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人都聽到小國公的話,少數人搖頭嘆息,更多人則面帶冷笑。

    康王奪國君之心可謂路人皆知,小國公一直在京城求學,主要是為康王府收攏人才。

    此次小國公文壓方運不成反被翻盤,再無人敢入康社,斷了康王府最重要的人才選拔途徑。

    在聖元大陸,金銀財寶、神品寶物、官職權位等等都無關緊要,讀書人才是支撐一個勢力的基礎,沒有足夠的讀書人支撐,哪怕擁有無數的財富,在聖元大陸也毫無地位。

    這次的大退社,足以讓康王府對燕州的影響力削弱三成,因為這次大退社對民間和讀書人的影響太大,那些中立或猶豫的人必然會紛紛遠離康王府。

    在彈波亭中與康社聯手的柳風社的學子們臉上也不好看,雖然柳風社比康社更強,而且朝內官員的子弟眾多,可柳風社的實際掌控人左相柳山與方運的關係不合。

    這次柳風社的社首計知白雖然沒有出面說什麼,但他們已經默認跟隨小國公阻撓方運。

    等小國公吐血喊完,康社所剩的幾十人默默離開。

    方運正要繼續走,又有一隊人前來。

    柳風社的核心學子們面沉似水。

    「京城學子秦廷脫離柳風社,左相一黨一天不向方文侯認錯,我一天不歸柳風社!」

    「密州學子苗大年脫離柳風社,左相一黨平日雖有不堪,但終究是我景國之人,與方運為敵情有可原。但今日之後,方運之敵,便是景國之敵!才氣聚景,壯我國威,此等大才若再在國中受辱,我必死斗,若不死,則叛出景國!」

    柳風社的其餘弟子臉黑如墨,這人的話堪稱大逆不道,若在平常如此說,景國監察院早就找上門,可現在卻彷彿一個大耳光抽在柳風社眾弟子的臉上。

    到時候這人真的叛國,那就是左相一黨逼的,這人要是繼續留在景國,那就是左相一黨只能恨卻不能碰的肉中刺。

    接下來陸陸續續有柳風社學子退社,不過規模不如康王府那般大,畢竟柳風社有太多的左相一黨的門生故舊在。

    柳風社由千人的一流文社跌落到二流文社。

    以方運為首的人一直站在廣場中,柳風社不斷有人來退社並向方運道歉,數以萬計的學子分佈在四周看熱鬧,一些女學子盯著方運低聲議論,時不時發出輕微的嬉鬧聲,一旦有人看過去馬上掩嘴低頭。

    喬居澤裝作擦汗的樣子摸了一把額頭,道:「方文侯的破壞力直逼大妖王啊,不過是第一次進凌煙閣,還沒等正式入學就把景國學宮中兩大一流文社打落,連陳聖當年初入景國學宮也望塵莫及,兇殘,兇殘至極!」

    「有人說方鎮國是妖聖轉世,以前我不信,但今兒個我信了。」

    「文侯大人,我觀海社一向循規蹈矩,您可一定要手下留情。」一人開玩笑道。

    「是啊,我歸田社可沒得罪過您,您可不要衝動啊!」張衡世家的一位學子笑道。

    柳風社的人越聽越不是滋味,快速離開。

    喬居澤瞥了一眼柳風社眾人的背影,道:「走,為方鎮國慶功!」

    方運還沒等拒絕,就被數百人簇擁著向外走,想不走都不行。

    「方兄,你在第七亭是如何得十籌的?可否讓我們一觀丹青與墨寶?」一人急不可耐地道。

    方運略一猶豫,道:「我在彩詩亭中選擇畫松林溪水圖,用上在悟道河邊參悟的畫石與畫水之法,所以才能十籌。」

    「那文會之上可否稍稍展現一二?」

    「這倒可以。」方運點頭道。

    「急什麼急,聖院必然會找方運,下個月的《聖道》月刊必然會有他。」

    「若不出意外,下個月《聖道》又成了『一本《聖道》半方運』了。本月的《聖道》讓方文侯多了一個方十二的稱呼,許多宵小說方運江郎才盡,可下個月成為『方五』『方六』並不難。」

    「對了,還要加上那首鎮國詞,那句『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簡直是神來之筆。」

    「下個月的《聖道》,若要細分,不止『方五方六』那般簡單,可能遠超方十二!」喬居澤道。

    「喬兄何出此言?」

    喬居澤道:「方運那首鎮國詞加《九月九日憶聖墟兄弟》,必入《聖道》,他送常東雲那首奇特的三反藏鋒詩也必然入,他在陳家婚宴上的那首從未出現的紅白詩也是一絕,加上彈波亭那首『琴格高低心自知』,再加上《傷仲永》,這就是六文上《聖道》!」

    眾人眼神微微恍惚,這才發覺,今日雖然僅僅是九月初十,但方運卻經歷了舉人試和入京城,先是去了陳家婚宴,接著為老師之子寫詞當聘禮,最後入凌煙閣,時間雖短,但經歷的事情卻太多。

    喬居澤繼續道:「最後在凌煙閣,除了棋道,方運的琴道有新指法,書法有新字體、筆法和墨法,而最後的畫道中還有新的畫法。一法一文章,若是不出意外,方運下個月直接由『方十二』成為『方二十』。」

    「這麼一說我突然發現,方文霸這個外號是俗,可卻太貼切了!以前他只霸《聖道》的詩詞部分,現在倒好,把琴道、書道和畫道的部分也霸佔了!主修這三道的讀書人恐怕又苦悶又欣喜,苦悶是搶不過方運,欣喜是能學到更新的技法。」

    尤年道:「下個月的《聖道》無法刊登如此多的文章,怕是又要出增刊了。以後方大人恐怕會有新的外號,『方增刊』。」

    眾人大笑。

    「閑話少說,一同前去凌雲樓為方運慶功,讓他親自講解琴道、書道和畫道中的精妙!讓那些不相信他的人看看。」

    在午後的陽光下,眾人向學宮外走去。

    一開始只是學宮中最優秀的那些學子跟著來,可在得知方運要親自傳授琴書畫三道后,學宮中的其餘學子也趕往凌雲樓,連許多講郎先生也跟著去。

    隨後,方運一次通七亭得滿籌的消息傳遍京城,不多時,京城處處響起鞭炮聲,慶祝這百年難逢的大喜事。

    凌雲樓中,方運坐在二樓的天字型大小客房,這間房屋應該只擺一桌,可現在卻擺了整整四張大桌子,超過五十個進士擠在這裡,除此之外還有幾個半聖世家的舉人,豪門世家的舉人根本沒有資格落座。

    景國年輕讀書人中過半的精華匯聚於此。

    酒菜還沒上好,但房間里的氣氛已然火熱,眾人談興極佳,無人可抑制心中的喜悅。

    這些進士成翰林的機會不小,但成大學士機會渺茫,可現在才氣聚景,再經過數十年的打磨,他們成大學士的機會大大提高,至少是原本的數倍。

    方運坐了不到一刻鐘,微胖的掌柜的就哭喪著臉闖進來。

    「方文侯,您開窗看看吧。」

    秋日微涼,窗戶緊閉,窗邊的進士打開窗戶,探頭一看,笑道:「方兄,你的確要來看看。」

    西斜的陽光照進屋子,方運好奇走到窗口,先向東面一望,眼睛不由自主瞪大,道路上站著密密麻麻的人,一望無際。這些人大都身穿文位服,童生、秀才、舉人和進士都有,甚至隱約可見幾個身穿翰林服的人。

    方運再往西面一看,比東面有過之而無不及,也一樣都是讀書人,而且成片成片的同齡人在一起,明顯是一些書院的人集體前來。

    「文人滿街,景國奇景啊。」一人在方運身邊道。

    方運回頭看向掌柜,問:「他們不是沖我來的吧?」

    那掌柜無奈道:「除了您,誰還能把全城的讀書人都給招來?有人聽說您要講述七亭滿籌之道,那些讀書人就跟瘋了似的,成群成群跑來凌雲樓。一開始我還高興,可現在笑不出來了,樓下的大廳堵得水泄不通,連桌子上都站滿了人,甚至還踩塌了一張。」

    「咳,這……真不是我請他們來的。」方運誠懇地道。

    「我知道,是他們自己要來聽您講學的。現在沒過多久就有這麼多人,若是再等一個時辰,我們這『凌雲樓』非被擠垮不可。要不您改日換個地點講學?這凌雲樓真禁不起折騰啊。」掌柜哀求道。

    方運看向屋子裡的其他進士,自己初來京城,這種事自然得靠這些學宮學子。

    喬居澤起身道:「我這就聯繫負責講經傳道的周學正,詢問他是否同意讓你明日在學宮講學。若是可以,你便以舌綻春雷宣布。稍等,我聯繫周學正。」

    方運微笑道:「掌柜的可否稍等片刻?」

    「好,好,諸位老爺慢聊,我在門外等。」掌柜的說完走出門。

    過了一會兒,喬居澤皺眉道:「周學正說這件事他做不了主,但馬上去請示掌院大學士,恐怕要再等半個時辰,畢竟掌院大學士負責整個學宮的常務,地位僅在文相之下。」

    「半個時辰?好,那我便等……」

    方運話未說完,就聽天空傳來溫和的舌綻春雷。

    「明日清晨,方運於悅習院講學,精通琴書畫三道或童生之上者可入院聽講。」

    在聲音發出第一個字的時候,在座的所有人迅速站起,垂手聆聽。

    這是文相姜河川的聲音。

    等姜河川說完,喬居澤笑道:「我真是糊塗了,找什麼學正、掌院,文相自然親自關注此事。好一個方增刊,進了學宮不僅不聽課,反倒開始講學,堪稱學宮第一奇!」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