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快更新儒道至聖最新章節!

    其實這些話我本來早就想說,但忍住了,原因很簡單,作者一定要控制自己的表達欲,在書評區怎麼說都可以,在小說里哪怕只是相關,在非必要的時候,盡量少說。

    直到有人問我現在是不是我自己在寫,問我敢不敢回答。

    我有什麼不敢回答的?當然就是我永恆之火在寫!

    我一向謙(men)虛(sao),但我敢說,哪怕我現在寫的是最難寫的結尾,哪怕我寫的吃力,也沒有任何一個槍手能比得上!

    能寫到我這個水平的槍手,早自己單干了,賺的只會多不會少。另外,我當年差點當槍手,幸好沒人要。手動捂臉圖。

    嗯,情緒解決完,開始說一些理智的。

    各位讀書人都看得出來,整本儒道已經進入尾聲,會在兩月左右完結。

    老火也知道很多人抱怨,說宗聖之後,像極了正常打怪升級的玄幻文。

    我一點不反對,沒錯,宗聖聖隕之後,就是正常的打怪升級玄幻文。

    原因很簡單。

    半聖之後,很多東西在變化,儒家一直就是講人,講入世,半聖之後,脫離了儒家的理念。

    儒家是一個不超脫的修煉體系,超脫了,就不是儒家了,而玄幻小說到了最後,是要有超脫性的,兩者之間充滿了矛盾。

    這個矛盾,我相信隨著我不斷讀書學習,在很多年後能解決,但現在確實做不到。

    抱歉。

    實際上,除非是世界觀較小的小說,否則世界觀稍微大點的小說,最後都會過于脫離現實,對讀者造成強烈的虛幻感和不安全感,所以不管作者怎麼寫,讀者都會不適應。還有倦怠感等等之類的說法,總之這是多重因素造成的。

    當然,我不推脫責任,主要原因,還是我結尾能力不足。

    常看網絡小說的讀者都知道,任何一本書的後期,都很難做到完美。

    很多網文爛尾太監之類的,不是作者不想寫,是小說的後期真的很難寫,尤其是大長篇。

    我讀過那麼多網文,三百萬字之前完結的,很多結局算得上優秀,我能說出好多,但字數多的,尤其超過七百萬字的,我一個都說不出來。當然,也可能是這麼長的書我一共沒看過幾本。

    我說這些也不是推卸責任,既然有問題,就應該解決問題。

    我現在習慣用ORID模型反省,就在這里用一下。

    我的問題是,第一次寫得這麼長,情節遠不如前中期精彩,有讀者不滿。

    我其實也有些焦慮,也在思考如何改進。

    分析原因,主要是我在中期鋪開太大,其實從登龍台帝洛出現開始,我就在往大了鋪,世界太大,篇幅太長。根本原因是當時我正在看宗教學方面的東西,想寫一種主題——暫時不能說,等完結後會在別的地方細說。

    現在的情況是,篇幅太長,鋪得太大,我總不能在方運封聖後 嚓一下直接結束,必然要全須全尾。但是,我的收尾能力不足,導致不如前中期精彩。

    如果當時不去寫那麼大的主題,只是中規中矩寫到方運封聖,會好很多。

    至于宗聖聖隕之後繼續寫,原因真的沒那麼多,就是進行一個簡單的前後呼應。

    宗聖聖隕在三月末四月初,哪怕那時候應該結尾,也差不多寫到五月吧?現在六月,我七月左右最多八月中旬就能結尾。也就多寫了兩三個月。

    一本寫了五年多的書,有讀者從初中看到大學(好像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就多寫了兩三個月,真能算得上嚴重的拖著不完結嗎?能算嗎!

    如果我不解決帝族和祖龍以及黃昏堡壘,在宗聖聖隕後迅速結尾,罵我爛尾的人肯定是現在的十倍甚至百倍!

    我是多寫了兩三個月,就我這更新量(好像也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能讓我多賺多少錢?我至于嗎!

    我承認,之前我的確有想法多賺錢,但我想多賺錢的方式不是拖著這本書不完結,而是在寫完這本書後馬上開下一本書,無縫餃接。

    可後來我反復思考,覺得不行。

    我這本儒道當年其實是倉促上馬,很多東西沒有設定完全,導致一些方面先天不足,後期已經無法彌補。

    站在我的角度,同一個錯誤我不能犯兩次。

    站在讀者的角度思考,讀者喜歡看到一本急匆匆的新書,還是願意儒道完結一兩個月後看到一本較為完善的新書?我自己也是讀者,我相信大多數讀者會選擇後者。

    所以,我如果真的短視,寫完儒道不休息就是了,何必決定在完結後用一兩個月的時間瘋狂讀書準備新書?

    也有的讀者認為我懈怠偷懶,如果是過去,我認了,但現在,我真沒法接受。

    實際上,我現在每個月都會報至少一種網課學習,每周參加讀書會,一直在讀書學習,想方設法提高。

    現在具體一個月讀多少本書就不說了,說出來很多人會質疑,包括幾個月前的我都會質疑。其實學過快速閱讀的都知道,只要不是深奧的領域特別專業的大厚書,一天讀一本書甚至多本太正常。我現在達不到一天一本,屬于慢的,捂臉。當然,讀完後,記筆記和進行日周月半年的反復回顧對抗遺忘曲線更累。

    我如果偷懶,何至于去學速讀去擴展視野幅度,導致天天早起眼楮腫脹難受,我瘋了?

    我說這些不是自夸,反而還充滿愧疚,因為我過去做了太多錯事,浪費了太多時間,根本不知道好好學習讀書。我其實不想說這些,因為比我努力的大有人在,比我值得說的也大有人在,甚至讀者中就有許多大佬,我所作的一切,無非是在彌補我過去犯的錯誤。

    但是,我明明還在努力,卻被人認定偷懶懈怠,我沒辦法接受。甚至有人認定後期不是我寫的,我更無法接受。

    我現在都這麼焦慮了,整天被朋友同學我弟安慰說要淡定要多休息,還說我懶惰?

    呃,好像說的有點多,估計又會被人嘲諷說玩什麼人設,算了,無所謂,就當是緩解情緒吧。

    到了這里,肯定有人說,老火你花時間學習讀書,怎麼不加更?你還是偷懶!

    我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儒道寫到後期,我感到深深的不足,我突然意識到,這本書的寫作過程,可能就是我人生的過程。儒道越後期越難寫,我的人生,或者說大部分人的人生,不都是這樣嗎?

    儒道之所以越往後期越難寫,根子上,是自己能力不足、知識儲備不夠,如果我以前多學習多讀書多練習,儒道會不會更好看?

    于是我開始反思,我問自己,以前做錯了,沒有花大量時間讀書學習,現在我還要繼續錯下去嗎?

    我選擇改變,這就是我沒辦法把學習讀書時間挪到寫作的原因。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未來的壓力和悲憤。

    有些話我原本是不解釋的,比如有人說方運封聖後在書山用的是思維導圖,其實我當時明明寫的是金字塔原理,兩者有交集,但差別很大。我在書中說方運建立語言學以索緒爾的理論為基礎,有人說索緒爾的理論不適用漢字,但實際上只是不完全適用,而且索緒爾算是結構主義和符號學創始人,這才是關鍵。

    像這些東西,大家思維不同,理解不同,認知不同,很多時候要麼是我的確錯了,要麼是我表達不清楚,我能改就改,不需要太多解釋或爭執,也從來不會怪罪讀者,讀者又沒罵人沒攻擊,單純說出自己觀點而已,無論對錯,都沒問題。

    但有人認定不是我在寫,這個我真無法接受。

    好吧,其實從另一個角度看,我應該高興才是,有讀者把我想得那麼厲害。

    說了這麼多,最後一步得說說具體的改變行動。

    其實現在儒道寫到這里,很多東西沒法改了,只能用在以後的新書。

    1,吸取儒道的經驗,以後的書要控制好篇幅,通過提前預估、讀者反饋、確定大綱、後期修正等方法,保證字數盡量不超過七百萬字。

    2,對力量和世界的設定,要保證在一定限度,要確保自己能寫再去寫,如果寫不了,盡量降低力量層次。很多方面涉及具體寫作,就不多說了。

    3,通過加強時間管理,更好地管理自己的時間,減少拖延等浪費時間的行為,下本書開始每天爭取多一個小時的時間寫作。

    4,尋找更好的寫作方式。如果科技進步能用腦電波寫作,那就太好了,咳咳。

    今天說的有點多,其實我這個人超級糾結,不說吧,怕讀者誤會說不尊重讀者不跟讀者溝通,說吧,很多內容肯定會被人誤會甚至借題發揮甚至栽贓污蔑說炒作賣人設之類,這種事一直在發生,而且不止發生在我一個人身上。

    別的不說了,我會盡最大努力完成《儒道至聖》,然後不斷學習提高,寫出更好看的小說。

    最後,彎腰鞠躬,感謝每一位讀書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