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狼獠在心中大罵,自己遇到的到底是什麼人,區區大聖,怎會如此可怕。

    隨後,狼獠心中充滿憋悶,如果是在古界核心外,自己一爪子就能拍死這個大聖,但現在自己被古界核心力量壓制,真要出手,必然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甚至于,只有一次機會出手。

    一旦失敗,就可能被古界核心加重鎮封,到那時,方運便可痛下殺手。

    最讓狼獠無法容忍的是,自己是活著的聖祖,和祖尸完全不一樣,所以古界核心對他的壓制遠遠強于其他祖尸。

    狼獠心中憤怒,體內祖威翻騰,但遲遲無法外放。

    剎那後,他一咬牙,怒吼一聲。他的銀毛本來已經大量枯黃,這一吼之後,又有一大片毛發徹底枯黃,深入狼皮的根部也沒了銀色。

    凶厲澎湃的氣息覆蓋百萬里,宛如粘稠的液體讓空間凝固。

    在百萬里的邊緣,天空出現一顆顆月亮,這些月亮宛若珍珠一樣連在一起,仿若月亮項鏈環繞天下。

    每一顆月亮之上,都出現狼獠的身影。

    聖祖威能,萬月映天。

    無數月亮外放出清亮的月光,照射在狼獠身上。

    濃郁的月輝在狼獠身上聚集,甚至稍稍撐開古界核心的黑色鎖鏈,讓狼獠的氣息節節攀升。

    剎那之後,所有黑色鎖鏈都被稍稍撐開,在鎖鏈和狼獠聖體之間,竟然出現百丈左右的空隙。

    “足夠了!”

    狼獠眼中血流如瀑。

    天地大震,密密麻麻的哀嚎與哭泣聲在天空回蕩,一道道空間裂縫憑空浮現,一條條血色河流自天而降。

    聖祖一怒,諸世將崩!

    狼獠微微屈身,瞬間脫離地面,騰空而起,揮舞山峰一般的巨爪,拍向方運。

    巨爪所過之處,空間崩裂,虛空震蕩。

    臨近方運,巨爪突然發生異變,每一個爪尖之上,都有星河盤旋!

    聖祖戰技,葬河!

    狼獠的眼中,虛空開裂,世界崩裂,既沒有憤怒,也沒有高興,有的,只是滅殺蟲豸一般的冷漠與淡然。

    聖祖昂首,只望蒼天。

    這一刻,狼獠才是真正的聖祖。

    一世無情,唯有聖道。

    這一擊下去,萬千星河都會被埋葬。

    天地間形成奇異的異象,那是萬界星河的悲鳴,它們在為同胞哭泣。

    在星河之爪接近的一瞬間,方運消失了。

    狼獠原本的無情無意之眼中,世界融化,浮現一臉的疑問,仿佛滿腦子都在問,方運去哪兒了?

    狀如巨型哈士奇。

    在這一瞬間,狼獠否定了幾乎所有可能。

    這里是古界核心!

    別說方運,就算他狼獠沒被古界核心鎮封,也只能進行普通空間挪移,無法在這種虛空被聖祖戰技崩碎的環境中挪移走。

    不僅僅是力量不夠,對虛空聖道的掌握也不夠。

    基本上,萬界聖祖之戰,很少使用挪移力量,因為大家對虛空聖道的掌握都差不多,只要破碎虛空,或者有混沌真空的力量在,很難挪移,只能硬踫硬。

    至于那些傳說族群的傳說聖祖,對虛空聖道掌握到了極致,確實有可能挪移。

    但方運憑什麼?

    狼獠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幻術,是不是一尊精通幻術的聖祖在針對自己。

    狼獠還想尋找方運,但是,古界核心不會再給他機會。

    嗖嗖嗖……

    比先前多十倍的黑色鎖鏈憑空出現,結結實實包裹住半空的狼獠祖體,然後猛地向下拉扯。

    轟……

    半空中的狼獠還沒等完全釋放葬河的力量,就被黑色鎖鏈直接拉回地面,重重摔在地上。

    祖體落地,不疼不癢,但余波夷平十萬里山河,大地下陷。

    狼獠一點都不在乎這里地貌的改變,他的眼里還是充滿疑問。

    方運怎麼能在那種情況下挪移走?

    憑什麼?

    方運在哪里?

    突然,他眼球一動,發現方運走出虛空,再次出現在上空。

    狼獠全身的狼毛炸起。

    虛空漫步!

    這是一種听起來毫無氣勢的聖祖威能,也是一種施展起來毫無氣勢的聖祖威能。

    這個聖祖威能很簡單,人入虛空,融為一體,最高境界能在混沌真空中行走穿梭,完全不受任何外力的影響。

    只有兩種聖祖會有虛空漫步。

    一種是虛空一族最幸運的聖祖,運氣好,在封祖的時候會自然獲得這種天賦祖威,但歷史上一共也沒有幾尊。

    一種是,對虛空聖道的掌握達到極致,接近至高境界。

    當年的滅界皇龍都做不到,但深研虛空聖道的諸天皇龍就可以虛空漫步。

    可方運憑什麼?

    狼獠瞪著湖泊大的狼眼,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

    狼獠完全無法理解,自己堂堂聖祖的全力一擊,雖然受到古界核心控制,但也能發揮三四成的巔峰實力,憑什麼方運能躲過去?

    “您到底是哪位古老的存在轉世?如果您真的無比強大,我們妖界可以臣服您!”狼獠望著方運,驚疑不定,這番話好像完全出于真心。

    虛空漫步,讓他不知感到恐懼,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他不想死。

    他被鎮封了一萬年,他想離開這里!

    他原本想積蓄力量在最後突破古界核心封鎖,以重傷為代價逃出去,但現在,積蓄的力量在流失。

    離開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他不想死!

    方運手持帝神樹,站在天空俯視狼獠。

    “我接受你的臣服。”方運居高臨下道。

    “您還沒有告訴我您真正的身份。”狼獠好像無比真誠。

    方運看了看手中的帝神樹,道︰“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本祖便是滅界皇龍轉世。”

    狼獠愣了一下,盯著帝神樹看了許久,眼中神輝閃爍,過了許久,才無奈道︰“這個笑話並不好笑。”

    “若本皇不是滅界皇龍轉世,如何有今天這般地位。另外,你可知我現在的身份?”

    方運一說,周身彩光沖霄,屬于太初滅界龍的氣息涌動。

    狼獠內心悸動,驚駭欲絕。

    方運身上散發的氣息太恐怖了,這是萬界之主族群族王身上才有的氣息,他曾經在亂芒與祖龍身上見過這種氣息。

    而且這種氣息如此久遠,比亂芒與祖龍都更加久遠。

    “您真是太初滅界龍的族主?”

    狼獠驚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