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不知道老人為什麼生氣,也不好多問,顏域空三人向外走去,方運則從含湖貝里拿出一套秀才服換上,之前的衣服破得不像樣子。

    顏域空走出去的時候,外面的許多人都微笑祝賀,孫乃勇和墨杉出去的時候,所有人也覺得理所當然。

    一身秀才服的方運走出去,所有人都呆住了,連李文鷹也愣住了,然後眼中流露出無法掩飾的喜色。

    「怎麼回事?秀才第四個走出來?」

    「那人好像是方運。」

    「就算他是方運,他也是秀才啊!一個秀才怎麼過得了聖墟路?一個秀才怎麼排在第四!你們看,這一批就六個人出來,其餘各國天才呢?絕對不可能!一定哪裡出了問題!」

    「你少說兩句,先等等,問明情況再說。」

    數百人沒有開口,靜等方運等人過來。

    慶國一個官員快走幾步,笑著對走在前面的顏域空道:「顏公子,此次聖墟路您是第一吧?」

    顏域空點點頭。

    「那……景國的那個方運怎麼和您一起出來?」

    「他也通過聖墟路,排在第四。」顏域空說完,不理那人,向外走去。

    慶國的那個官員如同石化一樣呆在原地,很想揪住顏域空的衣服重新問一遍,但是聽得清清楚楚,方運在聖墟路排第四,成為前十,月華加倍。

    周圍的人看著方運,這聖墟路可不是詩詞,比的不是才氣,比的是生存能力,比的是實力,只有實力足夠才有資格進聖墟。

    「一個秀才從一群天才舉人中脫穎而出排第四,這……十國要變天了?」

    「幸好只是舉人和秀才,萬一有進士參加他也能排在前十,我這個進士一頭撞死算了!」

    「他到底怎麼過的聖墟路?當年我是舉人的時候也走過,裡面簡直就是刀山火海,他一個秀才怎麼可能!」

    眾人議論紛紛,不斷猜測推斷,最終得出一個無奈的結果,方運不怕疼!

    除此之外,眾人想不到任何可能。

    眾人還發現一個問題,孔聖和六亞聖世家只有顏域空一人在前六,其餘除了方運,都是半聖世家的弟子。

    「莫非……真要變天了?」

    「今年聖墟提前,許多世家的算計錯誤,那幾個天才都過於年輕,要是再等兩年,就算比不上顏域空,比別人也不差。若是早知道聖墟提前,那些進士現在恐怕還是舉人。」

    「看,有人在寫聖墟路的文榜。」

    眾人看去,只見文殿一側被貼上一張很大的白紙,一個翰林站在一丈外,一隻筆從他手中飛到白紙前,書寫聖墟路的排名。

    方運看了一眼榜單,然後和李文鷹聊著聖墟路的事向外走去,前往孔府學宮休息的地方,等待晚間的聖墟中秋文會,寫完詩詞文就可得月華,最後正式進入聖墟。

    兩刻鐘后,李繁銘通過變霧,滿面疲憊之色。大兔子也不再讓他背著,老實地跟在後面。

    李繁銘向獸橋走去,看到前方站著幾十個人,大多數都在休息,於是詢問最早來這裡的人,結果無一人看到方運。

    「反正他是秀才第一,詩詞又那麼好,哪怕得不到額外的月華也安全。」李繁銘心裡想著,坐在地上休息,準備等恢復一定的力量再去過獸橋。

    大兔子跑來跑去,不斷抽著鼻子嗅著,不一會兒便高高興興回到李繁銘身邊。

    又過了一刻鐘,柳子智走出變霧,慢慢向獸橋走去。

    柳子智面色慘白,情緒低落,仔細看了看獸橋邊的所有人,發現沒有方運,心情突然就好了起來。

    走到獸橋邊,柳子智聽到有人在談論方運,就走過去偷聽。

    「你們誰看到方運了?」一人問。

    「繁銘兄也才問過,看樣子方運應該沒過變霧。」

    「這是當然,他區區秀才要是能過變霧,那我們這些舉人的臉往哪兒放?」

    「不過,這變霧真的太可怕了。這還只是普通的變霧,若是那種強大的變霧,我們必死無疑。而變霧還能化蝶,想想就可怕。」

    「變霧剛化蝶的時候不可怕,還很弱,若是給它足夠的時間成長,那聖墟都是它的天下,所以聖墟里的妖蠻兩族和其他奇物會想盡辦法阻止變霧化蝶,一旦變霧化蝶,就聯合起來消滅,不能讓霧蝶成長。」

    「聽說妖皇有一隻霧蝶,異常可怕。」

    「算了,少說兩句閑話,恢復力量爭前三十,實在不行也不能到八十之外。」

    柳子智聽到眾人的談話,心中暢快,只要方運無法進前三十,得不到額外的月華,區區秀才在聖墟再強也難有作為。

    李繁銘就在一旁,柳子智想起之前李繁銘在河邊反對他的事,於是微笑道:「繁銘兄,我向你道歉,沒想到方運真能過得了弱水甚至奇風峽谷,我眼光不如你。」

    李繁銘抬頭看了柳子智一眼,不咸不淡嗯了一聲。

    柳子智本想化解與李繁銘的矛盾,畢竟對方算是半個紀家人,沒想到他竟然如此態度,顯然跟方運關係極好,心中更加不悅,道:「可惜啊,方運不可能位列聖墟路前三十,若是他能進前三十,得到額外的月華,那他在聖墟里就安全得多。我聽說,歷次聖墟很少有秀才活著回來。」

    「方運既然能過得了奇風峽谷,安全離開聖墟輕而易舉。」李繁銘道。

    「那可不一定,至少要過了變霧才可以說不怕聖墟。」柳子智微笑道。

    李繁銘輕哼一聲,不再理柳子智。

    一旁的大兔子斜眼看著柳子智,一副看傻子的模樣。

    時間慢慢過去,越來越多的人完成聖墟路,前六十名中有五十四人是眾聖世家的弟子,而六十名之後則是非眾聖世家的弟子居多,若非妖族大舉入侵兩界山,一些半聖世家的弟子沒辦法來,聖墟路會更激烈。

    兩刻鐘后,李繁銘走過獸橋,成功通過聖墟路。

    不多時,柳子智也過了聖墟路出現在文殿中,他也顧不得衣衫破碎,大步衝出文殿,然後四處張望,發現旁邊一張榜單,心提到嗓子眼。

    「希望不足八十人!希望不足八十人!」他心裡想著,停住呼吸,向榜單最後望去。

    就見一個翰林正以神來之筆書寫:七十六,柳子智。

    柳子智雙拳緊握,幾乎要大吼出來,他知道自己原本沒有資格成為舉人前八十,但得到左相傾力相助,在這些天實力大進才有機會,但機會並不大,直到現在才放心。

    「看看前十都有誰。」柳子智心裡想著,從第一名的顏域空開始看,看到排在第四的「方運」二字,心裡咯噔一下,本能地認為是重名,但是,內心深處升起一股無法遏制的恐慌。

    「一定不是方運!一定不是!一定不是……」柳子智不斷在心裡安慰自己,但越是這樣,他心中的恐慌越大,腦海甚至不由自主浮現奇風峽谷中方運超過他的場面,他至今都記得那個讓他冷入骨髓的畫面,明明以為他輸了,最後卻又超過自己,對他的打擊異常巨大。

    柳子智邁著沉重的腳步走到那個翰林旁,在心中祈禱了無數遍,才輕聲問:「翰林大人,那榜上排在第四的是哪國人?」

    那翰林看了一眼柳子智,道:「景國方運你不知道?你以為是重名?不是重名,就是他!不止你一個人問,就是那個寫出《陋室銘》的方茂才,不要問了。」

    柳子智的身體一晃,連再次確認都來不及,一肚子話就被翰林堵住。

    就在此時,柳子智聽到一陣很奇怪的笑聲,他循聲望去,就見一隻大兔子正直立著盯著他,用兩隻前爪捂著嘴怪笑,那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樣。

    柳子智差點氣瘋了,被方運壓過一頭也就罷了,可怎麼連一隻兔子都有資格笑自己!

    一旁的李繁銘微笑著道歉:「柳兄,實在抱歉,我們家的兔子不懂禮節,讓您見笑了。」說著,用腳尖頂了一下大兔子,讓它老實點。

    哪知大兔子遠遠地跑出去,然後指著柳子智笑個不停。

    周圍的人好奇地看著柳子智,堂堂舉人被一隻兔子嘲笑,這可是少見的趣事。

    「唉,沒辦法了。」李繁銘嘆著氣離開。

    柳子智氣得滿面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下午四時許,太陽還沒落山,全城各處的人就開始前往城市中心的孔府學宮。

    孔府學宮的門前廣場已經有大量的學子在忙碌,一部分人忙著搭建文會高台,到時候有資格入聖墟的百人會在高台寫詩作詞賦,另一部分人則在高台前擺桌椅,為來賓準備。

    孔府學宮廣場周邊所有人家的房頂都是平的,房頂上也擺了許多桌椅,每逢這個時候,這些房頂都能賣個大價錢,那些得不到文會請柬的人,會想方設法來買這些房頂的位置。

    聖墟中秋文會一年一次,每一次都會讓萬人空巷,把數不清的孔城人吸引到學宮門前。

    今年註定要比以前熱鬧,因為大量的小道消息在散布,有說本代四大才子齊聚,連一向神秘的本代四大才子之二的「隱君」也會前來,有說上一代四大才子和號稱第五才子的李文鷹也已經到達,凶君也已經出現,甚至還有傳言說連半聖都可能來看這次文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