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小國公說方運的失誤,許多人目光一動,喬居澤看向方運。

    韋育立刻道:「這裡是凌煙閣,你們若是告訴他這件事,想想後果!」

    多人輕嘆,喬居澤無奈道:「就算用舌綻春雷他也聽不到,這裡畢竟是凌煙閣。」說完看著方運越來越小的背影。

    方運衝到獵場盡頭,翻身下馬,走入一座木門中,眼前景色變化。

    就見周圍煙霧繚繞,遠處朦朦朧朧,什麼都看不見,正前方出現一座涼亭,涼亭的牌匾上寫著「禮儀」二字,而在涼亭的一旁,浮現出一塊兩掌大的木牌,散發著淡淡的金光。

    上書:方運,射獵十籌,御馬十籌。

    方運回頭望了一眼,大霧瀰漫。

    方運並沒有大意,自己終究第一次進入凌煙閣,萬一韋育突然開竅,在琴棋書畫四道有所精進,自己就可能敗下陣。

    方運深吸一口氣,邁入禮儀亭。

    眼前出現四座大殿,從左到右依次變大,也依次變得華麗,但四座大殿的歷史厚重感卻相反,越小的越有底蘊。

    最左面的是一處木製大殿,異常簡陋,由粗大的圓木堆疊而成,連樹皮都清晰可見。

    第二間大殿則是由巨石壘疊,人力的跡象更明顯。

    第三座大殿則是石頭和泥磚混合。

    第四座大殿完全由磚頭建造,上面有漂亮的琉璃瓦,更加美麗。

    這四座大殿,分別代表夏、商、周和秦四朝,也分別代表夏禮、商禮、周禮和秦禮。

    學子可任選一座大殿接受考驗,但秦禮最多只能得六籌,周禮最多只能得八籌,而商禮和夏禮可得十籌。

    但是,絕大多數學子都不選商禮或夏禮,大都選周禮。

    這裡涉及到聖元大陸的文字起源。

    聖元大陸最古老最神秘的文字為甲骨文,又稱天文。

    當年妖族眾聖用盡全力,送了八尊妖聖蠻聖突破兩界山,進入聖元大陸后立即控制住商朝,然後開始大規模銷毀甲骨文。

    所有懂甲骨文的商朝名宿全部死亡。

    自此以後,甲骨文幾近絕跡。

    周文王滅七聖后,一直閉關不出,據說就是為了研究甲骨文。

    至於甲骨文到底有什麼秘密,人族一直眾說紛紜,但有一個共識,那就是不到亞聖,無人能研究甲骨文,因為曾有一位半聖研究甲骨文導致自身聖道衰落,使得以後的半聖最多只是粗通甲骨文。

    沒了甲骨文,商禮幾乎無人知曉,而更早的夏禮更是成為謎團。

    方運看著商禮大殿,目光發亮,聖元大陸的人不認識甲骨文,但自己認識!

    哪怕是在華夏古國,甲骨文也出現過數千年的沉寂,直到清朝末期才被人發現,之後通過挖掘出的大量骨片進行研究,發現甲骨文共有四千五百餘字,而被確定字意的約兩千五百字。

    根據目前的記載,聖元大陸也挖掘過一些甲骨文,但數量極少,一共只有幾百件物品上有甲骨文。

    而且書上曾記錄,聖元大陸的甲骨文似乎有神秘的力量,所有研究甲骨文的人都會陸續死去,連半聖都聖道衰落,所以早就被人族束之高閣,沒有任何人在研究。

    人族現在正在「尋古」,希望通過補全歷史長河來間接研究甲骨文,但那是一個無比漫長的工程,而且妖蠻眾聖處處從中作梗,讓人族的尋古工程異常緩慢。

    周禮和秦禮考主持一場大禮,而商禮和夏禮不同,只要改變其中的錯誤就可獲得一定籌數。

    每年都有一些學子因為過不了第三亭而胡亂改變商禮,希望可以獲得足夠的六籌進入下一亭,而且每年都會有一兩人成功。

    方運想了想,立刻走向周禮大殿中。

    在邁入周禮大殿後,方運發現自己彷彿回到了古代,就見一群身穿周朝服飾的官員和下人彎腰鞠躬,一起問候。

    接下來,方運問清這次大禮的目的,原來是一位諸侯祭祖大禮,於是方運按照所學,一絲不苟地分派下去,從人人皆知的「八侑舞」到鐘鼎的擺放,從帳幔的花紋選擇到僕從的裝束,方運事無巨細全都自己下命令。

    在儒家的體系中,禮是極為重要的概念,類似軍中的軍紀一樣,別的可以稍微差一些,但若是對禮不尊重,必然會引發大量的攻擊。

    方運當日不過認為楊玉環比蒙聖世家的女子重要,就引得凶君大怒,聖院的禮殿甚至還發文抨擊,只不過方運功勞太大,禮殿的人不了了之。

    主持諸侯祭祖禮后,方運離開周禮大殿。

    除非有人能對周禮做出額外的補充,否則周禮做得再好,也只能得八籌。

    在凌煙閣出現后,就沒有人在禮儀亭得過十籌。

    方運走出周禮大殿的時候,外面還有一些人,有的剛剛進入,有的正準備離開,因為有的人選擇了更簡單的秦禮,所以比方運提前完成禮儀亭的考驗,但所得的籌數最低。

    那些人見方運從周禮大殿出來,紛紛行禮問候。

    「這周禮定然難不住文侯大人。」

    「我此次故意選秦禮而不選更難的周禮,就是希望可以在第四亭的時候與方鎮國一同進入,不能被他落得太遠。」

    十幾個人急忙向方運走去,以為他要離開禮儀亭,要進入第四亭的彈波亭。

    但是,他們突然停下腳步,因為方運不僅沒有離開,反而向商禮大殿走去。

    「啊?他的周禮難道完成得不好,為了過這禮儀亭,所以去賭一把?」

    「應該是,不然的話沒人會去商禮大殿,一萬個人里也未必有一人能在商禮大殿討到好處,反而可能吃虧。」

    「一定是他在主持周禮的過程中.出了什麼意外,不過沒關係,他一定能夠通過這禮儀亭!」

    方運走到商禮廟前,仔細觀察。

    商禮廟中擺放著許多商代之物,應該都是仿品,因為沒人知道商朝的禮儀,所以東西顯得有些亂。

    這些器具中有少部分刻著晦澀難懂的甲骨文,方運的目光很快落在一張桌子上。

    那張桌子上有一些飲酒的器具,方運看出一件東西擺放的不對。

    這些酒具應該給大人物享用,可一隻杯子竟然刻著甲骨文的「羌」字,簡單的理解就是「兩腳的羊」,在甲骨文的意思里就是奴隸。

    而一旁的酒壺上則刻著一個甲骨文的「華」字,這個字在甲骨文中的地位非常崇高,後人考證還可能是「華夏」的來源之一。

    方運先是裝模作樣看了一會兒,然後拿起那個刻著「羌」的杯子,隨手扔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