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孔城泗水院內半喜半悲,妖祖門庭第一星城的山洞中,方運努力遏制自己的緊張。

    若對方僅僅是一位半聖,方運還不至於如此,但彗星長廊發生的事太離奇,一旦暴露,這位妖祖的後裔極可能會下殺手,在這位半聖面前,方運幾乎沒有反抗的能力。

    但是,方運依舊筆直地站立著,脊樑沒有彎。

    「那顆秘星是負岳送你的?」妖聖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是的。」方運道,這才知道小流星叫秘星。

    「他為什麼與你交好?」

    「據他所說,是看中我的潛力和天賦。當年他被妖皇欺騙,所以想報復妖皇,而我是人族,與妖皇不共戴天,有機會為他報仇,再說這秘星對他來說無用。」

    「嗯,你這麼說,我就當是真的。我只是想不通,你怎能過得了所有的長廊,你說說。」

    「讀書人有七巧玲瓏心,而妖祖又喜給人留一線生機,彗星長廊在許多方面都有跡可循,所以我才能步步向前。當然,也可以說是運氣特別好。」

    「有跡可循?那你就說一說這些長廊中的蛛絲馬跡。」

    方運先從第一長廊說起,說自己想感悟其中的力量因禍得福領悟彗星寒意,之後再說浮冰河的浮冰規律,雪崩坡的眾人努力,落星橋的流星落地規律和最後的感悟,一直說到第七長廊,說自己是靠著文膽二境過去的。

    方運很清楚妖聖多麼恐怖,所以話語里沒有一絲假話,但也絕對不會說把自己置於險境的話。

    妖聖聽后,沉默了好一陣,才道:「人族果然和妖族不同,你又和普通人族不同,你腦子裡的奇思妙想,恐怕連半聖也未必想到,不錯。」

    「謝妖聖誇獎。」方運道。

    「說說第七長廊崩潰的事情吧,我要聽詳細的經過!」

    方運心中暗嘆一聲,知道這個妖聖不容易糊弄,於是一邊回憶,一邊講述第七長廊的經過,其中一些地方故意簡單說甚至不提,但只要說出來,就沒有一句假話。

    最後說到彗星長廊崩潰的時候,方運實話實說,自己真的不清楚怎麼回事,哪怕現在他都不明白奇書天地為什麼要吸走那塊石頭。

    「嗯,你至少不蠢。」

    方運一聽就明白了,這妖聖肯定知道自己有所隱瞞,但因為自己沒有刻意欺騙,所以妖聖不會因此生氣,頗有一種知道水至清則無魚所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氣度。

    「其實,我早就知彗星長廊要毀壞,在聖墟提前開啟的時候我就知道。」

    方運沉默不語,靜等妖聖的話。

    「因為祖父囑託過,很多話我至今都記得清清楚楚。用你們的話說,兒孫自有兒孫福,讓我們後裔自己決定。」

    方運依舊不說話。

    「你們人族果然老謀深算,知道血妖蠻實力大增,已經對我星妖蠻形成了威脅,所以人族半聖選擇在這裡動手。我不僅不能阻攔人族,還必須要幫一把,切斷兵蠻聖和妖界以及諸天星辰的聯繫,否則他怎會被輕易鎮殺。」

    方運隱約覺得這位妖聖話裡有話,這種時候說這件事似乎有些突兀,怎麼也不像是說給一個舉人聽,倒像是說給半聖聽的。

    「我替人族謝過妖聖。」方運道。

    「你還好,知道謝。負岳那頭老王八,明明被祖父救了,還懷恨在心。若沒有彗星長廊,他早就成了死王八。」

    方運心道這事有意思,負岳說妖祖搶了他家的寶貝星辰碎片,還想利用他,這位又說是妖祖救負岳,完全是一筆糊塗賬。

    「負岳雖然語氣不好,但其實還是很尊敬妖祖的。」方運道。

    「你倒是護著它,也罷,誰被鎮壓近萬年也有火氣。嗯,別人的事說完了,說你我的事。我們星妖蠻做事,講究一個分明。」

    妖聖聲音停頓,方運的心提到嗓子眼。

    「你從彗星長廊帶走那麼多,總得留下什麼。」

    方運終於明白,這妖聖很可能看出來什麼,但知道得又不夠多,可能連星辰碎片的事都不知道。他不好下殺手,所以想找回一點面子,若方運一點面子都不給,那他很可能翻臉。

    方運立刻在心中盤算。

    「星之王座下的銀光石頭沒法給他,凶君的《桃花源記》殘篇也沒法給他,至於彗星長廊之外得到的東西,給他的話我心疼。真正能給他的,就是小流星和那塊龍息石刻,可還是不甘心。」

    方運想了許久,腦中靈光一閃,他從古妖傳承看到了太多的東西,其中就有一些妖界的秘辛,有一些秘密對半聖有大用但對自己用處不大,完全可以移花接木。

    方運道:「您可能不知道,妖皇的快速崛起,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從負岳前輩那裡得到了一些寶地密地。我知道幾個,但大多數對您都無用,但有一個地方,對您有大用。」

    「哦?你說說看。」妖聖的聲音和以前一樣,沒有因此產生絲毫的波動。

    「妖界的核心,被古妖稱之為……翻譯成妖語有些特別,叫『萬亡山』。萬亡山有許多秘密,想必您也知道。有一處地方您未必知道,那裡生長著『空界樹』……」

    妖聖立刻打斷方運的話,道:「你竟然知道空界樹?詳細說來我聽聽!只要找到空界樹,重重有賞!」

    「那整棵空界樹沒有長在山外面,而是生長在山腹中,那山沒有名字,只知道從北月樹往萬亡山走,以葬聖谷為目標,走八十萬里后,再向西三千里,有一片適合古妖『翼鼠』居住的地方,這座山就在那裡。不過,滄海桑田,萬亡山現在應該沒了翼鼠,所以空界樹具體在哪裡,我也不清楚。」

    「好!有這個線索就夠了!若我找到空界樹,得到……我需要的東西,必送你一份厚禮!」

    「謝妖聖。」方運暗暗鬆了口氣。

    「不過,若你騙我,讓我空歡喜一場,別怪我不客氣!」

    「我只是說上古時期那裡有,不能確定現在還在不在。為了證明我的清白,我畫一副那裡的樣子。」

    方運說完,拿出筆墨,先畫了那裡群山的樣子,又畫山腹中空界樹的樣子,故意畫得模糊一些,畫得太仔細的話反而會惹妖聖懷疑。

    方運畫完,兩幅畫自動飛起,飛到青色石柱前。

    「不錯,的確有萬亡山之象。好!你好好科舉,我跟厲聖賭你能不能全甲,你要是能成為方全甲,我送你個小禮物。」

    方運徹底安心,妖聖既然這麼說了,那就意味著他不會追究彗星長廊的事,至少現在不會。

    「借妖聖吉言。」

    「你可叫我『烈聖』。好了,你可以走了。」

    一道月光落下……

    泗水院中非常熱鬧,許多活著回來的人被親友包圍,問東問西。

    顏域空等人向他們的親友示意有事要忙,繼續聚在一起討論方運的事情。

    「連德論都這麼說,那方運可能真的要出事。唉,不管他是否成為星之王,一切成空。」

    「你們誰知道祖原的妖聖與我人族的關係?」

    「從無來往,至少我從來沒聽說過。」顏域空道。

    「畢竟是妖族,《左傳》曾言: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唉……方運若活著,皆大歡喜,若真的遭遇不測,我等受他大恩,不能坐視不理。」

    「當然!別的事我可能做不到,但他曾滅一代妖蠻天才,功比大儒,我馬上去聖院運作,爭取追封他一個十國侯,保他一家三代平安。」

    「我也馬上回家,向長輩訴說彗星長廊的遭遇,保護方家人。」

    「離開聖墟后還要游諸廟,咱們先找地方歇歇,聖墟里倒不累,可在彗星長廊里太累了。」

    李繁銘道:「你們先去休息,我再等等,我相信方運一定會出來!」

    大兔子一邊抹著眼淚一邊點頭。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李繁銘,我聽說你去聖墟前把寶押在方運身上,甚至不惜去了一趟玉海城挑撥我們蒙家跟方運的關係,現在我真要感謝你的挑撥,你感想如何?」蒙霖羽笑嘻嘻說道。

    李繁銘冷眼看了一眼這位凶君的弟弟,道:「你最好別為自己招災惹禍!你若再敢對方運不敬,待我成進士,必與你文斗一場,廢你文膽!」

    蒙霖羽哈哈一笑,道:「你的天賦我略知一二,是比我好一些,但好得有限,好,我等你。不過嘛,你要是有種,就以舉人之身文斗我這個進士。」

    周圍的人立刻在心中暗罵,凶君一家果然無恥。

    顏域空一步上前,道:「我現在還是舉人,來,我與你文斗,比拼文膽,你可敢?」

    蒙霖羽頓時呆住,沒想到這個舉人之首竟然和李繁銘關係這麼好,顏域空的大名他一清二楚,哪怕自己是進士,也不敢跟顏域空這種頂級的天才文斗,必輸無疑。

    「不敢文斗?那就滾出這裡,少對我們冷嘲熱諷!我們在聖墟殺妖滅蠻的時候,你在何處?滾!」顏域空最後甚至用上了舌綻春雷,一股大風吹向蒙霖羽。

    眾人疑惑不解,顏域空向來有君子之風,不曾有言語過激的傳聞,現在當眾呵斥一個半聖世家的進士,而且是凶君的弟弟,這裡面恐怕另有內情。

    蒙霖羽怒道:「就算你是一代天才,就算你是半聖弟子,怎能如此辱我。我終究是進士,文位比你高,你簡直無禮至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