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僅僅睡了兩個小時方運就自然醒來,不僅不覺得疲憊,反而精神飽滿。

    「龍宮血參果然妙。以後有機會謝謝太后,她現在給我龍宮血參可比給我封爵更重要。一天學習二十個小時,不信我不能在今年成為秀才!」

    方運洗漱后快速吃了飯,開始早讀,和昨天一樣,閱讀各種經義指導類書籍,決定先把所有的應試方法吃透,再去寫經義。

    不多時,有人敲門,楊玉環去開門。方運聽聲音是昨天一起去詞會的賀裕樘,於是放下書去迎接。

    賀裕樘一副笑呵呵的模樣,把一些紙袋和一塊磚茶遞給楊玉環。

    「賀兄。」方運道。

    賀裕樘卻臉一紅,道:「我今天上午沒有課,正好有事路過,順手買了一些食物來看看。」

    「請屋裡坐。」方運隱約猜到賀裕樘的用意,把他請到屋裡,並刻意支開其他人。

    寂靜廂房,兩位青衫文人輕聲暢談。

    兩個人先聊了一些教學方面的話題,方運見賀裕樘實在抹不開口,就笑道:「賀兄今日來是有別的事吧?不如直說吧。」

    賀裕樘不好意思一笑,道:「你也知道,我在十年前考中秀才,至今一直沒能中舉,心中的膽氣漸漸被時間消磨。昨日看你寫了《陋室銘》,許久才睡下,因為這一文喚醒了我的膽氣。你放心,我不是向你要《陋室銘》原稿,只想你隨手寫一篇《陋室銘》贈與我,讓我領會其中要義,爭取一鼓作氣考中舉人。」

    方運立刻站起來向書桌走去,一邊走一邊說:「賀兄見外了,幾個字而已。」

    方運說著拿起盪妖筆,醞釀一陣,認認真真寫了一遍《陋室銘》。

    因為不是首本初稿,這篇文沒有什麼異象。

    「先晾一晾,等墨幹了再說。」

    「好。」

    不多時,等墨水幹了,賀裕樘才上前去拿那頁紙,忍不住笑起來。

    賀裕樘贊道:「您這字真是越來越好了,我真想拜您為師,學寫字,學詩詞。以後我就把您的這幅字掛在書房裡,每日揣摩。居所是陋室,我的文宮亦是陋室,有了此文,我的文宮必然可以加固,能承擔的才氣必然會更多,到時候再去參加州試,考中舉人的機會更大。」

    方運恍然大悟,昨天沒人提,他也沒注意,只是以為《陋室銘》本身帶動了天地元氣,可聽賀裕樘這麼一說才明白。這篇《陋室銘》之所以受這麼多人追捧,主要是陋室和文宮可以完美結合。

    陋室銘也是文宮銘,所以才能形成剎那文膽,所以才能讓大學士李文鷹為之動容,不惜親自前來。

    賀裕樘對方運的手書《陋室銘》視如珍寶,小心翼翼卷好,小心翼翼放入懷中。

    做好一切后,賀裕樘道:「方運,你這《陋室銘》非比尋常,此等大恩,若有機會定當相報。」

    「一張紙而已,賀兄不用放在心上。我正好要去族學,是否一同前往?」

    「好。」

    方運走出院子,奴奴突然竄出來,站在方運的鞋面上,直立著身子用雙爪抱著方運的腿,仰著頭,露出一副哀求的可憐模樣。

    「有什麼事嗎?」方運問。

    「奴奴!奴奴!」小狐狸叫道。

    「我聽不懂。」方運無奈道。

    奴奴小眼珠一轉,突然跳上馬車,坐到方運平時坐的位置,然後想學方運的樣子坐在馬車椅子上,兩腿一伸,向後靠去。但是它太小了,結果後背沒碰到椅背,倒在椅倒上,雙眼一片迷茫,好像在說不應該是這個樣子啊?

    方運失笑道:「你想跟我出去?」

    小狐狸立刻重新坐好,沖方運點頭。

    「你要聽話,不準惹事,知道嗎?」

    奴奴急忙用力點頭,然後老老實實坐在椅子上。

    賀裕樘道:「你家的小狐狸真聰明,應該是妖族和普通狐狸的雜交吧?」

    奴奴突然怒了,站在座椅上,兩隻前爪放在腰間,瞪著賀裕樘大叫:「呀呀!呀呀!」她的臉都被氣紅了。

    方運還是第一次聽到奴奴發出這種叫聲,看來是太生氣了,於是上車把它抱在懷裡,輕輕摸著它的頭。

    奴奴嗚嗚低鳴兩聲,不再生氣。

    賀裕樘也上了車,坐在方運身邊,哪知奴奴跳到方運和賀裕樘之間,伸出小爪子用力去推賀裕樘,要把他推下馬車,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兩人笑起來,賀裕樘向奴奴拱手道:「狐兄,我不該那麼說,我向你道歉,你一定比妖族高貴的多。」

    奴奴立刻轉怒為喜,挺直站立,面對賀裕樘,用小爪子指著自己,用力抬高頭。

    「它想說什麼?」賀裕樘問方運。

    方運笑道:「她想讓你繼續叫她狐兄。」

    「是嗎?請狐兄原諒在下。」賀裕樘開玩笑道。

    奴奴立刻露出一副饒了你的樣子,得意洋洋跳到方運腿上趴著。

    方運摸了摸她的頭,然後把手拿開,哪知它用力抓著方運的手,一直拉到它的頭上,然後舒舒服服叫了一聲,眯著眼打盹。

    方運把手緩緩拿開,奴奴反應極快,伸出小爪子按著方運的手,然後用毛茸茸的尾巴纏住方運的手腕,不讓他動。

    「嚶嚶……」奴奴低聲哀求。

    方運笑了笑,把手放在它頭上。

    奴奴又恢復了笑臉,在方運的手下美滋滋地閉目養神。

    賀裕樘問:「小公狐狸?」

    「應該是母的。」方運道。

    「那她怎麼喜歡被叫狐兄?」

    「我叫你賀兄,它聽著喜歡,其實什麼都不懂。」

    「嚶嚶!嚶嚶!」奴奴立刻抗議,好像在說:不準說我壞話!

    方運和賀裕樘哈哈大笑。

    兩人坐著馬車到達族學。

    進入教習室,那些老師笑呵呵跟方運打招呼,但每一個人都不怎麼自然,似乎想說什麼又不好意思開口,都想讓別人說。

    賀裕樘輕咳一聲,道:「方運現在一字起碼值十兩銀子,你們可要自重。」

    那些童生老師們只能悶悶不樂回去。

    八點一刻剛到,方運和往常一樣進入教室,不過奴奴有些害羞地站在門口,好奇地向裡面看。

    「小狗!」

    「是小貓吧。」

    「明明是狐狸!」

    「噓,上課噤聲!」

    眾學生看了幾眼小狐狸就不再看,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們。

    一個孩子忍不住叫道:「方先生,教我們作詩吧!」

    「是啊,我們也要寫出像《陋室銘》那樣的優美駢文。」

    「嗯嗯!」許多孩子用力點頭,眼睛里充滿了期盼。

    方運奇道:「連你們也知道了?」

    一個孩子立刻道:「今早一個大官到我家做客!說讓我想辦法在下次小考中拿第一,向先生您要親筆手書《陋室銘》。先生您放心,我不會要《陋室銘》的,那種好東西不能亂給人。」

    「對!我爹說了,要詩詞也就罷了,要了您的《陋室銘》會折壽的,做人要懂分寸。」

    孩子們紛紛贊同。

    「很好,看來我沒白教你們《三字經》,那麼今天繼續教《三字經》。」方運道。

    「唉……」孩子們異口同聲嘆氣。

    「先生,您就教教我們作詩吧。」

    「是啊,《三字經》晚一天教也不打緊。」

    一旁小狐狸轉了轉眼珠子,沒有跳到方運身上,而是老老實實坐在門口,仰望方運,像其他學生一樣。

    方運笑道:「你們真的想跟我學作詩?」

    不等學生們回答,奴奴突然舉起前爪用清脆的聲音叫道:「嚶嚶!嚶嚶!」

    學生們哄堂大笑。

    「連小狐狸都要聽您講詩詞,您就答應了吧。」

    「是啊先生。」

    方運沒好氣地對奴奴說:「上課時不準插嘴!」

    小狐狸立刻用爪子捂住嘴,用力眨了眨眼睛,讓許多孩子暗暗發笑。

    方運沉思片刻,發現這時代雖然有聲律書籍,但都不適合教給這些孩子,隨後腦海中閃過《聲律啟蒙》《訓蒙駢句》和《笠翁對韻》等啟蒙讀物,比較之後,發現《笠翁對韻》更淺顯易懂,於是做出選擇。

    方運道:「要作詩對聯寫駢文,首先就要學習聲律和對仗,不能一蹴而成。這樣吧,我正好在家裡自編《對韻》,就先教你們一點,如果你們喜歡就繼續教後面的。」

    「謝謝先生!」學生們齊聲感謝。

    奴奴不由自主地搖晃著尾巴。

    方運道:「那就從東字韻開始,你們聽好了:天對地,雨對風,大陸對長空。山花對海樹,赤日對蒼穹。雷隱隱,霧蒙蒙。日下對天中。」

    誦完之後,方運問:「誰記住了,舉起手來。」

    其中五個孩子舉起手,其餘孩子都羨慕地看著他們。

    方運道:「岳雲鵬,你起來背誦一遍。」

    那個叫岳雲鵬的小胖子立刻站起來大聲道:「天對地,雨對風,大陸對長空。山花對海樹,赤日對蒼穹。雷隱隱,霧蒙蒙。日下對天中。」

    「好。下面我念一句,你們跟著我一起念一句。天對地。」

    「天對地。」

    「嚶嚶嚶!」小狐狸的聲音摻雜其中,不僅沒有妨礙孩子們的記憶,反而有一種奇妙的韻律。

    方運微笑著看了小狐狸一眼,繼續道:「雨對風。」

    「雨對風。」

    「嚶嚶嚶!」奴奴受到鼓勵更加高興,繼續和孩子們一起發聲。

    「大陸對長空……」

    方運、奴奴和孩子們的聲音在教室里回蕩。

    所有的孩子被這種和《三字經》一樣朗朗上口的對韻字句吸引,幻想著哪天能做出鎮國詩詞,所以大聲跟著誦讀,比學《三字經》更加賣力。

    不多時,族學的院長方鏡堂和其餘老師被從未聽過的聲音吸引到門外。

    方鏡堂手拂鬍鬚,輕嘆道:「方運教書,狐狸對韻,必成傳世佳話。」

    其餘老師跟著點頭,賀裕樘神色凝重,低聲道:「方運這種音律教學恐怕會顛覆整個蒙學體系,未來能讓我人族增加數倍的戰詩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