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祖紛紛高飛,懸停于王族山高空,從崇山峻嶺之上,望向北方。

    只看一眼,遍體生寒。

    “王族山,完了……”巨神三祖喃喃自語。

    方運大營中的眾聖眾祖也感應到不對,紛紛高飛上天,望向北方。

    “逃吧……”

    他們的反應,和敵方聖祖毫無區別。

    數百頭宛如白色面團似的巨大怪物,從遠方飛來,它們像趕羊群一樣驅趕半聖,向王族山前來。

    這些白色巨大怪物平時就像是棍狀面團,但每隔一會兒,就猛地低頭,粘住一尊半聖,化作半聖的樣子,然後吞噬那個半聖。吞噬完畢,白色的巨大怪物恢復形體,繼續前行。

    “幽夜白魔……”

    從古至今,萬界最可怕的魔物,天地間未逢敵手。

    在太古時期,因為幽夜白魔的存在,眾生在夜晚不敢停步,以至于許多生靈都在白天睡眠,夜晚活動。

    在太古時期,聖祖被幽夜白魔吞噬不是傳說,而是常事。

    萬界傳說中從來沒有戰勝幽夜白魔的傳聞。

    後來,天地大變,有人發現眾生之力能克制幽夜白魔,各族均修煉眾生之力,而幽夜白魔陸續消失。

    昆侖眾聖,個個都有眾生之力,幽夜白魔如同小雞叨米一樣,將他們一一吞吃。

    傳說中萬界真正的主宰,凌駕于萬界之主之上的幽夜白魔,重新出現。

    他們,雖然失去了瞬間挪移到不動生靈身邊的能力,也好像失去了唯一的弱點。

    他們,好像不再懼怕眾生之力。

    望著那一個個巨大的身影,昆侖眾祖遍體生寒。

    “逃嗎?”

    “逃吧。”

    昆侖眾祖鑽入各自的王庭之中,收走所有能帶走的寶物,緩緩向遠方撤離,一邊後退,一邊遙遙望著幽夜白魔。

    當年,連帝族都沒有攻破王族山,現在,不攻自破。

    眾祖望著王族山,長長一嘆。

    王族山是歷代昆侖王族全力打造,希望幽夜白魔只是路過。

    至于那些半聖……

    他們已經管不了了。

    “老祖宗,救我!”

    “眾祖再上,救救我們……”

    “救命啊……”

    堂堂半聖,在幽夜白魔面前,脆弱得不如妖民。

    那些幽夜白魔宛如大面團,晃晃悠悠,不斷吞噬眾聖,離王族山越來越近。

    從高空看去,萬億昆侖族群,宛若瘋狂四散的螞蟻,那麼渺小。

    看著幽夜白魔,眾祖完全沒有對抗的念頭。

    萬古的傳說,白祖的隕落,已經敲響足夠的警鐘。

    連萬界之主遇到幽夜白魔都退避三舍,昆侖族群全部撤走,不丟人。

    “可惜,有幽夜白魔在,短時間無法與方運開戰。”

    “無妨,我們倒霉,他們也好不到兒哪兒去。”

    “嘿嘿,方運這次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他把星域之門安放在王族山附近,又把通往人族的星域之門放在帝族王庭,短時間內無法移動,萬一幽夜白魔進入聖元星,你們想想會是什麼場面?”

    “哈哈哈哈,這是今天最好的消息,方運真是作繭自縛!”

    “我們不急著撤退,我倒要看看方運如何處理!他是哭天喊地,還是像人族的先賢那般仁義,與人族共存亡。”

    “說起來,我們真要感謝幽夜白魔,沒有他,我們損失巨大。”

    “哈哈哈……”

    逃亡的昆侖眾聖眾祖反而越來越高興。

    方運大營所在,各族群望著幽夜白魔,無比驚恐。

    強如凶物各族,也徐徐後退,但是,他們的凶性不允許他們直接逃跑。

    至于其他昆侖族群,已經開始撤離,只有能快速逃跑的聖祖還留在方運身邊。

    鎮獄邪龍皺起眉頭,喃喃自語道︰“我記得大哥在太古時代好像沒怕過誰,包括幽夜白魔,難道我記錯了?這幽夜白魔的力量,無比恐怖,連我都看不透,看來只能撤離了……”

    “不要等方祖清醒,我們現在托著他的聖雲離開吧。”

    “幽夜白魔非比尋常,萬一撤退過晚,很可能全軍覆沒。”

    “走,出了事怪本祖!方運性命重要!”夜祖道。

    兵族聖祖相視一眼,外放祖力,托起方運緩緩撤退。

    “那人族的星域之門怎麼辦?”一頭龍族大聖喊道。

    “都什麼時候了,還去管人族?人族重要還是方祖重要?幽夜白魔已經抵達王族山邊緣,連昆侖眾祖都撤退了,我們不能回去冒險!”

    “走!”

    大軍開始緩緩撤退。

    狼坤失魂落魄地跟在大軍後面,她回頭看著幽夜白魔,終于明白一件事。

    “萬界沒有真正無敵的強者。強如亂芒陛下分身,也敵不過方運。強如方運,遇到幽夜白魔也只能逃亡。誰都不傻,誰都不無敵。此次歷練,或許就是我封祖的契機!”

    狼坤經歷了種種磨難,目光漸漸平和,心志越發堅定。

    王族山中,積累眾祖多年的氣息,幽夜白魔靠近後,立刻激烈地扭動身軀。

    它們突然出手,幾息間吞噬數以千計的半聖,然後全都沖到王族山的高峰,聳立在各王庭之間。

    就好像一條條棍狀大面團迎風飛舞。

    幽夜白魔似是無比喜悅。

    一頭巨大的幽夜白魔緩緩來到帝族王庭,停在人族的星域之門前,然後,把頭顱緩緩探進去。

    幽夜白魔的頭顱出現在聖院上空。

    這一剎那,整個太陽系都被定在虛空。

    每一個人族只覺心髒被巨手狠狠攥住,又感到有什麼在扼住自己的喉嚨。

    大恐怖來襲。

    無數人族抬頭望向聖院方向。

    連半聖都全身僵硬,身體麻木,生出的第一個念頭,便是逃跑。

    這是人類最基本的反應,因為一個人遇到強敵不逃跑、原地思考使用其他方法,在遠古時代都已經被吃掉了。

    能活下來的人族,都是擁有遇到危險立刻逃跑的正確血脈。

    在鎮獄邪龍降臨時,人族還心生抗爭之心。

    在這奇異的幽夜白魔面前,沒有人的劍在鳴。

    所有人已經被血脈中的恐懼支配。

    這頭幽夜白魔的臉上,浮現一個血紅的笑臉。

    無數人族被生生嚇暈,甚至嚇死。

    幽夜白魔緩緩退出星域之門,它發出奇特的波動。

    數百幽夜白魔如同瘋狂的兔子一樣跳向人族的星域之門。

    他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美味。

    眼看幽夜白魔就要沖進星域之門,方運眉頭微微一皺,睜開眼楮。

    “為什麼帶我離開?發生了什麼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