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正思考交易會的事,突然,太初雷澤重重一震。

    仿佛有無形的巨腳踏在群山之中。

    方運與五尊大聖立刻望向前方。

    原本的雷水瀑布戛然而止,其後的雷石峽谷完全顯現。

    峽谷之中,原本雷水如霧,此刻卻在慢慢散開,化為一滴滴的雷水從兩側山壁下滑。

    最終,霧氣散盡,露出一道宏偉的石門。

    “是傳承之地!”

    “走!”

    六聖聖念一動,集體向前方飛去。

    其他五尊大聖平時格外自負,但此刻都頭懸大聖寶物,外放各色奇光,將自己包圍。

    方運站在雷霆石舟之上,腰佩雷令,在最後面不緊不慢飛行。

    此次來太初雷澤的收獲已經超出想象,至于這個所謂的傳承,方運並不在意,能找到時光之力最好,得不到也無所謂。

    六聖陸續進入石門之中。

    里面赫然是一處獨立的古地。

    這里沒有藍天,沒有白雲,天空只有一顆金色的星辰,星辰的光芒散落,仿佛為整座古地鋪上淡金色的細紗。

    方運聖念瞬間飛到高空,和其他五尊大聖一起俯視觀察古地。

    整座古地是一片直徑兩萬多里的黑色金屬大圓盤,圓盤邊緣相對整齊,地面參差不齊,坑坑窪窪,甚至有許多戰斗的痕跡。

    這片古地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有一座巨大的熔爐,熔爐之中源源不斷有沸騰的金屬液體流出,順著地面的凹槽滾滾流動,最後流到古地中心。

    與其說那是四條凹槽,不如說是四條寬三十里的河道,河中流淌的,是滾燙的神金漿水。

    古地的中心,屹立著一座四四方方的大角斗場,邊長竟然超過五百里。

    大角斗場似是銀灰色金屬整體澆築,三面皆有觀眾坐席,唯有北面乃是一座宮殿的露台,最為尊貴。

    在露台之上,有許許多多的金屬雕像,每一座金屬雕像都散發著浩瀚的氣息,甚至有幾座金屬雕像散發出大聖的氣息。

    在露台深處的宮殿內,有一把空空如也的王座。

    源源不斷的神金漿水流入角斗場外的護城河中。

    整座古地沒有岩石,沒有樹木,沒有生靈,全都是金屬。

    “這里,的確是金族之地。”大聖岩灰道。

    狼坤點點頭,道︰“看來之前我們的古圖都正確。那麼,接下來就各憑本事了。”

    六聖相互看了看其他人。

    轟隆隆……

    角斗場的南門轟然開啟。

    所有人的目光變得熾烈起來,尤其是岩族的岩灰。

    與此同時,在角斗場露台上,竟然出現一尊雷霆組成的巨人,身高千丈,面容模糊,兩只手按在露台的邊緣,讓露台邊緣一片焦糊。

    “只有不被熔化,才能踏上戰場!”

    雷霆巨人的聲音響徹天地,臉上似乎浮現淡淡的笑意。

    五尊大聖都向那雷霆巨人俯首致意,哪怕是死去的聖祖,也是他們難以企及的存在。

    只有方運挺著脖子站在原地,並未低頭。

    眾聖眼觀十方,五尊大聖雖然低頭,卻都看到誦經幽魂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頓時微微搖頭。

    沒見過這麼猖狂的半聖!

    眾人轉念一想,這誦經幽魂恐怕真是不需要金族聖祖傳承,這反倒是個好消息。

    “我們去吧。”火德大聖不悅地看了一眼幽魂方運,飛向大開的城門,其余四聖也跟隨前往,方運最後過去。

    眾聖愕然看到,火德大聖在距離大門百里的時候,身體越來越小,飛行高度也越來越低,到達護城河一里外的時候,火德大聖已經只有十丈大小,而且落在地上。

    “此地不能飛行,我的力量都被封禁,我們怕是要以身體泅渡護城河。”火德大聖說話的時候不僅沒有惱怒,反而面帶笑容。

    其余五聖陸續抵達,都和火德大聖一樣變小,落在地上。

    六聖快步走到護城河邊,各自試探,發現自己的所有力量都無法外放,連最基本的飛行都做不到。

    在他們和城門之間,沒有橋梁,只有十里寬的護城河。

    護城河中,紅彤彤的神金漿水沸騰翻滾,甚至形成波浪,不僅溫度極高,還擁有各種強大的力量。

    “神金漿水是金族的武器之一。”岩灰道。

    “本聖先走一步!”

    大聖火德哈哈一笑,直直邁進護城河中。

    在火德左前爪踏進去的一瞬間,一聲慘叫從他的口中飛出,他的前爪像觸電一般退回來,然後就見他三只爪著地,一只爪懸空,在地上蹦來跳去,疼得哇哇亂叫。

    它的左前爪被金屬降水包裹,無論怎麼甩都甩不出去,好像只有把他燒成灰燼才會停止。

    其余諸聖毛骨悚然,火德可是火族,而且身體是大聖層次,怎麼可能會被神金漿水燒痛?更何況,火族沒有痛覺!

    火德一邊大叫一邊罵︰“這河里的神金漿水不是普通金屬漿水,里面的神金非常復雜,正如岩灰所說,像是一種武器,它不僅在灼燒我的身體,還在灼傷我的聖念!不行,我無法擺脫這神金漿水,我要忍痛過河!”

    說完,火德竟然沖進護城河,在沸騰的神金漿水之中,只露出頭,四肢亂揮,一邊大叫著,一邊全力游動。

    火德的慘叫傳遍整座古地。

    游到一半的時候,火德已經不是在叫,而是在破口大罵,除了金族聖祖,罵遍所有認識不認識的人,包括他身後的五聖,包括他自己的先祖。

    通過火德大聖的咒罵,方運和其他四聖記住了火德認識的所有人,也差不多摸清那些人與火德的關系。

    在靠近對岸的時候,火德已經沒力氣大罵,但整個身體都在拼命顫抖,好像無數蟲子在啃噬它的身體。

    最終,他成功跳上對岸,而神金漿水從他身上自然脫落。

    隨後,眾人驚訝地看到,火德發出痛苦的輕哼,身體徐徐變形,化為一個火球。

    眾聖皆驚,這是火族重傷狀態才會有的現象。

    數息後,火德的聖念之音有氣無力地傳過來。

    “不止我的聖體受創,聖念也受創!幸好我的聖念在體內凝聚為大聖之相,不然根本無法撐過這護城河,除了太陽大聖,你們考慮清楚……痛死老子了!”

    諸聖沉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