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很快,讀書人發現方運所作的《論語新注》竟然也隨之變化,是所有眾聖經典中唯一一部跟隨《論語》變化而變化的書籍。

    所有讀書人急忙翻開《論語新注》最後一頁,不斷揣摩。

    論榜之上,關於孔聖末章的討論無比熱烈。

    和悲痛相比,他們更想知道孔聖說這八個字的原因,或許可以找到孔聖雕像潰散的秘密。

    「果然如少數人所料,孔聖並未真正徹底亡故,一直存在,只是……今日怕是真的聖隕。那八個字,除卻孔聖真身,沒有誰能留下,方聖有能力,但不至於如此。其餘半聖,若是亂改《論語》,必然遭遇聖罰。」

    「此事,怕是與方聖有關。」

    「諸位莫要論是非,今日的目的,是參悟這孔子末章,參悟之後,再做論證。」

    「我覺得沒有必要了。《論語》前腳出新章,《論語新注》緊跟做出註解,顯然方祖與孔聖已經有了聯繫。方聖的註解,應該是最權威的。」

    「問題是,誰能重新解讀方聖的註解?論榜內有方家讀書人嗎?試著解讀一下。」

    「在下馮子墨,跟隨方聖多年,近日得崑崙元氣相助,晉陞大儒,試著解讀。《論語》乃是孔聖眾弟子所編撰,所以即便封聖,孔聖也沒有修改。但是,孔聖要說什麼,又不能在史書《春秋》上說,只能寫入《論語》。很顯然,《論語》中的《泰伯篇》『有道則見』中的『道』,是國家形勢,政治清明與否。這個太簡單,我們不予討論。既然提到新到,那麼舊道是什麼?」

    馮子墨繼續分析:「刨除《泰伯篇》中的『道』,那麼對應新道的舊道就可以理解,是孔聖自己的聖道,是我們人族過去遵循的主要聖道。那麼,新道,就是以方聖為首的人族,創造出現在的人族盛世大道,雖然此道還在發展,但已經百花齊放,未來難以估量。孔聖他老人家看出新道蓬勃發展,甚至有可能……在下只是猜測,絕無定論,請諸位不要曲解,在下只是說,有可能,孔聖認為,方聖的新道,已經可以取代舊道,所以,他要隱去。我想,這應該是最簡單的理解。」

    馮子墨的話得到眾多讀書人的認可,雖然崑崙元氣進入聖元大陸后,人族的大儒數量急劇增加,但是,仍然是極少數。

    更何況,馮子墨還是目前的方黨中堅,無論是民間聲望、朝堂影響還是自身實力,都是人族頂尖。

    不過,一些景仰孔子超過方運的人不高興了。

    「馮兄在猜測孔聖的聖道不如方聖?不敢苟同!我認為,是孔聖不願意與方聖相爭,主動辭讓而已。」

    「對!老夫也同意,並非孔聖不如方聖,必然是孔聖高風亮節,刻意避讓!」

    「我反對!你們若是說孔聖為了謙讓才如此,實在是在侮辱孔聖的境界!」

    眾人都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論榜之上,掀起了巨大的爭議,一方認定是孔聖之道不如方聖之道,一方認為是孔聖並非如此認為,只是謙虛避讓而已。

    在方運獲封聖人之前,絕對不會引發這種爭議,因為沒人會認定方運勝過孔聖。

    但是,方運在崑崙古界和妖界的種種事情逐漸散布后,許多讀書人已經認為方運的功勞超過孔聖。

    甚至於,多年前各地都流傳一件事,方聖利用神物回到古代,無論是孔聖的麒麟還是周文王的龜書,都是方運之物,孔家與姬家都沒有否認。

    所以,論榜出現了孔黨與方黨兩派。

    就在雙方爭論的時候,景國方向突然神光衝天,才氣耀世。

    眾人紛紛遙望景國,接著,消息在論榜傳開,所有人目瞪口呆。

    景國一個叫韓愈的秀才,受孔黨與方黨兩派之爭以及孔子末章的啟發,寫出一篇短文《師說》,文章傳天下,幾乎接近驚聖。

    之所以不算完整的驚聖,是因為沒有驚動眾聖殿的所有聖位,但是有人看到,有神華落入韓宅,應該是有一尊聖位進入韓宅。

    很快,確切的消息傳來,王驚龍對韓愈起了愛才之心,收其為關門弟子,王家甚至認定韓愈未來必然成聖。

    各地讀書人立刻研究《師說》,很快發現全文的重點是「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僅此而已」。

    這簡直是力挺方運,於是,孔黨讀書人大怒,在論榜連番發表文章反擊《師說》。

    結果,連一篇有力量的文章也沒有,完全被近乎驚聖的《師說》壓下。

    沒過多久,孔黨的氣勢就弱了許多,不再爭論,而是認真討論孔子末章。

    隨著討論不斷進行,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了孔子末章與方運註釋的玄妙,放棄紛爭。

    慢慢地,關於孔子末章的解讀被眾人所知,每一個爭執過的人都感到羞愧。

    因為,方運註釋的后一句,才是最重要的一句話,真正闡明了孔聖的意圖。

    越是深入分析孔聖的話,讀書人越是景仰孔聖。

    甚至於,一部分方黨成員承認,方聖的力量已經超過孔聖,但是,精神境界是否能超過孔聖,他們不敢確定。

    孔城之中,依舊繁華昌盛,氣象萬千。

    但是,沒人注意到,孔府門前,青苗生長,新綠蔓延。

    黃昏堡壘背面。

    眾聖呆立許久。

    子思子上前半步,向方運彎腰作揖。

    「見過聖人。」

    眾聖這才恍然大悟,不分老幼,不分輩分,不分聖位,齊齊向方運作揖。

    「見過聖人。」

    自今日起,方運是人族唯一共祖。

    方運輕嘆一聲,亦向眾聖深深作揖,嚇得眾聖側身不接。

    「諸位先行休息數日,我去戰場一探。」

    方運說完,手指一動,帝神樹中飛出一團藍色光芒。

    濃烈的葯香瞬間遍布整座黃昏堡壘,甚至連黃昏堡壘的力量都無法遮蔽,直傳到外界,引得外面的聖祖紛紛抽著鼻子,偶爾回望黃昏堡壘。

    僅僅是散逸的葯香,就讓人族眾聖身體全部凝實,殘缺的部分迅速成長。

    眾聖喜不自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