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本書減慢一點,一千本書至少會造成半籌的差距!

    方運一本接著一本地閱讀,易經類的《易璇璣》、尚書類的《定正洪範》、詩經類的《詩傳旁通》、琴道的《琴律表微》、史家的《南征錄》、地理類的《海道經》、醫家的《全生指迷方》等等各類方運沒讀過書籍陸續飛到面前,又陸續飛回。

    一開始方運還把讀書當大比,但讀著讀著就當成在學習,在汲取知識,在儲備聖道基石,速度不僅不降,反而有所提升。

    不知不覺,方運讀過的書越來越多。

    不知過了多久,在《珍席放談》還剩三頁就要讀完的時候,方運本能地招手,下一本書飛來。

    方運讀完《珍席放談》最後一頁,正要翻閱下一本,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奇怪的鐘聲,這聲音初聽剛烈迅猛,自己好像承受不住要眩暈,可在即將眩暈的一剎那,鐘聲又變得悅耳,立刻讓人如沐春風,彷彿在聽大儒講道,格外舒服。

    但是這種舒適僅僅持續了三息,鐘聲再度變得雄壯剛猛,接著變得悅耳動聽,如此反覆了九次才停止。

    在鐘聲敲響期間,方運腦中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能力,但在鐘聲結束后,明白這是鳴膽鐘聲,可惜現在是十國大比的關鍵時候,不便神入文宮查看,不知道文膽有什麼具體變化。

    「方運最先閱完一百書,鳴膽鐘響。」空中響起一個聲音。

    除了方運繼續若無其事翻書,其餘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停了下來。

    「我才讀了十五本書啊!他現在就過百了?普通人就算一直用手一頁一頁翻頁,也不可能比他快!」

    「我好一些,讀了二十五本。」孔德御異常悲憤。

    「我二十一本。」

    「我最倒霉,才十二本!方運太會打擊人了!」

    「你們生什麼氣,方運爭得鳴膽鐘響,對大家都有好處!」喬居澤的語氣有些怪。

    蜀國進士田鈺道:「喬居澤你小子大比后別走,我要跟你文比,讓你知道說風涼話的代價!」

    「方運就不提了,你們九人得了十分之三,我們九十人共分十分之二,你當然覺得有好處!」

    喬居澤嘿嘿一笑,不再說話。

    景國其餘學子跟著笑,哪怕是柳風社的嚴則唯和康社的柯垣也流露出一絲自豪和得意。

    景國建國二百年來,這是最揚眉吐氣的時候。

    之前認定方運不行的人一句話也不敢說,方運領先的太大了,哪怕之後方運本本都是易經類或算數類,也能最先讀到兩百本。

    「應該還有機會吧,他不可能造成十國大比前所未有的十連鐘鳴!」荀離說話的時候眼中悲色更濃。

    「這話你自己都不信吧。」顏域空說完,繼續讀書。

    荀離的右拳緊握,低著頭,眼中閃過惡毒的光芒。

    其餘人陸續開始讀書。

    大比現場無人說話,只剩下連綿不絕的翻書聲,又以方運的翻書聲最頻繁。

    不多時,方運讀完兩百本書,第二次鳴膽鐘聲響起。

    這一次方運感覺鐘聲比上一次更加激烈。

    九聲鐘響后,方運哪怕沒有神入文宮,也感到文膽有一絲明顯的變化。

    方運繼續讀書,其餘人沉默了幾息,也繼續讀書。

    方運讀完第三百本,第三次鳴膽鐘響,讀完第四百本,第四次鳴膽鐘聲響起。

    「方運,你都讀四百本了,我連一百本還沒讀完!你收手吧,你這樣,還能不能繼續大比了!」武國的馬源哭喪著臉道。

    「馬兄說的還不是關鍵,關鍵你才是舉人啊,我們都已經是進士了還差你這麼多,你這樣,我雲國的父老鄉親怎麼看我們?」

    「諸位,咱們商量商量,等十國大比結束,找個機會報仇!我一家人都在光幕前看,你說等回去我弟弟問我為什麼方運讀完四百本書我還沒讀完九十本,我怎麼回答?我總不能說我是傻子吧!」

    各地文院光幕前,所有人齊齊大笑,看著這些遠遠凌駕普通人之上的天才進士悲慘的一面,他們越發覺得有趣。

    那些高文位的讀書人笑完卻陷入深思,方運展現出的力量太可怕了,行萬里路還不算什麼,只能說是天賦異稟,可讀萬卷書是考驗一個人的學習能力。

    方運一個人的學習能力是進士的四倍還多,成大儒只是早晚的事,若是不出意外,甚至可以說成聖的機會是衣知世的數倍!

    荀離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低著頭看書,但目光更加堅定,更加凌厲。

    方運繼續讀書,鳴膽鍾繼續響著,在讀完最後一本后,鳴膽鐘聲第十次響起,方運除了本身能得的五成力量,又額外獲得整整十成的力量。

    除方運之外的九十九人共分五成,所有人加一起,也僅僅獲得方運三分之一的力量。

    聽完第十次鳴膽鐘聲,方運發覺自己的文膽再進一步。

    他原本是文膽二境頑石有聲的程度,可現在已經達到頑石生玉的境界,再進一步就是文膽二境大成。

    普通大學士的文膽境界也不過與方運此刻相仿。

    「十國大比讀萬卷書第一,方運,十籌。」

    周圍傳來陣陣嘆息聲,到現在除方運之外還沒有人讀完三百本,差距實在太大了。

    方運坐在原地,掃視周圍,發現其他人都在默默地繼續讀書,已經沒有人再看他,全都被打擊得很慘。

    不過,方運因為讀書太多有點上癮,讀完一千本后竟然沒有盡興的感覺,還想繼續讀。

    方運坐在椅子上閉目休息片刻,不多時睜開眼,然後隨手向喬居澤的書架一招手,就是隨便試試,可喬居澤書架的第一本書飛了過來。

    方運愣住了,仔細一看,沒錯,就是《閃州民歌集》,是喬居澤第一本看的書。

    方運正要翻書,感覺氣氛不對,一扭頭,就看喬居澤用極為費解的目光看著方運,似乎比看《易經》類書籍更加費解。

    「咳……」方運輕咳一聲,低頭看《閃州民歌集》。

    這書和之前的一模一樣,只有看完並理解,文字才能發光,才能繼續翻頁。

    大比文界那熟悉的迅速翻頁聲再度響起。

    眾人下意識看了看方運,繼續扭頭讀書,不多時,大殿里響起一個聲音。

    「瘋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