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還在不停議論。

    「聖前雙甲朝廷還沒有反應,可能要等文牌坊審批下來一起獎勵,可這次詩出鎮國,明日必然出現在朝堂之上。按理說,寫出鎮國詩增我國運,至少給要賜一個爵位,封『鄉男』太低了,至少應該是『縣男』。」

    「這首詩極有可能被李大學士舉薦給《聖道》月刊,而《春曉》必然會出現在下個月的《聖道》,這就是兩詩同在,百年未有啊。」

    「不過我聽說目前《聖道》的三位編審中,有一個是慶國那位最年輕的大學士,景慶兩國交惡已久,他會不會從中作梗?」

    「不可能吧,就算三位大學士是編審,可最後還由大儒把關,應該不會出問題。」

    「問題是,方運還有一首《歲暮》也被舉薦了。」

    「三詩同在?前所未有,不知是禍是福。聽縣尊的意思,不想讓他太出名,要磨礪幾年,可現在怎麼也藏不住了。」

    「他可要出風頭了,童生做出鎮國詩和大儒詩成鎮國完全不一樣,不管是禍是福,能與他同鄉,是我的福氣。」

    「不過,方運你可不要驕傲,在眾聖眼裡,經義才是大道,治國是中道,詩詞是小道。」

    「風水輪流轉,現在妖蠻虎視,用小道殺出一條半聖路或未可知。」蘇舉人隱隱點出自己對時局的看法。

    「說的也是。方運有此大才,幾十年後,未必不能踏上自己的大道。」

    「說的是。」

    不多時,蔡縣令偷偷把隨身的印泥取出來,然後從他人手中要過詩頁,放在石桌上。

    「方運,你過來,你這字比縣試好十倍不止,這字骨、字形很特別,我從未見過,似乎有名家之勢,過來說說。」蔡縣令道。

    眾人都已經看完,所以主動讓開,讓方運走到蔡縣令身邊。

    王院君拂須笑道:「孺子可教,這字雖然還是略顯稚嫩,但比起普通童生也不算差,已經有大家之風,不出三年或可超過我等。這……縣尊,你做什麼!」

    王院君瞪大眼睛,就見蔡縣令突然出手,一把抓住方運的右手拇指,然後把方運的拇指按在鮮紅的印泥里,再按在《濟縣早行》詩的紙頁上。

    方運迷茫地抬起拇指,紙面上的紅色指紋清晰可見。

    所有人都疑惑地看著蔡縣令,這是演的哪一齣戲?

    蔡縣令以迅雷掩耳不及之勢抓起那頁紙,撒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出口成章念誦疾行戰詩。

    「少年鞍馬疾如飛,

    賣盡儒衣買戰衣;

    老去不知筋力減,

    夜闌猶夢解重圍。」

    在念誦這首詩的過程中,蔡縣令周身颳起狂風,腳下輕輕一點,一步邁出七八丈,身體在半空滑翔,速度極快,比駿馬奔騰毫不遜色。

    蔡縣令放聲大笑:「哈哈哈,此詩當為吾之傳家寶!方運,你放心走吧!」

    方運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這還是進士嗎?這還是一縣之長嗎?就這樣的還有機會成為掌管一省的州牧?昨夜他還說自己是文相的學生,大儒就教出這樣的學生?以後還能不能快樂地討論經義了?

    其他人恍然大悟,全都眼紅了!

    蘇舉人大喝道:「賊子羞走,還我賢婿鎮國詩!你們還等什麼,聯手阻攔他!」

    「蘇老先生說的對,他要是敢動文寶官印,本官參他一本!」王院君氣急敗壞道。

    「蔡禾你怎能如此奸詐!不當人子!不當人子!」

    就見蘇舉人對準蔡縣令的前方一指,快速誦出漢太祖劉邦的著名戰詩歌《大風歌》。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舉人殺敵,出口成章。

    天空響起一聲破空聲,隨後一道高達十丈的青色龍捲風出現在蔡縣令的前面,急速向蔡縣令颳去,這戰詩形成的大風遠超自然的龍捲風,風刃如刀,要是卷進去必然被絞成碎肉。

    王院君也不甘示弱,出口誦讀景國半聖陳觀海的戰詩《滄浪行》,就見一道高四丈、長九丈的巨浪出現在蔡禾後面,和龍捲風前後夾擊。這巨浪比魯捕頭靠文寶腰牌激發的力量更強。

    「都瘋了!」一位秀才喃喃自語。

    幾位老秀才卻面帶笑容看好戲,除非在場所有人拚死攻擊,否則不可能攔下蔡縣令,對方可是進士。

    方運風中凌亂,哭笑不得,沒想到第一次見到文人用戰詩戰鬥,竟然是在這種情況,而且是他的一首詩引起的。

    「哈哈,此詩我要定了,劍出,開!」

    就見蔡縣令大笑著口吐才氣,凝聚成才氣古劍。

    才氣古劍斬入龍捲風,就聽轟地一聲巨響,龍捲風炸成一片青氣四散。

    與此同時,原本保護蔡縣令的牛蠻人猛地一躍,跳到足足兩丈高,然後揮拳砸向王院君吟誦出的巨浪。

    「轟!」

    牛蠻人如同皮球一樣被強大的力量反震飛出,而巨浪的力量被削弱,難以追上蔡縣令。

    那牛蠻人把地面砸出一個淺坑,然後晃著腦袋站起來,拍掉身上的塵土,竟然一點事沒有。

    「竟然是一位蠻將。」方運沒想到這個牛蠻人的實力這麼強,蠻將相當於人族的舉人,一人足以擊潰一支千人大軍。

    蠻將雖然不能一擊擊破舉人的戰詩,可舉人想殺蠻將更難,在一對一的情況下,蠻將的勝算極大,有著人族無法比擬的個體實力。

    「哈哈哈,方運,你明日再去找周主簿,我會送你一件小禮物。」蔡禾大笑著衝進城裡,一點沒有縣令的穩重,根本就是一個意氣風發的狂生。

    蘇舉人氣得吹鬍子瞪眼,無奈地罵道:「蔡禾這頭小狐狸!我怎麼就沒想到這一招!方運,我女兒或孫女給你做妾的話,你能不能把那首鎮國詩要回來給我?」

    蘇舉人充滿期盼的看著方運,明明是五十多歲的人了,那眼神比小貓咪都可憐。

    方運也很無奈,道:「我哪知道蔡縣令這麼狡猾,一首詩而已,算了。我要走了,告辭。」

    王院君伸手阻攔,問:「你就沒有新詩要作?」

    「鎮國詩哪有那麼好寫?」方運差點翻白眼,這王院君竟然也不學好。

    「沒有鎮國,鳴州也行啊,我胃口沒蔡縣令那麼大,鳴州就能當我家的傳家寶。」王院君道。

    蘇舉人道:「我不要鳴州,達府就行,詞也行,曲也行。」

    一個秀才低聲說:「給我一首出縣的就行,我正愁二兒子沒好聘禮。」

    另一個秀才打趣道:「你要是真能求得方案首的出縣詩詞,可以當聘禮送去我家,我女兒人稱小玉環。」

    「就這麼說定了!」

    周圍的人笑起來。

    方運又好氣又好笑地白了兩個秀才一眼,拱手道:「諸位告辭。」說完跳上馬車。

    蘇舉人道:「你別走啊,我女兒或孫女的婚事好商量,你下一首鎮國詩能給我留著嗎?我還有個侄孫女不錯。」

    方運哭笑不得,只是揮手告別。

    王院君嘆了一口氣,道:「蔡禾簡直貪得無厭,得了贈詩不說,還搶了『首本』鎮國詩!這件事不能完!堂堂鎮國之詩被蔡禾那個混蛋按了手印搶到手,成何體統!一定要讓他大放血,絕不能便宜他。」

    蘇舉人道:「當然不能放過他!不過這手印鎮國詩太難得了,以後方運成名,必然有自己的印章,絕不會按手印,那頁詩,恐怕是孤品絕響啊。要是方運將來成了大儒甚至封聖,蔡禾就佔大便宜了。」

    王院君面色鐵青,道:「想起蔡禾搶走鎮國詩的那一幕,我就心痛,我的心在滴血啊!我寧可用官位換這首鎮國詩!」

    「走!去他家吃早飯去,午飯晚飯也要去,連吃三天!不然難解我心頭之恨!」蘇舉人氣呼呼地說。

    「走!」

    眾人紛紛響應,笑著向縣衙走去。

    方運搖搖頭,掀開門帘進去。

    馬車內的比較暗,方運卻看到一雙明亮的眼睛正望著自己。

    楊玉環的目光中有震驚,有喜悅,有欣慰,更多的是仰慕和崇拜。

    「小運,你真厲害!」楊玉環激動地說著,目不轉睛盯著方運。

    「還行吧。」方運有些不好意思。

    楊玉環道:「那怎麼叫還行?連我一個婦道人家都知道鎮國詩的名聲。看看那些大官,為了你的事竟然打起來,我可從來沒聽說過這種事,你簡直……不,你就是大才子!」

    方運不由得一笑,沒想到不過寫了一首詩,楊玉環就跟追星的瘋狂粉絲一樣,這時候的楊玉環更加艷麗可人。

    方運仔細看了楊玉環一眼,道:「玉環姐你又變漂亮了,不過還是瘦,要繼續吃。」

    「亂說!」楊玉環紅著臉低下頭。

    江婆子恭維道:「方公子果然是文曲星下凡,寫了一首詩就讓當官的打起來,以後還了得?不過他們不會真的爭個你死我活吧?」

    方運笑道:「你多慮了,王院君和蘇舉人就是一時氣急敗壞才動手,沒那麼嚴重,不是有戰詩文會嗎?和切磋差不多。」

    「那就好。」江婆子道。

    外面的方大牛大聲說:「少爺,前幾年我見過一次戰詩文會,當時以『火』為題目寫戰詩,有兩個秀才竟然簽下生死狀,結果一個被活活燒死,慘透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