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平湖周邊蟬如雨落。

    龐舉人獃獃地看著,聽著,直到方運開始彈奏《良宵引》,樂曲由肅殺哀愁變得悠揚輕快,他才反應過來。

    「他以前是以琴音喚深秋,而今日更進一步,竟然以琴音喚來寒冬,讓所有秋蟬以為寒冬已到,自然就死了。以後他若是彈奏戰曲,當真不得了啊。秋音殺蟬不算什麼,可是一曲滅蟬,用不了幾天他就能入琴道一境。」

    方運彈完《良宵引》又開始繼續雕琢《將軍令》,爭取把琴道一境的《將軍令》改得更完美,一旦改好,用才氣初奏那天就可以看到實際的效果,至於能不能展現大唐雄風,就要看這些天的努力了。

    沒完成的《將軍令》彈彈停停,方運不斷記錄著,修改著,琴聲非常雜。

    龐舉人雖然不善琴道,可新曲中開頭號角齊鳴整軍待發的氣勢無比雄厚,他聽得明白,這些天一直懷疑方運在自編戰曲,今天看到方運的《秋風調》中殺意這麼強,心中更加確定。

    「戰詩詞擁有最強的殺伐力量,其次就是戰曲,他在戰曲方面的成就哪怕有戰詩詞的一半,就足以立於不敗之地。景國復興有望啊。」

    龐舉人靜靜地聽著方運的琴聲,見天色將明,掃視四周,自言自語道:「這些知了用滾油一炸,可是無上美味。尤其是胸肉,實在是上好的下酒菜。已近中秋,再不吃就晚了。唉,小時候要是遇到滿地的知了,能笑一整天。」

    龐舉人懷念完兒時捉蟬的樂趣,開始撿秋蟬。

    改完部分《將軍令》,方運離開,回家的時候發現今日的龐舉人有些特別,似乎在用衣袍兜著什麼。

    到了門口,龐舉人突然問:「你要不要?」說完攤開衣衫,露出許多知了。

    方運認真地看了看龐舉人,又看了看那些蟬,頗感有趣,道:「明日我問問家裡人會不會做,會的話就去你家要一點。」

    「好。」龐舉人笑著答應。

    這時候,起夜的方大牛聽到動靜,推開門探出頭,看到龐舉人兜著滿滿的知了,本來有些迷糊的目光里充滿疑惑,然後小心翼翼問:「少爺,您和龐舉人捉知了去了?」

    方運和龐舉人哭笑不得,一個是十國第一秀才,一個是聖院刑殿的舉人,吃飽了撐的也不可能在後半夜去捉蟬。

    龐舉人搖搖頭回家,方運笑了笑,向門裡走。

    方大牛一邊關門一邊小聲嘀咕:「以後捉知了讓我去,我很拿手,其實樹上的味道一般,洞里的才香。」

    「快去睡你的覺!」方運笑著說完回屋。

    方大牛滿頭霧水。

    第二天醒來,一切如常,只是在看到震膽琴的一剎那,方運卻愣住了,自己和震膽琴之間似是有了一種莫名的聯繫,那琴似乎像是自己的手指一樣,是身體一部分的延伸。

    「這種感覺……指弦如一,琴如骨血,難道我達到琴道的第一境聲情並茂了?」

    方運立刻坐到琴前,在手指碰觸到琴弦的一剎那,他有種無比怪異的感覺,以前的琴弦緊繃,要時刻小心,因為那是蛛妖的絲,會傷到手,能感到威脅,可現在摸上去就如同摸著自己的另一根手指以上,感覺這琴弦永遠也不會傷到自己。

    「原來,我已經入了琴道一境,遠比我想象得更快。」

    方運思索片刻,心中想起一個理論,那就是一個人如果能在自己擅長的領域有了足夠的積累,在步入其他相近領域的時候,會比大多數人更容易獲得成就,也就是觸類旁通。

    「自從有了奇書天地,可以快速閱讀,我讀的書比別人一輩子讀的都多,再加上才氣、文膽、文心和文曲星動等各種因素,慢慢讓我獲得足夠了積累,從而觸類旁通。這琴道,源自那些積累,也源自我的努力!」

    每天只睡兩個小時的付出沒有白費。

    方運因勤勞之後的收穫而露出喜悅的笑容。

    洗漱完畢,方運走出卧室,聽到院門口有些亂,而且接到外面的還有人大叫。

    「血虹!」

    「是血虹!」

    方運神色凝重,三步並作兩步走出門口,來到街道上,循著眾人的目光望去,在西南的荒妖山方向,一道橫跨千里的血色虹光如橋橫在天空。

    江婆子擔憂地念叨:「百里血虹,一州大難;千里血虹,十國大災,肯定要出大事啊!」

    賴偏將的老父親就在一旁,輕嘆一聲,道:「現在的年輕人恐怕都不知道前些年那次大血虹,那才叫嚇人,橫跨大陸南北,血光蓋住半邊天,連那些蟲獸都被嚇到,幸好後來海中出金光,粉碎血虹。」

    「這次又有血虹,不知道哪裡會發生大難,希望別是江州,江州禁不起折騰了。」

    方運面有憂色,這些普通人不知道,但他已然知道,上一次血虹遮天是因為是妖蠻兩族攻打兩界山,一旦兩界山被奪,妖族大軍就可以暢通無阻沖入人界,而不是像現在只有零星的妖族能來人界。

    千里血虹,說明至少有一尊妖聖要動手了。

    方運感到家裡的官印動了,立刻返回,原來是馮院君的鴻雁傳書。

    「你留在家裡別動,我馬上去找你,有要事談。」

    方運靜靜等著,不多時,馮院君前來,然後兩人進入書房。

    「出大事了。」

    方運從未發現馮院君的這麼焦慮,他可是馬上就要成翰林的人。

    「是不是跟妖聖有關?」方運問。

    「是。狼族兩位妖聖親征兩界山,而妖皇作為統帥指揮這次戰爭,理由是人族半聖用《陋室銘》傷了許多逆種文人,是報復性戰爭。兩界山對面的妖族大營原本就有三尊妖聖坐鎮,現在增加到五位再加上一位妖皇,各半聖世家又要調動弟子前去。」

    「千里血虹,是兩界山外泄的力量造成的吧?」

    「對。」

    房間里異常沉悶,官印再次微動,方運去看新的鴻雁傳書。

    看完后,方運輕嘆道:「連地動儀都要出動了。」

    「你……怎麼知道的?」馮院君沒想到方運竟然連這種事都知道。

    「張衡世家的家主給我發來鴻雁傳書,說兩界山吃緊,輪到張家參戰,他們家的弟子不能和我同去孔城了。張家所有舉人或以上文位的人都要前去,還會帶地動儀。」

    馮院君心裡盤算片刻,道:「這次至少會有十家半聖世家前去,輪到張家也屬正常。唉,也就是張衡世家這種底蘊深厚的不怕,那些底蘊稍稍差的世家,一旦出了天才卻戰死在兩界山,以後就會慢慢衰落,除非再有天才橫空出世。對了,聽說凶君蒙霖堂想害你?」

    「為了我手中的東西而已。」方運道。

    馮院君點點頭,道:「這種時候我不便多說什麼,但你是景國的人,是江州的人,就算那凶君是半聖後裔,我們也定然站在你身邊!」

    「我明白。」方運道。

    馮院君輕嘆道:「多事之秋啊。我此來主要不是告訴你兩界山的事,而是為另一件大事。」他的表情有些怪。

    「什麼事?」方運問。

    「你上了妖族的獵殺榜,而且第一次上就是翰林榜,位列第四。」

    方運這才明白馮院君的表情為什麼古怪,這獵殺榜是妖族逆種文人聯合妖族搞出來的,把人族天才的實力進行排名,妖蠻兩族只要殺死榜上的人,就能得到巨大的獎勵。

    人族一開始知道有獵殺榜后無比驚恐,生怕自己上榜被殺死,但後來才發現,能上獵殺榜的無一不是同輩的佼佼者,許多人甚至想要上妖族的獵殺榜證明自己。

    在獵殺榜剛出的那幾年,人族文人掀起了殺妖滅蠻幾波小浪潮,這是妖族沒想到的。

    不過,妖蠻兩族也有了目標,不少人族天才因為上了獵殺榜被殺死。

    現在,妖族獵殺榜已經成為人族天才的地位排名。

    方運不怒反笑道:「翰林榜第四?這不是在捧殺我吧?我不過是秀才啊,之上有舉人和進士,之後才是翰林,差了三級,而且還在第四。我記得劍眉公現在也只是在大學士獵殺榜第三而已。」

    「所以說這件事透著蹊蹺,有人懷疑是妖族的確在捧殺你。比如顏域空,身為舉人,而且是半聖親傳,卻只在進士榜的第十二,你一個秀才位列翰林榜第四,實在有很大的嫌疑。不過,更奇怪的是,你的排名剛出來就被『加賞』了一滴聖血!你的實際獵殺賞金已經和大學士榜最後的那位差不多,連排在你前面的第一翰林都沒加賞聖血。」

    「這……聖血不僅對人族意義重大,對妖族更重要,它們能通過聖血直接提升實力。我一個秀才用聖血當賞金,會不會太看得起我了?」方運道。

    馮院君卻道:「若論你的實際天賦,就算把你的賞金提到十滴聖血我都不奇怪,但以你的實際作用,勉強能入進士榜。除了那位孔家之龍,沒有人剛上榜就到這麼高的地位。」

    「那位孔家之龍被害前,排在什麼位置?」方運好奇地問。

    馮院君緩緩道:「他原本榜上無名,但從聖墟出來沒多久,就直上大學士榜第一!」

    「這……不愧是孔家之龍,舉人成大學士榜獵殺榜第一,恐怕無人能超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