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顏域空話一出口,無人再勸,無論是方運的勇氣還是顏域空的氣度,都讓一切勸誡變得蒼白。

    身為讀書人,終究要有一顆不屈文膽,哪怕對方是看來不可戰勝的皇都軍。

    「你呀,人不狂,但做起事來真是狂。既然方師出戰,那我便追隨,我們的命,從雨夜之後,就算是您的了。」李繁銘道。

    「韓某願往。」

    宗午德無奈地道:「既然如此,我等也只能奉陪到底。方運,若是失敗也無妨,霧蝶可以不要,但星之王不能讓與妖族。我們想方設法治好你的傷,顏域空、墨杉、孫乃勇和你可謂天下四大舉人,去爭那星之王最有希望。」

    「對,勝敗乃兵家常事,我等先力戰皇都軍,實在不敵可放棄霧蝶,向妖蠻兩族救援,他們不會置之不理,否則他們也可能被妖皇金衛和皇都軍擋在門外。」墨杉道。

    孫乃勇笑道:「我是兵家子弟,這話應該我來說。」

    眾人微微一笑,原本略顯慘淡的氣氛有所好轉。

    顏域空環視眾人,道:「誰不願與皇都軍一戰,大可離去,若到時候誰不出力,甚至從中作梗,我保你走不出聖墟!誰人有疑問?」

    柳子智沉默不語,荀燁也沉默不語,無人離開。

    「好!乃勇是兵家傳人,又曾與皇都軍對陣,由他來指揮。」顏域空道。

    隨後,孫乃勇立刻畫了一張簡圖,然後指出幾個關鍵點,又說了一些戰鬥的注意事項,講到一半,方運道:「這裡停一下,開戰前,我先一人迎戰皇都軍,你們的目標是那些妖將,不是妖兵。」

    孫乃勇眯著眼看著方運,緩緩道:「軍中無戲言!若有任何偏差,全盤皆輸,這個罪責你來負?」

    「我以戰曲初鳴殺妖兵,若不敵,甘願受罰。」方運道。

    「戰曲初鳴,不愧方鎮國……」師棠輕嘆。

    「戰曲初鳴向來有極大的變數,我不能因你而罔顧他人性命。既然如此,我制定兩種計劃……」隨後,孫乃勇制定了兩種作戰計劃,一個以方運成功為前提,一個以方運失敗為前提,盡量做到萬無一失。

    不多時,妖蠻那邊大喊:「人族,準備好了嗎?還在磨墨嗎?」

    孫乃勇大喊道:「我們已經準備好,你們這些雜碎,要是連區區十個金衛都攔不住,滾回妖界抱著你娘喝奶去吧!」

    妖蠻兩方大怒,罵罵咧咧動起來。

    「等你們被皇都軍打得哭爹喊娘的時候,記得跪下叫爺爺!妖蠻的好兄弟,走!攔住那十個金衛,讓皇都軍好好操弄那幫人族!皇都軍的雜碎,你們要是被人族打敗,以後別他娘的說是妖界十三軍,我們『熊虎軍』丟不起那臉!」熊蒼大吼。

    青銅巨門前,那狼蠻帥金衛輕蔑地看了一下人族,道:「你去讓他們閉嘴!讓他們知道我妖族真正的厲害!」

    「哈哈,我要殺光他們!」狼蠻帥肩頭上的翠綠色鳴奇鳥振翅飛翔,飛到皇都軍的上空,懸停在氣血妖旗之後。

    「死吧!」鳴奇鳥說完,突然對準方運等人張開口。

    「鳴奇……鳴奇……」

    奇異的聲音驟然爆開,一股無形的震蕩擴散,空氣輕輕一震,勁風包裹著鳴奇迷聲吹來,直刺眾人耳膜。

    地面竟然起了揚塵。

    「哼!」顏域空冷哼一聲,文膽一境大成的力量擴散,把鳴奇迷聲徹底擋在外面。

    除了方運、墨杉和孫乃勇等少數幾人,其餘人都是身體一晃,隨後恢復正常。

    那鳴奇鳥沒想到舉人中竟然有人可以阻擋自己,尖叫道:「只要皇都軍減員不超過九成,這氣血妖旗就在,只要氣血妖旗在,你們就殺不了我!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文膽之力多,還是我叫得久!鳴奇鳴奇鳴奇……」

    「皇都!」一頭妖將突然用妖語大喊一聲,三千皇都軍齊齊上前,不同的妖族分成不同的小隊,便於獵殺人族。

    淡淡的血色霧氣自氣血妖旗上灑下,籠罩所有的皇都軍士。

    「方運……」顏域空面色一沉,扭頭看方運,卻發現方運的輪椅上多了一架琴。

    哪怕在烈日之下,琴上的光芒也清晰可見,尤其是琴上的閃電龍紋,甚至有些許刺目。

    「就看你的了。」所有人默默地看著方運。

    方運閉著眼,兩手緩緩地放在琴弦上,三息之後,突然睜開眼,目光如電,眼中戰意如烈焰熊熊。

    「一曲《將軍令》,送葬皇都軍!」

    方運說完,手指扣弦撥弄。

    「嗡……」

    唐朝大軍出征的千古名曲響起。

    將軍令第一段,軍營號角。

    一股如九天之上突降的雷鳴聲自琴弦響起,瞬間傳遍前方。

    那妖將鳴奇鳥的聲音本來極大,但琴音一出,原本向方運等人吹來的揚塵驟然逆卷,風沙四起,直撲皇都軍中。

    皇都軍中的血霧被吹得輕輕一抖,所有的皇都軍皺起眉頭。

    方運手指輕動,震膽琴發出陣陣雷鳴般的號角長響,有號令十萬軍士之威,形成一股渾厚的氣勢壓向皇都軍。

    大風變狂風。

    皇都軍的妖蠻士兵立刻感到胸口發悶,腳步突然停滯,整支大軍出現了短暫的混亂。

    那鳴奇鳥突然閉上嘴,驚恐地看著方運,因為那震膽琴中散發著一種讓它不得不臣服的神秘力量。

    琴音一變,《將軍令》第二段「將軍下令」出現,這一段琴音則嚴正剛強,彷彿真有一位勇武的將軍在訓話。

    一個個半透明的士兵浮現在前方,眨眼間就有一支千人長槍軍橫在前方,擋住皇都軍。

    這些士兵明明是長槍兵,但卻人人身穿重甲,不僅手持長槍,腰間還佩著大刀。

    方運深吸一口氣,琴音再度一變,原本剛強的琴音變得沉重,一絲淡淡的殺意在空中瀰漫。

    秋意四散。

    狂風變成暴風。

    暴風如浪撲向皇都軍,一道道鋒利細碎的風刃暗藏在暴風中,密密麻麻的「嗤嗤」聲響起,妖族的毛髮漫天飛舞,那些妖將安然無事,但妖兵們的皮毛上出現一道又一道細長的傷口。

    一千長槍兵開始上前奔跑。

    皇都軍的妖將們立刻大吼:「加速衝鋒!不能等了!」

    「好強的琴音,好大的範圍,好可怕的戰意和殺意,這首戰曲隱隱有一國之威啊。」師棠忍不住讚歎起來。

    所有舉人看向方運,看著他的震膽琴,琴音鳴傷三千敵,這不是只有翰林才能做到嗎?連進士都極難做到,方運區區舉人怎麼可能?哪怕有鳴雷之音,也不可能傷到如此多的妖兵啊!

    方運的手指驟然加快,琴音驟然變得無比急切,時而是雄厚磅礴,如萬軍衝鋒,時而尖銳刺耳,如長槍刺出。

    將軍令終曲,兩軍對壘。

    終曲一出,暴風反而消失,戰場上出現了短暫的寧靜。

    一千長槍兵和三千皇都軍馬上就要對撞。

    突然,震膽琴出現噼里啪啦的雜音。

    周圍的舉人驚駭地看到,整張琴被密密麻麻的藍白雙色雷電包裹,方運彈奏的不是琴弦,而是雷電!

    突然,琴上的雷電衝向天空。

    眾人抬頭看去,天空出現一團雷雲。

    「咔嚓!咔嚓!咔嚓!……」

    雷雲中千雷齊發,每一道雷電都劈中一個長槍兵。

    妖蠻兩族嚇了一跳,雷霆之力比其他力量更容易擊穿氣血,這也是龍族不畏妖蠻的原因,可看到雷電劈中那些士兵,他們頓時高興起來,但是,他們的笑容很快消失。

    被雷霆劈中的所有士兵全身雷光閃動,身體瞬間膨脹,變得比最壯的牛蠻兵都強。

    「殺!」

    皇都軍和雷霆長槍兵相撞。

    「噗噗噗……」

    最前面的一支雷霆長槍擊中一頭狼妖兵的腹部,猶如利刃刺進豆腐一樣,毫無阻礙地把狼妖兵刺個通透。

    那狼妖兵無比悍勇,眼中毫無懼色,竟然要去抓撓槍兵,那槍兵一抖長槍,把狼妖兵震飛。

    狼妖兵吐著血倒在地上,但是它眼中沒有任何恐懼,妖族骨子裡的凶意被徹底激發出來,隨後它感到大量的氣血湧入自己的體內,咧開嘴笑了。

    氣血妖旗在,皇都軍不死!

    但是,這隻狼妖兵突然愣住了,它低頭看向自己的腹部,一抹雷光在傷口閃爍,那些氣血之力一旦讓傷口癒合,雷光會立刻撕裂傷口。

    狼妖兵的血如同決堤的江水一樣噴洒著,大量的氣血之力隨著血液流逝,而氣血妖旗仍然源源不斷抽調別的兵將的氣血送入它的身體。

    「不要給我氣血,我活不了……」狼妖兵輕輕地哀嚎。

    氣血妖旗不是人,沒有智慧,氣血妖旗在,皇都軍不死!

    狼妖兵有氣無力地躺在地上,氣息越來越弱,但大量的氣血之力依舊注入它的體內,直到灌注的氣血超過它自身氣血總量的五倍,氣血妖旗才停止。

    狼妖兵死了。

    參戰的三千皇都軍全都只剩純粹的戰意,在氣血的刺激下變成殺戮的機關,暫時沒有發覺這些異狀。

    但是,不在戰鬥中的其他人卻看得清清楚楚。

    「怎麼回事?方運竟然有破氣血妖旗之法!」

    「不對,應該是鳴雷石漆的作用,與方運無關。」

    師棠突然道:「不,鳴雷石漆沒有這個作用,是方運的琴音帶著殺氣,如秋去冬來,萬物滅絕。而且這一曲中,有了琴道九音中的『透』,聲音悠遠通透,使得千人槍兵可以發揮最強的力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