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看向郭子通大學士,道:「掌院大人,我可否用文寶?」

    郭子通道:「你可用防護文寶,不得用攻擊文寶,他不得用任何文寶。」

    「學生知道。」方運微笑著向草坪上走去,心中沒有絲毫的負擔,進士與舉人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連顏域空那等在舉人中打磨多年之人,也只能抗衡新晉進士,遇到成進士超過五年的人毫無還手之力。

    唇槍舌劍是一個質的飛躍,有了唇槍舌劍,人族才有了真正能匹敵妖蠻的力量。

    崔望笑著向文戰場的另一側走去。

    喬居澤雙臂抱胸,笑道:「你們說,方運與崔望誰的勝算高?」

    公羊玉道:「我與崔望文戰過,他的唇槍舌劍雖然沒有融入完整的蛟龍骨,但也有半條之多,哪怕比我晚成進士三年,依然不弱於我。只是他的文膽不如我,所以控劍的能力稍差。」

    喬居澤道:「咱們今天都上場,此生恐怕也只有這一次機會可以欺負方運,千萬不能錯過。以方運之能,恐怕在成進士的時候就已經達到文膽二境大成的境界。這個境界控制唇槍舌劍簡直劍隨意動,才氣古劍飛行完全沒有凝滯,至少能達到三返,簡直駭人。」

    「萬一他動用一心二用的力量,一邊控劍一邊寫戰詩詞,不是妖孽勝似妖孽啊。」

    「多虧崔望成進士一年多,而且才氣古劍融入蛟龍骨,又有蛟龍角磨礪。普通的新晉進士要是敢對方運用唇槍舌劍,方運文膽一動,足以將其唇槍舌劍震碎。」

    眾人紛紛點頭,摩拳擦掌,陳禮樂甚至早早吐出唇槍舌劍,學方運熱身。

    方運與崔望相距十丈站定,這是文戰的標準距離。

    崔望明明比方運大四五歲,但看著比方運更加稚嫩,他道:「方運,雖說掌院大人是為讓你了解唇槍舌劍,而且他會藉助聖廟的力量避免你我重傷,但既然是文戰總會有誤傷,還望你小心。」

    「我明白,我有防護文寶,你也不要掉以輕心。」方運說著放下胸前的托板,備好筆墨與紙張。

    「自然。」崔望認真回答,並不敢小看方運。

    「請!」雙方同時拱手。

    方運左手在腰間一抹,從飲江貝中拿出一方詠桂樹墨硯,激發文寶的力量,就見一棵高大的桂樹光影籠罩全身,屹立在天地間,形成相當於進士戰詩的力量。

    與此同時,方運奮筆疾書書寫陳觀海的舉人戰詩《滄浪行》,一息詩成,十餘丈長的滔天巨浪湧向崔望,而巨浪的頂端不是浪花,竟然是一隻只由水組成的蝦兵蟹將。

    那些蝦兵蟹將手持刀槍,大聲吶喊,氣勢洶洶。

    崔望為之色變,這等威力已經接近詩詞二境。

    喬居澤訝道:「方運有偽龍珠相助,再加上可能的星之王,威力已然超過進士運用此詩。」

    「他在試探。」

    在眾人討論過程中,崔望雙目一凝,一把白光才氣古劍從他口中飛出,帶著刺耳的破空聲向前疾飛,轟地一聲洞穿巨浪,直取方運頭顱。

    巨浪落地,不再向前移動。

    方運的舉人戰詩雖強,但在崔望這種有半聖世家相助的進士面前,也只能阻止瞬間而已。

    在唇槍舌劍與巨浪相擊的一剎那,崔望的身體似乎在輕輕一顫。

    方運的目光突然一閃,似乎想到什麼,立刻在桂樹虛影中行走,這是對付唇槍舌劍的經典方式,能稍稍干擾唇槍舌劍,同時口中念誦舉人防護戰詩《山嶽賦》。

    過半的進士認真觀看,但那幾位經驗豐富的進士與郭子通大學士卻好似疑惑不解。

    崔望一聽方運念誦防護戰詩,臉上露出微笑,隨後開始念誦進士戰詩《觀虎嘯》,此首傳世戰詩乃是百年前的兵家進士在兩界山遭遇虎妖一族襲擊,急中生智而作,能形成極大範圍的元氣虎嘯攻擊,不僅能傷到妖帥,若有妖兵妖民在《觀虎嘯》範圍內,無論多少,都會被強大的力量撕扯成碎片。

    崔望心中篤定,《觀虎嘯》範圍太大,方運無論如何跑都跑不掉,再加上唇槍舌劍的力量,方運必敗無疑。

    崔望的唇槍舌劍準確地擊中保護方運的桂樹虛影,只聽一聲輕鳴,桂樹虛影上留下一個缺口,而唇槍舌劍抵在缺口處,徐徐向里刺入。

    此時崔望在念誦《觀虎嘯》,無法一心二用,唇槍舌劍只會根據之前的意念攻擊方運,但威力遠不如崔望親自操控。

    崔望的唇槍舌劍太強,極可能在方運剛念誦完《山嶽賦》的時候就刺穿桂樹虛影,到了那時,《觀虎嘯》和唇槍舌劍兩種力量齊放,足以瞬間擊潰方運的防護力量。

    眼看桂樹虛影的裂痕越來越多,方運在念誦《山嶽賦》的時候一眨眼,二境中期的文膽之力磅礴而出。

    強風席捲,青草彎折,而崔望的唇槍舌劍如同被無形的銅牆鐵壁擋住,無法寸進。

    崔望心中一驚,沒想到方運的文膽之力比傳說中更強,不過他隨後放心下,等《觀虎嘯》誦完,方運就算有文膽之力也必輸無疑。

    方運誦讀了《山嶽賦》的前三句后,張口誦出了第四句。

    「沒在石棱中!」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這根本不是《山嶽賦》的文字,而是方運自創戰詩《石中箭》的最後一句。

    「口是心非!」喬居澤驚呼。

    不等崔望反應過來,一支蘊含詩魂和星之王力量的長箭飛向崔望。

    此詩之速度,和崔望的唇槍舌劍一樣快,都剛剛達到一鳴程度,即一倍的音速。

    崔望大驚失色,本能大喊:「我認輸!掌院大人救命!」喊的過程中就地一滾。

    方運立刻控制石中箭向天空飛去,避開崔望。

    「方運勝!」郭子通道。

    崔望狼狽地站起來,一邊拍打掉身體的草葉和塵土,一邊小聲嘟囔:「方運果然奸詐!先以防護詩騙我放棄控制唇槍舌劍改誦戰詩,結果半途以口是心非文心逆轉為戰詩,我哪裡能比得了?喂,你們記住了,下次用唇槍舌劍后,馬上使用防護戰詩保護自己,他的《石中箭》終究是秀才戰詩,破不了進士防護戰詩。你們……你們愣著幹什麼?」

    崔望發現一干進士直勾勾瞪著方運。

    過了好一會兒,喬居澤才試探著問:「上品口是心非?」

    崔望這才意識到,方運是誦讀了三句《山嶽賦》后在第四句誦讀《石中箭》,只有上品口是心非才能做到。

    「嗯。」方運輕輕點了點頭。

    崔望一翻白眼,道:「完了!以後文戰之中,若不準用唇槍舌劍,方運必然在同文位中無敵。用紙上談兵,他有一息成詩的上品奮筆疾書。用出口成章,他有上品口是心非,完全可以根據別人的戰詩詞來進行調整,從頭到尾針對死!」

    喬居澤道:「妖蠻也一樣!越是聰明的聖族妖蠻越倒霉,我懷疑他們會被方運的口是心非活活玩死。」

    公羊玉沒好氣道:「別說同文位,若是不用唇槍舌劍跟他文戰,我有九成的可能失敗。進士壓倒舉人的力量是唇槍舌劍,進士戰詩詞的威力在方運這種妖孽面前只能算普普通通。」

    「看來我等趁他是舉人的時候欺負他的機會落空了。」喬居澤笑道。

    崔望眼珠一轉,笑道:「方同窗,我們是讓你熟悉唇槍舌劍的攻擊方式,避免你在登龍台中吃虧,不如這樣,你不準用口是心非跟我再比,我這次的唇槍舌劍不傷你,只展現我的攻擊方式,如何?」

    「可以試試。」方運點點頭。

    第二場文戰切磋開始,方運改變戰術,利用三次《石中箭》和文膽之力聯合攻擊崔望的唇槍舌劍,等方運準備使用第四次《石中箭》攻擊的時候,崔望舉起手來投降。

    「你能不能給我一次勝過你的機會?我的唇槍舌劍再強,也擋不住你這種攻擊!你的《石中箭》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能半路拐彎?關鍵拐得比我的唇槍舌劍還流暢,你能不能不要把戰詩當唇槍舌劍玩?你這是在摧毀我的自信心!」崔望非常沮喪。

    眾進士大笑,喬居澤道:「這也不能怪你,要怪就怪方運的文膽太強了。他這種文膽,一般只出現在大學士身上,讓大學士使用秀才或舉人戰詩,贏你還不是易如反掌?」

    不過崔望隨後道:「你們先比,我似乎發現了我的不足之處,跟方鎮國文斗就是不一樣!」

    崔望說著低著頭,一邊思考一邊離開草地,坐在石階梯上發獃。

    其餘人輕輕點頭,崔望可比這裡過半的人更有天賦,但崔望之所以如此快成為上舍進士,主要是他善於思考和學習,就算被方運這個舉人打敗,既沒有灰心喪氣,也沒有惱羞成怒,這種態度最能決定一個人的成就。

    陳禮樂道:「我也試試。不過我不用攻擊戰詩詞,只用唇槍舌劍和防護戰詩詞,我或許也能發現自己在唇槍舌劍上的缺點。」

    喬居澤道:「不錯。在高文位者面前失敗,可能是對方太強,而在舉人面前失敗或受挫,才能讓我們發現真正的不足。與方運文戰,兩全其美。」

    「文戰切磋,誰學到的多,誰才是勝者。」方運道。

    「的確。」上舍進士們一致認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