪異之色。

    鎮獄邪龍詫異道:「大哥,對面的孔聖說他看不到你,你難道也……看不到他?」

    「看不到,也看到。」方運回答。

    鎮獄邪龍大喊:「孔聖,我大哥腦子糊塗了,說既能看到你,又看不到你。」

    過了一會兒,鎮獄邪龍一臉茫然,道:「大哥,孔老頭也說,既看不到你,又看到你,你倆打啞謎嗎?」

    方運沒有回答鎮獄邪龍,身體向倒峰山飄飛。

    剎那之後,方運出現在倒峰山上,立於眾聖殿前方,與百聖對立。

    方運眼中,依舊沒有孔子。

    但是,方運卻望著眾聖與他只見空白的地方,面帶微笑。

    鎮獄邪龍化為巴掌大的小黑龍落在方運肩膀,小聲嘀咕:「孔老頭也在沖你笑,你倆玩什麼呢?」

    方運一巴掌把鎮獄邪龍拍飛。

    方運笑了笑,道:「今日的新火,並未遮擋過去的光輝。」

    鎮獄邪龍一邊往回飛,一邊大喊:「孔老頭,我大哥說,今日的新火,並未遮擋過去的光輝。」說完又站在方運肩膀上,像沒事的人一樣甩著尾巴。

    過了一會兒,鎮獄邪龍又道:「大哥,孔老頭說,舊日的星辰,亦不應與旭日爭輝。」

    方運愣了一下,臉上突然浮現極為複雜的神色,雙目之中,隱隱有悲色。

    對面百聖臉上的笑容消失,或多或少都有悲色,甚至有人面露焦急之色。

    突然,百聖之中有多人驚呼。

    「夫子……」

    「孔聖……」

    「大父……」

    眾聖愣住了。

    方運呆立當場,因為他看到,眼前的那輪烈日突然開裂,崩碎,瓦解,最終化為點點光芒,消失在天地間。

    鎮獄邪龍目瞪口呆,喃喃自語道:「孔老夫子身形自潰,臨行前說了一句:道不斬我,我斬我。」

    倒峰山上,死一般的寂靜。

    百聖之中,有多人無比氣憤,但是,隨著時間流逝,他們的表情逐漸緩和。

    越來越多人開始深思。

    方運伸出雙手並在一起,如掬清水,一本書從他的文界中飛出,落在手上。

    上書「論語」二字。

    與此同時,人族百聖恍然大悟,皆伸開雙手,前方浮現一本《論語》。

    所有《論語》竟然主動翻頁,發出嘩啦啦的聲音,宛如風吹樹葉。

    最終,《論語》停在最後一頁。

    是全新的一頁,是全新的一章,只有八個字。

    無道則見,有道則隱。

    方運眼眶一紅。

    眾聖望著《論語》最後八個字,眼中滿是晶瑩。

    同樣在《論語》之中的《泰伯》,孔子說過完全不同的話。

    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

    意為國家政治清明,就努力勞作,為國貢獻一份力量。天下混亂黑暗,就隱姓埋名,保全自己。

    但是,這一句話和當年孔子說過的話完全不一樣。

    方運身前,浮現一張白紙,然後手持毛筆,在紙上緩緩書寫兩列字。

    子曰:無道則見,有道則隱。

    註:無新道,則現。有新道,則隱。革新自我,鼎革天下。

    寫完,方運將書頁送入《論語新注》原稿之中。

    方運轉頭,回望萬界。

    聖元大陸,倒峰山,眾聖殿前。

    在方運離開萬界后,人族眾聖與大儒齊聚於此,從未離開,同時藉助崑崙元氣增強己身。

    突然,一聲穿雲裂石的清脆聲音響起。

    彷彿天空鏡裂,又好似琉璃墜地。

    聲音的源頭,在眾聖殿內。

    眾人急忙望向眾聖殿。

    眾聖殿中,百聖雕像林立。

    半聖,安然無恙。

    亞聖,安然無恙。

    最高的聖台之上,方運的新雕像嶄新微亮,但是,孔子的雕像正在快速開裂,最後化為碎片,再化灰塵,撲簌簌掉落。

    風一吹,聖台之上再無半點痕迹。

    眾人似乎聽到一個聲音在在吟誦。

    「道不斬我,我斬我……」

    過了一會兒,似有人在打著拍子,愉快又放鬆地吟唱。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聲音悠遠,飄渺無蹤,慢慢消散。

    最後,眾聖殿前眾聖若有所感,眼前都浮現《論語》。

    大儒們不知原因,但也都從海貝中取出《論語》。

    所有的《論語》無風自動,翻到最後一頁。

    新的一頁。

    無道則見,有道則隱。

    孔長遜放聲大哭。

    眾多大儒亦嚎啕大哭。

    其餘半聖竭力壓制情緒,處理人族各地的信息。

    人族各地,所有聖廟、衙門、官署、皇宮之中,孔聖雕像崩潰,聖人位只余方運雕像。

    整個人族幾近崩潰,人族各地無數讀書人哭天搶地,捶胸頓足,更有人甚至自殺明志,追尋孔聖。

    所有孔門弟子,再一次披麻戴孝。

    但是,很快,人族發現怪異的一幕。

    除了聖廟和官署,人族各地都有孔聖的雕像,比如書院之中,比如各自家中。

    這些地方的孔聖雕像,竟然毫髮無傷,不僅如此,這些孔子的雕像,全都沒了儒門之主的氣勢、人族聖人的威嚴。

    這些雕像,全都變成一個面帶微笑的老人,彷彿一位和藹可親的老先生,在教導自己的弟子。

    天下再無無聖人孔子,只有師者孔子。

    過了許久,那些喊著「天下將崩」的讀書人才平靜下來,隨後,他們都發現《論語》的變化,反覆研究新的一句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