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茫茫的大雪中,龍蠻聖子龍嶺為首,虎妖聖子和熊妖聖子在兩側,再加上兩頭聖族豹妖,一起惡狠狠盯著方運。

    龍嶺突然看向鷹炎,道:「鷹炎,你我同為三大聖子,彼此間也有過爭鬥,但我並沒有讓霜犬殺你,你可知為何?因為我心中有妖蠻兩族,不會為區區私利葬送妖族英才!但這個方運……」

    龍嶺伸手指著方運道:「恐怕就是他在第六長廊口含天憲,一語成聖道之音。他的才華已經舉世皆知,妖蠻兩族稍喜人族詩詞的都知道他的大名,龍宮中更是到處傳揚他的名字。這裡是彗星長廊,有著化虛為實的力量,萬一他作出什麼強大的詩詞,我等無法倖免。我說的是否有道理?」

    鷹炎點了一下頭。

    龍嶺道:「我為妖蠻大計保全你,你可願與我共滅人族?」

    一旁的凶君微微眯起眼,一對狼眼中充滿了警惕,他本以為這個龍頭人身的龍嶺只是兇狠好鬥的莽漢,可現在才發現並不是。龍嶺邀請鷹炎出手,儘可能調動一切力量來打擊敵人,不給敵人留一絲後路,哪怕己方佔據極大的優勢。

    凶君心中的悔意一閃即逝,立刻道:「你不出手,萬一方運殺死龍嶺再殺死你,妖蠻兩族就等於損失兩個未來的半聖!」

    鷹炎點點頭,周身火焰升騰,鷹翼輕輕扇動,點點火光四散。

    「為了妖族,殺就是了,哪來那麼多廢話!」鷹炎轉身看向方運,「更何況,是這種足以讓人族振興的大才!」

    「好!」龍嶺大吼一聲,周身氣血涌動,凝聚成一片片鱗甲,如同鮮花綻放一樣層層密布疊加,護住他的全身,剩下的氣血凝聚成一把血色巨錘。

    那巨錘僅僅是鎚頭部分就有半個人那麼大,鎚頭的外形極似龍頭骨。

    龍嶺握著巨錘自然垂下,巨錘輕輕落在地上,就聽轟地一聲,一道衝擊波出現,周圍的毒刃雪都被擊飛。

    龍嶺身後一直懸浮著一個十丈長的白骨龍頭,那是他的祖靈,那祖靈一直死氣沉沉,一動不動,但現在龍頭的兩個眼窩裡冒出兩點火光。

    一股蒼涼雄渾的氣息自那白骨龍頭上散發出來,周圍所有妖蠻不得不遠離。

    方運的神色格外凝重,別人認不得這白骨龍頭,但他認得,這白骨龍頭和負岳傳承記憶里一頭「大荒蒼龍」有著七分的相似,只是那大荒蒼龍號稱口銜大日,當珠戲之,龍頭遠遠超過十丈。

    這龍嶺哪怕只是繼承了其後代的力量,也遠非普通血脈能比。

    「吼……」

    虎妖聖子和熊妖聖子沖著方運大吼,身後分別出現血色虎頭和血色熊頭,祖靈的力量讓他們變得更加強大。

    兩頭聖族豹妖向兩側繞開,準備從側面包抄方運。

    鷹炎兩翼扇動,身體慢慢升高,兩隻尖銳的鷹爪慢慢張開,在它的利爪之下,堅硬的鋼鐵和豆腐毫無區別。

    鷹炎身後浮現一輪火紅的大日,如天之君主照耀萬物,除了龍嶺的白骨龍頭,周圍的一切都無法與它爭輝。

    這四頭聖子加兩頭聖族,代表了妖蠻兩族妖將層次最強的力量,不出百年,它們就會站在妖蠻兩族的巔峰,成為打壓人族的主力。

    躲在方運手裡的狼蠻聖子嗚嗷一聲悲鳴,道:「方運,我本以為你只是要殺凶君或龍嶺,可你竟然要面對四大聖子和兩大聖族,哪怕當年的妖皇面對他們也只能逃跑!你倒是跑啊!」

    「你忘了一個凶君,他雖附身妖族,但仍然可以使用戰詩詞。進了聖墟后,凶君分神的實力不可能仍然停留在舉人層次,若我所料不錯,現在凶君分神恐怕已經有進士的實力,應該達到慎言境。」方運筆直地站立在原地,右手提筆,慢慢寫疾行詩。

    那些妖族聽到狼蠻聖子的聲音,停下腳步,露出疑惑之色。

    「原來狼離沒有死,那就和方運一起死吧。方運,我果然還是小瞧了你,沒錯,我進入的時候的確只有舉人層次,但在前不久,已經靠著早就準備好的神物壯大力量,有了進士的實力,只是還不能使出唇槍舌劍,不過,對付你綽綽有餘!」凶君冷笑道。

    「哦?你竟然如此有信心,那你我對詩一首,不論生死,可敢?」方運說話前,疾行詩的力量包裹全身,讓他隨時能以極快的速度移動。

    「連龍嶺都知道讓鷹炎相助,我豈會上當?」

    就在此時,天地突然輕輕一震,所有人都站立不穩,身體搖晃。

    每個人都無比驚駭,這裡都是各族精英,哪怕是遭遇八級大地震,他們也能保證紋絲不動,可現在身體卻隨著那看似很微小的震動一起搖晃,這種感覺非常怪,如同是在暴風雨中的船上,身不由己。

    與此同時,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傳入每個人的耳中,那聲音像是一聲狼嚎,彷彿是跨越了時空從遙遠的上古時期傳來。

    狼蠻聖子突然大笑:「哈哈哈!是父親!是父親來了!哈哈哈……」

    龍嶺和凶君面色劇變,沒想到此次來殺方運的竟然是狼蠻一族的蠻聖,那尊蠻聖可是崛起於聖元大陸狼蠻部落,年少時就以劫殺人族而聞名一方。

    人族陸續派人去殺他,但都被他躲過。而且那尊蠻聖還學習人族兵法,在領兵方面堪稱蠻族之首,最後憑靠著強大的實力和蠻族少有的智慧封聖,被尊稱為「兵蠻聖」,因為他是第一個把人族兵法會於一身且大成的蠻聖。

    可惜妖蠻重力而不重智,兵蠻聖在大多數妖蠻心目中的地位始終不高,哪怕他立下無數奇功,哪怕他避免妖蠻兩族大量損失,也比不上善於直接廝殺的其他眾聖。

    雖然大多數妖蠻不看重兵蠻聖,但妖蠻眾聖卻給予兵蠻聖較高的地位。

    方運心中暗嘆,不愧是兵蠻聖。妖蠻眾聖從來不是鐵板一塊,派半聖強入妖祖門庭是一件大事,必然要商量很久,可兵蠻聖這麼早就出手,事情再明顯不過,必然是兵蠻聖力排眾議,親自出手,儘快消除人族大患。

    方運突然道:「若我所料不錯,殺孔家之龍的計劃,也是兵蠻聖提出,讓妖皇去執行的吧?」

    「那是當然,我父親……呃……」狼蠻聖子說到一半才意識到自己得意忘形了,哪怕兵蠻聖即將突破兩界之壁來到妖祖門庭,可現在他的命還握在方運手裡。

    鷹炎道:「既然兵蠻聖親來,那我們就不應該拚命了,只要阻擋方運,不讓他成星之王即可。」

    「對,讓兵蠻聖殺他,我們還是不要拚命了。」一旁的熊妖聖子道。

    凶君和龍嶺相視一眼,龍嶺隨後沖方運大喊:「狼離,我等有錯,我願十倍賠償你死亡的損失,如何?」

    「哼,我倒是想殺你,但我父親絕不會殺你,不過,他會榨乾你的財富,你等著吧!」

    龍嶺緩緩鬆了口氣。

    「咚……」

    天地又是一震,遠比方才的震動都大。

    方運本以為凶君會驚慌失措,畢竟他也是人族,但卻發現,凶君的狼眼中竟然有一絲如釋重負。

    方運愣了一剎那后,原本忽視的東西串聯起來,明白了凶君為何不驚反喜。

    狼離立刻道:「方運,你現在把我寄託的骨片交給鷹炎,我保你不死!」

    方運卻淡然一笑道:「你當我是三歲小兒么?蠻聖親至,怎可能給我活路。」

    「你……你可以拿我當人質換你活命!」狼離急忙道。

    「見到蠻聖后,他一個念頭就能讓我動彈不得,怎麼把你當人質?更何況,你不夠資格交換我!」

    狼離愕然。

    「黃泉路上一個人走太無趣,諸位到了以後,等一等,別急著走,我隨後就來。狼離,我先送你一程。」

    不等狼離說話,一股文膽之力侵入狼靈寄居的骨片。

    咔嚓……

    骨片碎裂,狼靈徹底消散。

    與此同時,那狼嚎再度響起,聲音中充滿之前不曾有的憤怒和急切,還有恨意。

    「你……」眾妖蠻大驚。

    「我寫詩一首,為爾等送行。」

    方運提筆要寫,就聽一聲洞穿天地的狼吼聲傳來,直入彗星長廊。

    在場的所有妖蠻人如遭雷殛,噗地一聲口吐鮮血,方運更是倒飛出去。

    什麼文膽之力、什麼雄偉文宮,在這奇異的偉力面前,沒有絲毫的用處。

    「誰殺吾子!」

    四個字猶如四道雷霆降臨在彗星長廊上空,濃烈的殺意在星空中凝聚。

    所有人都感覺到,不需要兵蠻聖刻意做什麼,僅僅是他的怒意就能殺光所有人。

    突然,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傳來。

    「老子殺的。」

    兩界山中。

    渾天儀上的幕布已經被拉下,足足有十層樓高的渾天儀劇烈地震動著,渾天儀的赤道環、黃道環、子午環等等各環正在急速旋轉著,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一股股勁風噴發,周圍的桌椅、支架等都被吹飛。

    所有的張衡世家弟子都在百丈之外,唯獨一位絡腮鬍老者站在渾天儀之下,衣衫鬚髮在狂風中紋絲不動。

    他的手正按在渾天儀的基座上。

    突然,渾天儀基座爆出環狀衝擊氣浪,塵土飛揚,百丈外的所有人都被吹飛。

    渾天儀的各環原本就在急速旋轉,此刻已經快到極點,化為一團虛影,就見一道明黃色的光柱自渾天儀上噴發,直破天空,深入青冥,光柱中隱隱有無數星辰流轉,彷彿自成一片星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