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在還有半刻鐘結束的時候,荀離突然發起瘋,雙目通紅,提筆迅速答題。

    「我不能輸!也不會輸!一定不會輸!」荀離一邊低聲吼著,一邊全力使用下品奮筆疾書答題。他的答題速度遠超之前,但正確的比例卻極低,往往前一道題答對,下一張試卷就枯黃飛到身後。

    不多時,一聲鐘鳴響起,所有人桌上的試卷消失不見,只剩下前面的銀光試卷和後面的枯黃試卷。

    「不能輸,還沒有結束!不能輸……」荀離一邊小聲嘀咕著,一邊用毛筆書寫,紙張已經消失,黑色的墨汁在桌子上形成一個個文字。

    隨後,天空中的聲音開始評等論籌。

    「孔德御,八籌七。雲尋松,八籌七。歸明遠,八籌六……」

    進士過目不忘,聽到后能記住每一個人的籌數,然後再把相同國家的十個人的籌數相加,再和前兩場的籌數相加,就得到最後的籌數。

    許多人在默默地記著籌數並相加,一開始還沒什麼,但到了最後面,許多進士的神色有細微的變化,不時瞄向嘉國、景國和慶國的人。

    天空的聲音念誦完所有的籌數,輕微的文膽開裂聲連響兩次,荀離和雷十三的鼻子開始流血,兩個人急忙用手擦拭。

    「怎麼會輸給景國?」多個慶國和嘉國學子喃喃自語。

    「算錯了!一定是我算錯了!慶國與嘉國不可能都不如景國!怎麼可能,一定是算錯了!我要等最後的籌數公布!」荀離一邊用手擦著鮮血,一邊緩緩站起,向門口走去。

    一個慶國學子急忙走過去,扶著他一起。

    這一次沒有人嘲諷荀離,之前責斥荀離最多的孔德御和喬居澤都平靜地起身,隨著眾人一起向外走。

    走了幾步,孔德御道:「恭喜方鎮國力挽狂瀾,在十國大比獨得四十籌,祝景國取得第七之位!」

    「祝賀孔府學宮位列第二。」方運道。

    悅國人滿面紅光走過來,一起向方運作揖致謝。

    在十國大比一開始就謝過方運的胡尚笑道:「從此以後,你方運就是我悅國的大恩人!沒想到事隔四十年後,我悅國竟然再奪第六之位!」

    「客氣了,大比乃是各憑實力,悅國本就應該穩坐第六。」

    「不不不,今日我悅國學宮能得第六,你功勞最大。」胡尚說著看了看荀離繼續道,「勝敗乃兵家常事,我今日才明白,取勝之道萬萬千,失敗之路卻只有一兩條。祝景國國運興盛,人族文運昌隆!」

    眾人一起走出文殿,來到大比會場,就見大比會場的光幕從上到下排列著十一學宮的最終名次。

    第一,啟國學宮。

    第二,孔府學宮。

    第三,蜀國學宮。

    第四,雲國學宮。

    第五,武國學宮。

    第六,悅國學宮。

    第七,景國學宮。

    第八,嘉國學宮。

    第九,慶國學宮。

    第十,申國學宮。

    第十一,谷國學宮。

    在方運走出來的同時,會場的十幾萬人一起起立,歡呼陣陣,許多人用軍中的擊掌聲來表達對方運的進步。

    與此同時,景國各地的文院前爆發持續不斷的歡呼聲,隨後一個名字響徹景國天空。

    「方運!方運!方運!方運……」

    一開始景國眾人只是高興地歡呼,但喊著喊著,一些年紀大的讀書人開始流淚,一邊流淚,一邊高呼方運的名字。

    無論之前方運如何出色,哪怕是文壓一州,也只是讓眾人覺得痛快,就算是成為舉人凌煙閣第一子,也只是讓人覺得幾十年後景國實力會有所增強。

    十國大比不一樣,十人參與,百人共比,比的是各國的實力,各國的底蘊,容不得一點取巧。

    無論以後怎麼樣,至少在今年,景國實實在在壓住了慶國!

    在景國人歡呼的同時,數以千萬計的慶國人對著光幕罵開了,而數億慶國人在心裡詛咒。

    「卑劣荀離!慶國本來能贏,但你偏偏給方運製造機會使出一心二用,讓景國贏得第七!」

    「慶國的罪人!」

    「你一定是景國派來的姦細!」

    「你不得好死!」

    「我兒明年若因為名額不夠無法中舉,我就死在荀家門前!」

    「方運能文壓一州,豈會被你一個蠢材算計到?該死的蠢貨,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狗東西,恨不得把你千刀萬剮!我明年本來有機會中進士的,看來至少要等一年了!」

    「可憐我兒的秀才啊!」

    ……

    大比會場中,荀離獃獃地看著光幕上的排名,隨後感覺一股無形的力量從自己的身體中離開,耳邊突然傳來無窮無盡的聲音。那聲音猶如海嘯洪流,又如菜市場的亂叫,宏大又紛亂,沒人能聽懂是什麼。

    荀離大口大口地吐血,而文膽裂開的聲音一聲又一聲響著。

    荀離知道,離開自己身體的力量是慶國國運,而那些無窮無盡的聲音就是慶國子民的罵聲。

    國運與民心得其一,哪怕不能流芳百世,也能成為一代名士,若兩者皆不得,必被背棄。

    「哇!」荀離吐出最後一口血,隨後一聲玻璃瓶跌落炸裂的聲音傳遍全場。

    荀離的文膽徹底粉碎。

    看著慶國人抬著荀離離開,眾人紛紛嘆息。

    雷十三的頭顱中也多次發出文膽裂開的聲音,但最終沒有粉碎,他還能扶著友人站著,只是七竅在不斷流血。

    「祝賀方鎮國!祝賀景國!」階梯坐席上有人大喊,隨後數以萬計的人陸續高呼。

    堂堂正正的弱國景國打敗了卑鄙的強國慶國,這是大快人心的事,每個人心中都有公道。

    今年再次得第一的啟國學子們哭笑不得,若是光聽這些聲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得第一的是景國。

    一人快步走下階梯,走到方運面前。

    方運一看,正是好友李繁銘。

    李繁銘笑嘻嘻道:「碎膽狂魔,我來替我大舅子說一句,登龍台之行,不與你斗,不與你戰,但要比誰殺的聖族妖蠻多!輸的人為對方寫一首詩,如何?」

    「你大舅子?」方運疑惑不解。

    「姬守愚,雖然和我妻子的家族血脈遠了,但終究是我的妻子的哥哥。」李繁銘笑道。

    「原來是他。就是那個文王世家年輕一代的第一人?」方運問。

    「對,文王世家除了他,其他人沒資格進入登龍台。」

    「好,我接受這種比法!」方運痛快答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