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卻突然冷冷一笑,在對付那個秀才的時候,他僅僅用了十分之一寸的才氣。

    經過文曲星五動淬鍊的才氣,擁有遠古壁畫的雄偉文宮,先得雷鳴聖音,后登完四山,在才氣文斗時候,方運的實力百倍於普通的秀才!

    突然,方運周身的狂風再次增強,而封少漁周身的風繼續減弱。

    「怎麼了可能!你們作弊!」封少漁忍不住大驚起來,他雖然表面張狂,但一直認真讀書,為了縱橫家崛起異常努力,對自己的才氣凝實程度和文宮有著巨大的自信,比之前方運對陣秀才的時候強三成以上。

    但現在,方運的才氣和文宮力量突然提高,竟然是他的兩倍!

    慶國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方運難道也是半聖親傳?哪怕是亞聖世家、孔子世家那些優秀的弟子,也不過這個程度吧?」

    「完了,我真不該聽那幾個人的慫恿來景國文斗!這個方運何止是有文名,連根基都這麼牢固!怪不得他能上到三山三閣!」

    席陌錄臉上閃過一抹慚愧之色,他是半聖世家的子弟,卻在才氣凝實和文宮堅固方面不如方運!而且是舉人不如秀才!

    許多緊張的景國人長長鬆了口氣,他們之前大罵封少漁是出於一種不自信,潛意識裡認為那封少漁雖然比不上半聖世家弟子,但也是慶國的天才舉人,方運終究還是秀才,文斗才氣極可能失敗,可現在,他們徹底放心了。

    封少漁突然大喊:「方運不可能勝我,是你們先作弊的!我要以文膽碎他文宮,還我一個公正!」

    只見封少漁一翻手,手裡出現一張金色紙頁,紙頁突然立起,上面寫著一個「替」字。

    大儒真文。

    景國眾人的心剛剛落下,就被提到了嗓子眼。

    「畜生!」寧志遠突然大喊一聲。

    「我要殺了你!」一個舉人氣得七竅生煙。

    數不清的景國人破口大罵。

    連原本支持封少漁的五六個慶國人也面露怒色,沒想到他敢這麼做,竟然先以大儒真文代替自身所受的懲罰,然後出手傷方運。封少漁就算不會被聖廟的力量再次懲罰,也會被萬夫所指,慶國的文名必然會大受打擊。

    封少漁卻在笑,他心知只要重創方運文宮,自己必然會遭聖罰,慶國最多會損失封家一族,但卻能徹底廢了景國崛起的希望,一切都值得!

    一股無形的力量落在大儒真文上,將其徹底毀滅,而趁這一剎那,封少漁狂笑著調動文膽的力量,妄圖撞碎方運的文宮。

    方運不僅沒有害怕,反而露出憐憫之色。

    封少漁臉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因為他突然發覺自己的文膽力量如同雞蛋撞在一塊巨石上,隨後那巨石里竟然冒出一座更加堅硬、高大、沉重的巨山,狠狠擊碎文宮,擊破文膽。

    封少漁聽到連綿不絕的奇特碎裂聲,茫然地看著方運,心中冒出一個念頭。

    「他只是秀才,怎麼可能有文膽?又怎麼可能達到文膽第一重韌如草木?」

    「噗……」封少漁的腦袋裡突然發出一聲悶響,文宮、文膽、才氣等等一切全部爆裂,隨後眼睛、鼻子、耳朵和嘴所有的地方向外噴著鮮血,鮮血中還摻雜著許多碎渣。

    封少漁緩緩倒在地上,大量的鮮血從七竅向外流。

    封少漁死了。

    滿場寂靜。

    「聖罰的好!」一人大叫起來。

    「聖人果然容不得這種人!」

    「活該!死的好!」

    所有人都以為這是聖人的聖罰。

    所有的慶國人面如土色,半聖的聖罰很少用這麼極端的方式,可一旦用了這種方式,就說明半聖真怒了,而眾人皆知東聖的脾氣。

    席陌錄耳邊傳來一聲絲線綳斷聲,然後他如五雷轟頂,身體一晃,哇地吐出一大口血。

    「席兄,你怎麼了?」一個秀才急忙扶著席陌錄,他可是半聖世家的人,千萬不能有任何閃失,一定要巴結好。

    席陌錄突然哭了起來,但他雙眼流的不是淚,而是血。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自己竟然被縱橫家的縱橫術蒙蔽!

    那秀才愣了一下,然後如同受到驚嚇的兔子一樣急忙后跳。

    「血……血脈斷絕!」那秀才指著席陌錄,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所有的慶國人如同躲避瘟神一樣向四處散開,有一個人甚至因為退得太快,撞倒椅子,摔倒在地。

    連那些官員也嚇得四散,現在沒人去看死去的封少漁,全都看著席陌錄。

    誰都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竟然逼得半聖席雲霄斷絕血脈,對讀書人來說,這是比聖罰都可怕的懲罰,這意味著席陌錄將和席家再無一點關係,甚至連他的直系親屬都只敢在暗中和他來往。

    席陌錄雙眼流著血,跪倒在地,仰頭悲叫:「聖祖爺爺!我錯了!我錯了!我不該為一己之恩而忘人族大義!我不該明知道您不想參與聖道爭鳴而誤入其中!我不該與縱橫家這種無所不用其極之人為伍!我不該!我不該啊!我若不是身中縱橫術,絕不會做出這等事啊!哪怕我中了縱橫術,也沒有想過害方運啊!聖祖爺爺,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席陌錄說到最後,猛地對著地面磕頭。

    砰!

    砰!

    砰!

    他竟然用盡全力磕頭,簡直是在砸,把地面砸得不斷顫抖。

    但是,他得不到任何回應。

    不知道磕了多少次頭,席陌錄終於停下來,仰天大喊:「聖祖爺爺在上,陌錄不仁、不義、不忠、不智,為慶國增污,讓我席家列祖列宗顏面無光!雖已不是席家之人,已無席家之血,但我既然犯下逆種大罪,絕不苟活於世。我今日,以死謝天下!我以我才氣、怨氣傾注於隨身之筆,凡是殺向妖蠻和縱橫家的戰詩詞,以我生生世世壽命為代價,殺意彌天!此筆贈與方運,望恕我大罪!縱橫家的鼠輩,你們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席陌錄說完,手握隨身的毛筆,把所有的才氣、文膽等力量注入毛筆之中,拋向方運,然後伸掌拍向自己的額頭。

    文宮爆裂,七竅流血,仰天倒地。

    半聖世家舉人席陌錄身亡。

    無人說話,微風吹過的聲音格外大。

    方運握著染血的毛筆,被席陌錄的壯烈所震撼,然後慢慢走過去,蹲下,伸手放在席陌錄睜開的雙眼上。

    「我原諒你了。」

    方運的手掠過。

    席陌錄的眼睛閉上,流血停止,染血的面龐非常安詳。

    一個原本可以死在戰場上的人,卻死在縱橫家和雜家的詭計下,方運心中隱隱作痛。

    方運站起來,用力握著席陌錄的手,咬著牙,然後鬆開,看著慶國剩餘的幾人。

    「為了讓我讀書人更少死在文院前,若慶國不向我景國道歉,若去年害我景國軍民之黑手不以死謝天下,等我成舉人、二下書山,必文斗慶國!等我成進士,必文戰一州!文斗,繼續!」

    方運高高昂起頭,看向那幾個慶國人的眼裡帶著毫不掩飾的輕蔑,以及悲涼。

    許多年輕人紅了眼圈。

    陸宇擦了一把眼淚,罵道:「雜家縱橫家這群狗東西!太害人了!尤其是縱橫家,以後誰修縱橫術,就是與我決裂!」

    一個慶國舉人半跪在地,嘆了一口氣,道:「我不該因一時之怒而忘卻人族大義,此次文斗,我錯了,大錯特錯。我碎文宮以謝天下!」

    這個慶國舉人頭顱中立刻發出清脆的碎裂聲,然後晃晃悠悠站起來,慢慢向外走,眾人讓出一條路,不管之前怎麼樣,既然自碎文宮,以後的道路徹底斷絕,一輩子也只能是一個無文膽的舉人。

    其他慶國舉人秀才一看這個場面,立刻明白,要是繼續與方運文斗,別說文膽文宮,連身體都保不住,生身果那種神果不可能用在他們身上。

    於是,剩下的舉人自碎文膽,而秀才自碎文宮。

    因為是自己所碎,他們的意識都非常清醒,只是從此以後再難在文位寸進,因外力碎裂文宮文膽還有機會修復,但自己碎裂則是對自己的徹底否定,永遠不可能恢復。

    文院的差役們處理封少漁和席陌錄的屍體,收殮好會送回慶國。

    許多人低聲議論血脈斷絕的事情,沒想到這種只存在於傳說中的事情竟然在眼前發生了。

    半聖世家的半聖只要健在,許多後代都不敢做太出格的事情,生怕被斷絕血脈,反倒是那些眾聖先祖聖隕的世家,不怕斷絕血脈,膽子很大。

    方運走出擂台,立刻被同窗圍住,他們七嘴八舌說起來。

    「唉,沒想到會是這樣。縱橫家太氣人了!」

    「沒辦法,聖道爭鳴,心慈手軟的都死光了。」

    「方運,你的才氣和文宮怎麼比舉人還厲害?看來你那位半聖恩師對你很好。這下好了,以後應該沒有人敢用卑劣的手段害你了。你這麼厲害,文鬥文戰都不怕。」

    「不過,你真的要文斗慶國?」李雲聰擔心地問。

    眾人也閉上嘴,等待方運的回答。

    方運沉重地點點頭,道:「這件事我必須做到!慶國太過分了,若是以後所有國家都這樣,人族遲早會被妖蠻奴役!我這麼做,或許不能徹底禁止此類事情發生,但絕對能夠最大限度遏制他們!讓他們知道這種事的代價有多大!」

    「東聖恐怕該動手了吧……」一個舉人低聲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