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形的聖道之音影響著第六長廊,所有的血妖蠻的力量迅速被剝離。

    那些舉人如同一群獅子殺入羊群之中,戰詩詞的力量傾瀉而出,殺死一個又一個血妖蠻。

    一頭聖族虎妖進入第六長廊,它仔細一看,二話不說,動用冰石逃離這裡。

    不多時,第六長廊的血妖蠻盡數死亡。

    舉人們陸續回返,然後以方運為中心向前走去。

    「之前我還抱怨我們不能動用文寶等外力,現在才發現其實也有好處!這聖道之音終究不是真正的殺伐之力,若是在外面相遇,這些聖子只需要一滴聖血就可解決,但在這裡他們無法使用飲江貝里的聖血等物,才會被聖道之音輕易擊傷並剝奪力量。」

    「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誰能想到我們來第六長廊抱著必死之心,卻讓方運誤打誤撞說出聖道之音!」

    「跟著方師走,果然是最正確的選擇。想不到我們真能毫髮無傷地走過第六長廊,我有種死而無憾的感覺。」師棠邊走邊道。

    宗午德道:「我的一位老師說過,人這一生,站好隊最重要,我今天有點明白了。方運,以後你我有了紛爭,我要是跟你站在對立面,你對我臉先來一個耳光,只要能打醒我,我一定會選擇和你站在一起。」

    「你算了吧,你們慶國的雜家恨不得一起去景國殺了方運。」李繁銘沒好氣地道。

    一旁的兔子對著宗午德投以鄙視的目光。

    「不同的事情不要混淆。對了,妖蠻的含湖貝或飲江貝怎麼樣?」宗午德連忙叉開話題。

    孫乃勇拿出兩個含湖貝和一個破碎的飲江貝拋給方運,道:「其他的含湖貝因為血脈氣息消失自毀,就剩兩個好的含湖貝。至於這個碎的飲江貝,是蛇枯的。從破碎的貝里取東西很麻煩,不過這隻飲江貝裡面可能有好東西,請人取出來的話應該值得。」

    方運也不客氣,接好收起。

    「唉,妖蠻也真夠小氣的,尤其是那些有聖族血脈的,他們的海貝都和血脈相連,活著的時候別人不能用,死後,這些海貝九成九會被秘法破碎。我們人族就好多了,誰都能用。」

    「沒辦法,誰叫咱們人族的東西少。幸好這彗星長廊的力量從外面保護這些含湖貝,否則那兩個含湖貝恐怕會被我們戰詩詞的力量打碎。」

    「方師,謝謝您了,不然我們今天大都會死在這裡。」

    「蛇枯真不愧是蛇聖之子,那蟲巢太強了,他應該是消耗了自身的血脈力量。幸好我們提前停下,要是一頭扎進去,早就死的連骨頭渣都不剩。現在我都有點后怕,妖族太邪門。」

    孔德論嘆息道:「這種蟲巢我見過一次,不過不是蛇族聖子的,而是稍差一點的聖族蛇妖,那頭蛇妖用自己的所有生命和血脈力量使出了蟲巢妖術。他也是妖將,但憑藉那座蟲巢,殺死三個進士和二十多舉人。據我推算,蛇族聖子的這座蟲巢還要勝過那座。」

    「殺三個能用文寶的進士?」方運問。

    「是的!」

    眾人越發感到后怕,他們不僅是舉人,而且連文寶都不能用,要是面對更強的蟲巢,沒有任何生還的機會。

    「方運,你其實一直在鑽研兵家的兵法吧?」孫乃勇突然問。

    眾人好奇地看著方運。

    「是有所涉獵。」方運道。

    「你若沒有精修兵家兵法,這聖道之音縱然能傷到妖蠻,也絕不會有這麼大的威力,你在兵法上的造詣恐怕只比我稍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已經可以仿寫兵書。」

    「不可能吧!你可是兵聖世家的天才,也不過在五年前才能仿寫兵書。兵書和普通的書不一樣,哪怕是『仿寫兵書』,也是因為你會其中的兵法才能仿寫,而不是因為你照著寫就行,不徹底懂其中的兵法,那永遠不能叫兵書,只能算是普通書籍。這和醫書的道理一樣。」墨杉道。

    「我倒覺得方運有可能仿寫兵書,畢竟像霍去病、鄧禹和陳慶之等都是年少成名,都在二十歲之前仿寫兵書。」

    李繁銘一邊走一邊道:「你們別爭,問問方運不就知道了?方師,您能仿寫兵書嗎?」

    方運想了想,道:「應該可以。」

    「那就沒問題了。」墨杉點點頭,他之前不信方運能仿寫兵書,但方運一回答,他沒有絲毫的質疑。

    「等你中了進士,來我們家走走。只要你能仿寫兵書,我想辦法讓你一觀孫祖的真跡和我們孫家獨有的東西。嘿嘿,要是你能徹底成為我兵家人,那最好不過。」孫乃勇嘿嘿笑道。

    顏域空冷哼一聲,道:「我儒家才是正統,方運,等你成進士,我想辦法讓你進我家的亞聖堂,一觀顏祖真跡。」

    孫乃勇無奈,除了儒家學問,孫子在其他方面勝過顏回,但怎奈活得不夠長,要是活到最後,直到孔聖聖隕,哪怕只分得很少的才氣,孫子也必然成亞聖。

    「哼,我們家的先祖可沒有個好老師送那麼好的延壽神果。」孫乃勇抱怨道。

    「其實,我覺得方運在工家方面也有天賦,機關椅早有,但化繁為簡成輪椅,足以見他可入工家墨家。」墨杉道。

    於是,各家開始爭起來。

    眾人一路爭一路走,越來越激烈,還有幾百丈就要進入最後一座廣場的時候,爭論達到了白熱化。

    一直默不作聲的孔德論輕咳一聲,道:「你們都歇了吧,等方運成進士,我想辦法帶他去孔祖曾住過的聖居一觀。」

    眾人頓時啞了,無論是哪一家全都沒了脾氣。

    「德論,若我們能出聖墟,你想辦法讓我們去一趟魯桓公廟吧?」李繁銘笑道。

    孔德論微微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李繁銘,又看了一眼方運,點頭道:「聖墟之後既然照例觀曲阜諸廟,既然魯桓公廟也在其中,自然可前去。」

    除了顏域空等少數幾人無所謂,其餘人大都面露喜色,連方運都微笑起來。

    「只是,到了最後一處廣場,我們還前進嗎?」韓守律道。

    原本喜悅的氣氛立刻發生細微的變化。

    第六長廊之後是最後的廣場,再之後就是第七長廊,通過第七長廊,就是傳說中的星之王座。

    只要坐上星之王座,就可以成為短暫的彗星長廊之主,同時成為妖祖名義上的弟子,在妖祖門庭得到極高的禮遇。

    「我不會去,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孔德論堅定地道。

    「走吧,接受最後一次文曲星力洗禮。真沒想到,我們這一代竟然如此幸運。」馬雄笑道。

    眾人陸續進入光門。

    方運來到第六座廣場,發現這裡和之前有很大的變化。

    比之前強烈數百倍的星光照耀在這片廣場上,濃濃的星光彷彿像銀色的霧氣一樣。

    隨後,眾人就感到熟悉的文曲星力湧入體內,遠比之前所有的文曲星力加到一起都多。

    方運深吸一口氣,愕然發現不僅有文曲星力湧入文宮,增強文膽和才氣,其他的星力也混雜在一起湧入身體,增強身體的力量,這是在其他長廊所沒有的現象。

    方運發現,自己的文膽似乎正在發生細微的變化。

    牛山和犬析簡直要高興瘋了,用盡全力吸收這裡無窮無盡的星光。

    對妖蠻兩族來說,這裡簡直就是一處寶地。

    那顆小流星似乎也非常喜歡這裡,不斷在半空飛舞,玩得不亦樂乎。

    大兔子則盯著小流星,似乎想去抓住可又不敢。

    三息之後,文曲星力消失,所有舉人臉上都露出遺憾之色,不過眾人沒有說什麼,這裡終究是妖族的地方,好處應該更符合妖族,得文曲星力已經是天大的好處。

    這時候,方運的才氣已經達到三寸二,因為有三道才氣,才氣的總量已經和這些多年的老舉人差不多。

    「這裡的星力好濃郁啊。我們只是人族,沒有妖族的修鍊之法,哪怕能在這裡呆上一天,我們的身體恐怕也不下於普通的妖將。」

    「那當然了,這裡可是妖祖創造的地方,自然不一樣。哼,那幾個妖蠻運氣真是好。」

    方運環視廣場,這裡除了有格外濃郁的星力,其他方面和前面的廣場毫無區別,都是如同漂浮在虛空中的石板地面,有兩座門,還有兩頭石獅子。

    還有幾個聖子的隨從妖蠻正坐在裡面藉助星力修鍊,這些隨從妖蠻的皮膚上偶爾會浮現一些形狀各異的花紋。

    「哼,竟然已經成為妖帥,不過他們的力量不穩定,留在這裡倒是最好的選擇。」

    「不要管他們,你們怎麼辦?留在這裡,還是前去第七長廊參與爭奪星之王?」

    「蛇枯的蟲巢那麼厲害都不能跟龍嶺相提並論,我們憑什麼去爭星之王?與其去第七長廊送死,不如在這裡用諸天星力增強我等身體,這樣以後被偷襲勉強能抵擋住。」

    「我們可以留在這裡,但方運就慘了,他已經答應要跟龍嶺決一死戰,只能前去第七長廊。」

    「此言差矣!明明是龍嶺害怕了,說好在第六長廊與方運死戰,結果卻自己跑了。跑了就跑了吧,竟然留下蛇族聖子殺我們,罪不可恕!我敢打賭龍嶺根本不在第七長廊的門口,他不在,總不能讓方運冒險去找他吧?所以,我認為兩個人的約定無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