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其他人聽到驚呼聲,立刻看向方運。

    「他挽弓射箭的速度好快。」

    「他的箭飛得比我們快,他的力氣竟然比我們進士大?」

    「廢話,他可是童生、秀才和舉人三聖前,比進士多了兩次才氣灌頂,身體自然比我們強。」

    「他的箭術竟然超過我們所有人!他難道從娘胎里就開始射箭嗎?我可是箭術之家,父親為了凌煙閣,從小培養我射箭!」

    「別說了,一邊看一邊射!我們要是過不了第一亭那可太丟臉了!」

    方運相鄰的喬居澤激動地道:「我就知道方鎮國不會那麼輕浮!真沒想到他竟然用鳴鏑箭的聲響驚嚇大雁,讓一部分大雁減慢或加快,從而讓兩隻大雁在同一條線上,最後用重錐箭射殺!」

    原本已經不把方運放在心上的小國公和韋育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目瞪口呆。

    他們仔細一看,方運的箭術比別人說的更厲害,方運一開始只是用鳴鏑箭來讓少數大雁減慢或加速,可到了後面,方運經常同時射出兩支鳴鏑箭,然後控制整個雁群的飛行速度,甚至讓雁群更加密集。

    接著方運連續射出兩支重錐箭,每一支重錐箭都好像長了眼睛似的,必然洞穿四隻大雁。

    在一支普通錐箭射中最後一支大雁后,方運緩緩說道:「二十八息半。」

    接著一個進士哀嘆道:「方運都射完了,我的大雁還沒死光!」

    許多人鬨笑,然後不再看方運,繼續射擊。

    喬居澤一邊射擊一邊以舌綻春雷笑道:「小國公,韋育,方才兩位說什麼來著?二十八息半,方運的成績必然十籌滿籌!而飛將軍李廣在舉人之時,也不過用了三十一息!方運的箭術的確不如李廣,但他得六次才氣灌頂,又有彗星長廊的力量,在射獵亭中自然勝過李將軍。」

    一個進士大笑道:「哈哈,今日終於明白什麼叫班門弄斧!想起小國公和韋育開始射方運面前的大雁那一幕,我就想笑,方文侯那時候恐怕不僅不在意,反而在強忍著笑吧?」

    「方文侯,想笑現在也可以笑。」

    許多人跟著笑起來。

    方運面帶微笑。

    小國公和韋育面紅耳赤,韋育大聲道:「這怎能怪我們,誰知道方運這個窮鄉僻壤的鄉下人竟然有名師指導箭術!」

    與此同時,一道白光包圍方運,方運消失不見。

    喬居澤冷笑道:「窮鄉僻壤?你敢說有悟道河的地方是窮鄉僻壤?那明明是鍾靈毓秀之地!到了現在你還瞧不起方運寒門出身,就你這種貨色,給他舔鞋底都不配!當年叫你韋兄,真是瞎了眼!」

    「你……」韋育啞口無言,若是別人這麼說他可反駁,但喬居澤在方方面面勝過他,更是陳聖世家的女婿,現在的地位已然高於他。

    「韋育,你今日輸定了!」喬居澤說完,射死自己面前最後一隻大雁。

    方運眼睛一眨,看到眼前出現一座亭子,亭子上面的匾額寫著「御馬」二字。

    在古代,御專指駕馭戰車,與射齊名,都是《周禮》的內容,孔子亦提倡的君子六藝,和被歪曲的五穀不分四體不勤有巨大的差別。

    隨著戰車逐漸被淘汰,御也就成了騎馬,但考驗「御」的一些手段都在。

    方運和進射獵亭的時候一樣,沒有絲毫的擔憂,在書山幻境一年中,教他六藝的都是書山老人變化的人,學到的東西之紮實,遠超世家弟子,更不用說區區韋育。

    論騎術和射術,方運已經把同輩遠遠拋在身後。

    方運踏入御馬亭中,發現自己在一處寬闊的馬廄中,一匹馬輕哼幾聲,然後扭頭看向別處,兩側有許許多多的馬廄排成一排,一眼望不到邊。

    馬廄前是平坦的空地,再往前是一條筆直的道路,而道路的盡頭則有許許多多曲折蜿蜒的河溝,再往前是各式各樣的路障,之後是許多彎路,最遠處則是一片草原,有兔子、野鹿等獸類。

    方運立刻明白,周禮中的「御」要考驗五種駕車技巧,而演變成御馬後,也有五種相似的技巧,但名稱不變,分別是鳴和鸞、逐水曲、過君表、舞交衢和逐禽左。

    方運看向面前的馬,這頭高頭大馬通體烏黑,馬毛如同黑色的綢緞,唯獨四蹄雪白,方運一眼認出應該是名馬烏騅,當年楚霸王項羽的坐騎就是這種馬。

    烏騅是出了名的烈馬,很難被馴服。

    方運早知這御馬亭的第一步就是馴馬,所以二話不說,走到烏騅近處,不等它反應過來,翻身上馬,穩穩地坐在馬鞍上,然後用力揪著韁繩。

    「咴咴……」烏騅猛地揚起前蹄,高聲叫著,然後如下山猛虎一樣衝出馬廄,瘋狂地跳躍奔跑,誓要把方運掀下來。

    方運冷哼一聲,雙腿死死夾著馬肚,兩腳用力踩著馬鐙,左手握著韁繩,右手竟然拿著馬鞭不斷抽打烏騅。

    這是公認馴服烏騅的最快方法,但幾乎沒有舉人敢用,哪怕進士都很少用,因為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掀翻下馬。

    但是,方運宛如泰山一樣穩穩地坐在馬上,無論烏騅如何折騰,都不能威脅到他。

    在烏騅瘋狂跳躍的時候,陸續有人進入御馬亭。

    「這……方運是怪物嗎?竟然用馬鞭抽打烏騅?現在已經沒人敢如此做了!」

    「抽打烏騅不算什麼,關鍵你們看他的身形,無比沉穩,完全可以料到烏騅下一步要做什麼,從而提前化解。哪怕是騎馬二三十年的老騎兵也不過如此。」

    「悟道河邊難道也有悟道獵場、悟道馬場?」

    眾人搖頭無奈地笑著。

    「咱們也上馬吧,不如方運沒什麼,若是被方運遠遠地甩在身後,等到了下一亭的時候他已經沒影了,那真是太丟人了。」

    「快快快,我突然覺得今日上凌煙閣充滿動力,真想知道咱們到底能不能跟上方運的腳步!」

    「好!一同馴馬!不能被方運落下太遠!」

    眾多進士和舉人立刻精神振奮,沒有嫉恨或怨氣,而是無比純粹的競爭之心。

    喬居澤發現眾人的態度有變,輕輕一嘆,心中感慨萬千,天才只是超出常人,但人傑卻能激勵眾人,而英雄則可以挽救一族。

    「人傑方運。」喬居澤說完,翻身上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