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秀才突然低聲道:「你們記不記得那頁戰詩的寶光?」

    「詩魂、原作和傳世三寶光,還有文寶和龍血墨增加的寶光,威力差不多是原本的四倍,殺妖將綽綽有餘了。」

    「好!」閻洋院長大聲稱讚。

    另外四頭妖將已經現形,哪怕看到豬妖將被殺死,也只能硬著頭皮向前沖。

    眾人齊齊變色,後面三頭妖將距離都很遠,但最前面的那一頭已經衝到近處,只要一個縱躍就能衝進來,後果不堪設想。

    而且,那是一頭龜妖將!

    每次戰爭中若有大量龜族,人族的傷亡人數至少增加一成。

    人族已經下了死令,殺光每一頭參戰的龜族,要讓怕死的龜族恐懼!這是唯一可以削弱龜族的方式。

    除此之外的,人族別無他法。

    同妖位的妖族幾乎不可能打破龜妖將的甲殼,人族更是極難。

    眼看龜妖將就要再次跳躍撲向山門,就見方運的煙霧刺客揮動匕首,輕輕跳起,向龜妖將的頭部刺去。

    龜妖將足有一丈高,如同一堵牆,而那煙霧刺客比普通人類還要瘦小許多。

    「後撤!」閻院長沉著下令。

    沒有人把希望寄托在這個煙霧刺客身上,畢竟它只是秀才戰詩的力量。所有人一起撤退,而山門中的兩位舉人一邊後退一邊出口成章。

    許多人眼中再度流露出絕望之色,山門是最後的防線。

    一旦妖龜突破山門,後面的妖族必然會相繼跟上,整座明禮書院將變成人間煉獄。

    方運的煙霧刺客卻彷彿什麼都不知道,繼續向龜妖將刺去。

    龜妖將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意,為了快速突破山門,甚至不攻擊這煙霧刺客,頭迅速縮回龜殼避開利刃,后兩腿微微彎曲然後猛地一跳。

    煙霧刺客的魚腸劍刺入,龜妖將跳起。

    「嗤……」

    一聲布帛撕裂聲響起,龜妖將那堅硬的腹部殼出現一道纖細的傷口,從頭頂貫通到尾部。

    「噗……」

    龜妖將繼續向上跳,但腹部的龜殼如同大門一樣突然打開,裡面血淋淋的臟器噼里啪啦掉落。

    龜妖將還在飛,但已經死亡。

    山路之上,所有憋足力量衝鋒的妖蠻停下。

    山門之後,人族讀書人收起撤退的腳步。

    雨幕之中,妖蠻人全都看著那依舊在天空飛行的妖龜空殼,最後看著它摔在山門前,落在矮牆上。

    「回山門!防守!」閻院長的聲音有些走調。

    眾人迅速跑回山門之中,做好繼續戰鬥的準備。

    方運的煙霧刺客站在山路上,雙臂垂下,匕首尖指著地面。

    每個妖蠻卻都覺得那匕首正指向自己的喉嚨。

    蔓延數百丈的山路上,無一妖蠻敢動。

    大雨瓢潑。

    一個騎著蛟馬的舉人出現在山腳下,身穿逆種文人特有的血色長袍。

    別人隔著雨幕無法看清,但在方運眼裡這雨幕形同虛設。

    方運笑了起來,這位柳子錚果然和柳子誠一模一樣,一張俊俏的小白臉,只是由秀才變成了舉人,只是成了幻象。

    「方運!姥姥派我來取你狗命!」柳子錚以舌綻春雷大喝。

    方運心知這個世界已經有所變化,可也沒想到千年樹妖要殺自己,現在《西廂記》《倩女幽魂》和《白蛇傳》三者正式融合為一。

    但是,方運突然想到書山老人那莫名的詭異笑容,會不會還隱藏別的什麼?

    既然這第六山如此與眾不同,自己若是失敗,會不會受到永久性損傷或者……死亡?

    當時在那個神秘草原的時候,書山老人就曾說失敗必死。

    方運以舌綻春雷問道:「那老妖婆說沒說為什麼要殺我?」

    「等你死了便知!」

    方運略一思考,恍然大悟,道:「是不是白娘子給我吃了妖界靈芝的緣故?」

    「咦?你竟然能想到這一層?既然你猜到了,那我也懶得隱瞞,不錯!那妖界靈芝有起死人肉白骨之能,你簡直在暴殄天物!我此次來明禮書院,一是要搶崔鶯鶯當我的小妾,二便是把你帶到南若林!」柳子錚道。

    方運卻道:「那你就來試試,邊軍已經在趕來的路上。只要我在,你們上不了這座山!」

    「狂妄!我要讓你親眼看我如何搶走崔鶯鶯!」柳子錚面帶淫笑。

    「你做不到!今日,我先殺妖蠻后殺你!」方運道。

    「哈哈……且不說你能不能殺得了這些妖蠻,就算殺得了,我豈會傻到一個人衝上去與你們戰鬥?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追我的蛟馬!殺!殺了那個叫方運的舉人,殺完你們個個都可吃一頓人肉!」柳子錚下令。

    眾多妖蠻眼中泛著血光,不由自主用舌頭舔著嘴唇。

    閻院長怒道:「柳子錚!你畢竟是人族,用人肉為誘餌,豈非連畜生不如?」

    「哈哈哈!逆種逆種!我們既然是逆種文人,自然以逆種為榮!以逆種為傲!不僅要讓他們吃人肉,我們也要吃!蠢貨!還站著幹什麼,還不快衝上去!」

    山腳下的妖蠻一動不動,但山路上的妖蠻騷動起來,想動又不敢動。

    「你們,想成為姥姥的肥料么?」柳子錚的面容變得更加陰森。

    那些妖蠻的眼中流露出恐懼之色,好像見到比死都更可怕的事。

    「哞……」最前面的那頭牛妖將大吼一聲,低頭用三尺長的牛角對準煙霧刺客沖了過去。

    「放箭!」數十支長箭帶著尖銳的破空聲飛去。

    牛妖將周身氣血涌動,飛矢或被彈開,或如強弩之末,竟無一箭能傷到它。

    「哞……」牛妖將再度大叫,衝到煙霧刺客身前。

    方運的目光一凝,煙霧刺客如鬼影似的避開牛妖將的撞擊,來到牛妖將的身側。

    魚腸劍從牛妖將的肩部一直劃到尾部。

    牛皮沒有龜殼硬,這一刀無聲無息。

    牛妖將還在跑著。

    「哞……」牛妖將的聲音里充滿了驚恐,它下意識扭頭看,就見自己的左半邊身子飛了出去,而自己的內臟全部暴露在外。

    牛妖將一頭撞在矮牆上,身體抽搐著。

    雨水沖刷著牛妖將的屍體,濃烈的血腥味四散。

    「好強的煙霧刺客。」

    「它那把匕首有點怪,有點像傳說中的魚腸劍。」

    「怪了,沒有荊軻的詩魂,哪可能出現這如此強大的匕首。」

    方運是星之王。

    山路上的妖蠻們盯著那一擊殺死牛妖將的煙霧刺客,緩緩後退。

    柳子錚大怒,道:「後退者,死!」說完用馬鞭一指山路上的幾個妖兵。

    「嗷嗷……」

    就見五頭狼妖將流著腥臭的口水衝過去,各自咬斷一頭妖兵的脖子,然後大吃大嚼,吧唧吧唧的聲音令周圍的妖蠻毛骨悚然。

    「還不動手!」柳子錚大喝道。

    山路上的妖蠻相互看了看,發出嗚嗚的悲鳴,隨後全身氣血涌動,雙目血紅,徹底失去理智。

    「嗷嗷嗷……」

    所有的妖蠻瘋狂地沖向山門。

    方運提筆作詩。

    「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周圍所有弓箭之上立刻被一層淡淡的光芒包裹。

    五十七支被增強的箭飛向最前面的十多頭妖蠻,聲音尖銳刺耳,那些妖將並不在意這聲音,但那些妖兵蠻兵卻突然瘋狂地搖頭晃腦,失去鬥志。

    之前沒有任何一輪射擊可以殺死一頭妖兵,僅僅傷而不死,每頭妖兵幾乎都可以堅持三四輪齊射,身上插滿弓箭后再死。

    而這一輪箭矢落下后,被弓箭射中的所有妖兵死亡!

    兩頭妖將身上也插著箭矢。

    兩頭妖將難以置信看著身上的箭矢,雖然這對它們來說僅僅是輕傷,可這意味著,只要數量足夠多,普通弓手也可以殺死妖將!

    這意味著,妖將和妖兵已經沒有區別。

    一些秀才看向方運,沒想到方運不僅《易水歌》的煙霧刺客和別人不一樣,連《擒王》的強弓詩也比別人強大。

    「射擊!」身為舉人的閻院長親自拿起弓箭。

    「萬勝!」

    「萬勝!」

    「衝鋒!攻山!」柳子錚氣急敗壞大喊。

    大量的妖蠻發動氣血之力,瘋狂地向山上衝去。

    一輪又一輪箭矢落下,所有妖兵不堪一擊,而所有的妖將都越不過方運的煙霧刺客,就算多頭妖將聯手,趁黑霧刺客攻擊的時候從半空跳躍,也過不了《石中箭》那一關。

    天空的雨水漸漸稀少,黑壓壓的天空也開始透著青光,地面的血色卻越來越重,整條山路都被染紅,哪怕大雨都無法沖刷乾淨。

    山路兩側的懸崖下堆積了大量的妖蠻屍體。

    濃烈的血腥味刺激得一個又一個童生嘔吐,吐完回來繼續射擊,射擊完後繼續吐,而那些秀纔則絲毫不被影響。

    不到一個時辰,三千妖蠻滅絕大半。

    等柳子錚意識到徹底失敗的時候,身邊只剩不到一百妖蠻!

    方運帶領眾人殺妖的能力太強!

    方運一躍到矮牆之上,踢掉一截魚妖將的魚頭,緩緩道:「輪到我們了!」

    「撤退!撤退!」柳子錚調轉馬頭,用力一夾馬腹,以極快的速度逃向南若林。

    幾息后,柳子錚扭頭以舌綻春雷道:「方運,你絕對殺不死我!等我帶著姥姥親自前來,殺光你們所有人!殺光你們!」

    「誰說我殺不死你!」方運輕聲說完,提筆書寫。

    周圍的讀書人疑惑不解,此刻雙方相距一里多,進士的唇槍舌劍都飛不了那麼遠,若方運能寫出這麼遠距離的詩詞,哪怕不是傳世詩詞,也足以改寫歷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