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坐在會場席位中觀看光幕的谷國學子連續哀嘆,排名第十一讓他們徹底失去了進入「讀萬卷書」的資格。

    「可惜啊……」

    不知誰說了一句,短短三個字道盡他們的失望。

    文界中,許多上舍進士的眼神變得熾熱,因為第二比和第一比有最本質的區別,有獎勵!

    而被淘汰的谷國學子則沒有任何機會獲得獎勵。

    「我必爭一次鳴膽鐘聲!」孔府學宮的上舍進士呂序之道,他在孔府學宮的十人排名中僅次於孔德御。

    「我去年爭過一次鳴膽鐘聲,今年目標是兩次!」雲尋松堅定地道。

    其餘學子對這兩人沒有任何鄙夷,兩人不僅在多年前就名揚十國,而且無論是去年還是這次的行萬里路都名列前茅,別人這般說是狂妄自大,但他們二人說是當仁不讓。

    荀離道:「域空,你去年爭了兩次鳴膽鐘聲,今日至少要爭三次!我們慶國就靠你了!」

    哪知顏域空看了方運一眼,有氣無力道:「你若是和我一起進過聖墟,知道方運如何在輪椅上讀書你就不會說這種話了。」

    「嘿嘿,我聽德論說過。所以我去年敢說爭一次鳴膽鐘聲,今天卻一次都不敢說。」孔德御嘿嘿笑道。

    其餘學子一頭霧水,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天空響起一個聲音:「一排書架一千本書,一人一千,一國一萬,故為讀萬卷書。越快讀完則籌數越高,爾等先落座。」

    一百人立刻走過去,在桌子前坐好。

    「以手招書,以意翻頁,可迅速閱讀。最先讀完一百本之人,則響一聲『鳴膽鍾』。鳴膽鍾一音化十,引動之人得五成,同學宮之人得三成,其餘學宮子弟共分二成!每過百本,則鐘響一聲。若一人連續引動鳴膽鍾,則可額外得一,不斷累加!開始!」

    那聲音一消失,一百學子齊齊向自己前方的書架招手。

    每個人前方書架的第一本書飛出。

    方運目光一掃,就見自己面前飛出的書是《蠻荒草原記》,署名是方運從未聽說過的人。

    與此同時,方運餘光看到,飛向喬居澤的書是《閃州民歌集》,飛向嚴則唯的是《補琴二十二技》,飛向公羊玉的是講解《易經》的《楊氏易通》,飛向陳禮樂的是《雷州地方志卷三》,而飛向尤年的是一本小說集《國老談苑》。

    方運暗暗點頭,之前在來十國大比之前就學習過相關的知識,這第二比的讀萬卷書號稱博採眾家之長,是比科舉和上書山更雜更多的考驗。

    行萬里路考驗的是讀書人的實際能力,而讀萬卷書考驗的則是學習能力。

    對讀書人來說,學習能力是一切的基礎。

    這些書籍別說景國的上舍進士,連方運都一本沒看過,因為這些書根本不在市面上販售,只在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前出售過,就算有也沒人看,因為對科舉對文位的作用微乎其微,相同的時間不如讀那些半聖或大儒的書。

    《蠻荒草原記》飛到方運的面前,方運意念一動,此書立刻翻頁,出現序言,序言乃是書作者的好友所作,此序言的作者方運倒認識,是一百年前的孔家大學士。方運早就記住人族歷史上所有大學士、大儒和眾聖的名字以及簡單經歷,大學士之下的人太多了,他並沒有花時間記憶。

    方運沒有因為序言不重要就沒有閱讀,而是認真閱覽。

    這書是很普通的白紙黑字,但不過一眨眼的工夫,整頁書的黑色文字邊緣都泛著淡淡的白光。

    這表示方運已經完全讀完這頁,若不能讀完且不能理解基本文意,則文字光芒不顯,無法翻頁,必須要重新閱讀重新理解方可以翻頁。

    方運所得才氣洗禮太多,頭腦和文宮極強,閱讀能力早就超過一目十行,他看一頁僅僅需要一眨眼的工夫,而且能在同時理解基本文意。

    這樣做需要消耗一定的才氣和文膽之力,若文膽不強則很快精神疲憊,若才氣不足則無法理解。

    讀萬卷書,也比才氣和文膽。

    看完第一頁書,方運意念一動,書籍翻頁,又是一眨眼后,第二頁和第三頁的黑字邊緣全部浮現白光,再次翻頁,眼前出現第四頁和第五頁的文字內容……

    方運眼前的書如同被風吹動一樣,以極快的速度翻頁。

    方運翻頁太頻繁了,別人的翻頁是過幾息嘩地一聲輕響,可方運的翻頁聲是嘩啦啦一直不斷響。

    許多人忍不住,扭頭看了方運一眼,立刻被方運那可怕的翻書速度嚇到了。

    「狗屎運,看來是書頁的字數少。哼,每人千本書可是經過均勻分配的,總體字數相差不多,總體文意也相仿,別看你現在翻得歡,小心接下來心不安!」

    「就是!咱們繼續,不管他,我不信他能一直保持這個速度!」

    幾個人小聲嘀咕完,繼續翻書。

    喬居澤就在方運身邊,他在讀到第二十四頁的時候,突然不由自主停下來,因為他的餘光看到方運在招手!

    喬居澤急忙扭頭看向方運,就見方運的第一本書已經只剩最後幾頁,在方運看完最後一頁的同時,第二本書飛到方運面前,自動翻開封面,而第一本書飛回書架原處。

    「我想死。」喬居澤喃喃自語,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書,看了不到整本書的七分之一。

    普通進士都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更不用說堂堂十國最優秀的上舍進士。方運換書的動作立刻驚到了所有的進士,最優秀的三十多名進士雙目有光,都看到了方運第二本書的書名。

    《張氏七政全書第四冊》。

    荀離突然幸災樂禍笑道:「哈哈,上一本他是瞎貓碰到死耗子,是一本文字極少的書,可這《七政全書》乃是算數之書,難懂程度僅次於《易經》諸書!」

    「有本事再一眼一頁給我們看!」

    「算術類書籍向來是我等學子最痛恨之列,我就不信你方運不怕!」

    「嘿嘿……」

    荀離和雷十三以及所有敵視方運的人無比高興。

    這才是讀萬卷書的難點之一,遇到小說、史書等讀起來自然簡單,可遇到專業的書籍異常麻煩,而且這些書籍都特別偏,哪怕許多進士都能過目不忘且一目一行,遇到這些書籍也只能用和普通人一樣的速度仔細認真閱讀,反覆學習理解其文意。

    在讀萬卷書中,經常有人第一個時辰讀了幾十本書,等下一個時辰卻可能連一本書都讀不完。

    不是不識字,而是無法理解文意。

    孔德御面色一愣,輕喝道:「還讓不讓人讀書了?再廢話,我請大儒封你們的嘴!」

    其餘人知道孔家人與方運關係向來不錯,也不再譏諷方運,笑著繼續讀書,耳朵卻繼續聆聽方運的翻頁聲。

    方運聽而不聞,鎮靜如常,繼續讀自己面前的書。

    崔望忍不住低聲道:「方運,看這書你會慢一些吧?」他雖然這麼問,但語氣中充滿擔憂,和別人的幸災樂禍不一樣。

    「是會慢很多。」方運隨口道。

    景國眾學子陸續嘆息,而他國少數學子一邊看書一邊低聲輕笑。

    顏域空嘴角也掛著淡淡的微笑,但是他的微笑似乎和別人有些不同。

    方運的翻書速度確實慢了,原本一眨眼間就能看完一頁書,現在需要兩眨眼的時間。

    嘩啦啦……

    方運眼前的《張氏七政全書》以遠遠超過所有人的速度翻頁,哪怕有些人正在閱讀最簡單的詩歌或遊記。

    一開始眾人還是半信半疑,認為這書的開始很簡單,可等方運翻了一半的書頁后還是這個速度,許多人的心亂了,神色變幻,絞盡腦汁不知道說什麼。

    他們的閱讀速度開始減緩。

    別的可以騙人,但在「讀萬卷書」中不能騙人,因為看完和理解完才能翻頁是眾聖定下的規矩,哪怕方運是半聖,不看完不能理解也別想翻動下一頁。

    崔望又驚又喜,再一次忍不住道:「你這叫慢很多?」

    方運翻書的速度絲毫不減,嘴上道:「翻頁間隔是之前的兩倍,當然慢了很多。」

    數十上舍進士齊齊翻白眼,好幾人被方運生生氣笑。

    「方運的話誰信誰傻!」顏域空低聲笑道。

    孔德御笑了笑,道:「方才誰說廢話來著?繼續說!大聲說!讓我好好聽聽,也讓十國民眾好好聽聽!」

    之前譏笑方運最歡的人低著頭,紅著臉,努力閱讀自己面前的書。

    與此同時,文界外的會場以及景國所有文院前爆發出連綿不絕的鬨笑聲和喝彩聲。

    方運身邊的景國學子鬆了口氣,繼續認真讀書。

    不多時,方運再次招手,所有人都盯著飛向方運的書。

    《讀易祥說》。

    許多人心中暗喜,《易經》類書籍向來晦澀難懂,雖然這書並不出名,最多是大學士所著,不如大儒和半聖之書深奧,可也絕對不可能輕易解讀。

    方運翻書的速度終於再度減慢,而且有幾頁的閱讀時間明顯長了許多。

    許多人暗暗鬆了口氣,但是,他們很快發現,哪怕方運的閱讀速度減慢,可平均每頁仍然比所有人讀得都快。

    「這個混蛋!」孔德御搖頭無奈笑道,說完再也不去關注方運,認真讀自己面前的書。

    那些並不敵視方運的人讀書速度和之前沒有變化,但那些嫉恨方運之人心中有了雜念,讀書的速度開始減慢,這種減慢的幅度很低,所有人都沒有注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