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方運盤坐后,霧蝶離開方運肩膀,扇動著翅膀飛到一旁的岩石上,隨後身體表面變化,變得和岩石一模一樣,哪怕是仔細觀察也絕無可能看破。

    霧蝶雖是幼年,但掌握奇風和弱水雙重力量,一旦靠近偷襲,聯合弱水衝擊與奇風吹動,再強大的進士也必死無疑。

    方運神入文宮。

    文宮輕輕地顫動,幅度很小,但頻率極快。

    文心燈火如同被風吹拂,忽明忽暗。

    文膽的光芒也忽強忽弱。

    方運看到這一幕無比驚詫,因為這種現象名為「文宮升華」,是進士或進士之後晉陞文位的時候才可能出現的景象,而且有可能失敗!

    進士以及進士之下都是靠科舉選拔、才氣天降,沒有可能失敗,但進士之後每晉陞一個文位,都要面臨失敗的可能,若三次衝擊文位失敗則此生無望,除非半聖欽點或動用神物修復文宮。

    方運一開始還十分擔心,因為十國早就沒了聖前進士,沒人告訴他聖前舉人需要經過文宮升華,不過當他目光落在文宮星空上之後,心裡安定下來。

    整整七十三顆星辰懸浮在天空,每一顆星辰都是方運的作品,除了那些詩詞,還有他自己寫的文章或經義。能化作文宮星辰的,毫無疑問,放眼人族都是高水平的作品。

    這七十三顆星辰似乎已經聯成一體,散發著星白色的強光落在文宮的每一處,讓文宮的顫動減慢減輕。

    不要說古往今來最優秀的舉人,哪怕是曹植、嵇康、司馬遷、韓信、司馬相如、董仲舒、諸葛亮等等等等所有天才在進士甚至翰林時期,其文宮星辰都比不過身為舉人的方運。

    七十三顆星辰凝聚的文宮星光如同一座巍峨的山嶽,鎮壓文宮,減少文宮升華失敗的可能。

    與此同時,文宮中的方運雕像從頭部開始徐徐裂開,發出喀嚓喀嚓的輕響。

    自我雕像上的三道手指粗的才氣正在徐徐膨脹,膨脹到手臂粗后,又立刻收縮,如此反覆。

    方運恍然大悟,自己舉人晉陞進士之所以要形成文宮升華,主要是這才高八斗的緣故。

    普通一根才氣煙柱的晉陞都有著莫大的力量,現在三根才氣煙柱齊齊晉陞,形成才氣共振,整座文宮不顫抖才怪。

    方運又看向文宮的兩側,兩側原本有壁畫,但後來被毀,直到現在也沒有恢復,方運一直不知何故。

    在才氣共振形成的同時,萬界驚變。

    聖元大陸已經是夜晚,明亮的文曲星高懸正中,如同小型的月亮照耀萬界,形成磅礴的文曲星光落在聖元大陸上,滋養著人族。

    張衡世家的老宅中,張家人正在學習有關天文地理的知識,一位老先生正在指著一座一丈高渾天儀道:「此渾天儀乃是張家第二代家主仿造,雖遠不如張祖親造的半聖文寶,但因為送入張祖故居得聖氣滋潤,也已經化為大儒文寶,足以引動天星,震懾宵小。渾天儀洞悉星辰奧秘,一旦星相大變,必然……」

    「轟隆隆……」

    渾天儀的外形是由多個圓環組成的類球狀之物,由赤道環、黃道環、子午環、**儀等等環組成,根據天象運轉,神奇異常。

    但就在此時,整座仿品渾天儀的各環如發了瘋似的瘋狂亂轉,發出巨大的轟鳴聲,並且爆發出強烈的氣勁,把周圍的人吹得東倒西歪。

    隨後,渾天儀徐徐上升。

    「怎會如此!難道渾天儀失效?」

    「轟……」

    不遠處傳來一聲巨響,一個眼尖的弟子大喊:「你們看,那是張祖親自製造的渾天儀!」

    「不好,渾天儀從張祖故居衝出來了,難道有大敵入侵?」

    張家眾人望去,就見足足十層樓高的真品渾天儀衝破房屋,高懸在半空,渾天儀各圓環都在瘋狂旋轉。

    與此同時,張家的數千台仿品渾天儀齊齊飛到半空,瘋狂旋轉,眾人目瞪口呆。

    「星變!是星變!你們抬頭看!」

    張家子弟仰頭一看,就見天空原本是一顆顆的星辰突然被扭曲了,每一顆星辰都變成一道道彎彎曲曲的星光,好似流星飛行,讓天空布滿一條條星光線條。

    但是,唯獨正中的文曲星依舊是一顆單獨的星辰。

    這文曲星不僅沒有像其他星辰扭曲成星光,反而突然形成一股君臨萬界、星耀亘古的大氣勢,讓人有頂禮膜拜的衝動。

    「星變!是星變!只是不知是喜是憂。」

    張衡世家的仿品渾天儀遍布十國各地,哪怕是那些普通的仿品,此刻也瘋狂旋轉,飛到半空。

    北到武國雪州,南到雲國林州,東到東海之畔,西到大漠邊緣,凡是有人族的地方,無人不抬頭仰天張望。

    一開始文曲星只是散發著莫大的威勢,但隨著時間推移,所有人都發現,文曲星變大了,文曲星光突然變亮了!

    所有讀書人都不由自主地深呼吸,因為他們感受到空氣中的文曲星力正在快速增加!

    十國各地,數不清的讀書人在大聲呼喊,有的人甚至淚流滿面。

    「人族中興!人族中興啊!」一位老秀才大叫著。

    「文曲星離我聖元大陸更近了!天大的喜訊啊!」

    「天降文曲,天佑人族!」

    「何人所為?莫非是孔聖顯靈,救我人族於水火?」

    「文曲星移,當出聖人啊!是哪位大儒晉陞半聖,還是哪位半聖成亞聖?」

    武國,衣宅。

    已經獲得文豪封號的大儒衣知世仰頭望天,面帶微笑:「那日文曲星動不為我,今日文曲星移必然與我有關,我可從文曲星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濃郁文曲星力!不久之後,我定當封聖!」

    慶國,宗家。

    一位外表看上去不過五十許的白衣人嘴角微彎,仰頭望天。

    「恰逢此時,當仁不讓,我雜家必當大興!」此人說完張口一吸,天空立刻出現只有高文位之人才能看到的異象,三千里方圓範圍內的元氣突然急速旋轉,形成一個碩大的漏斗,高空所有的文曲星力沿著元氣漏斗凝聚成點點碎星之光下落,最後全部落入這一人口中。

    倒峰山,聖院。

    三位原本在眾聖殿中坐了數年之久的科舉考官竟然齊齊站起,走到眾聖殿門口,仰天望去,滿面紅光。

    「難以置信!文曲星移,千載難逢,只有當日文王封聖之時方能做到!」

    「此間文曲星力竟然如此濃烈,星移還在繼續。從此之後,聖元大陸之文曲星力必然超出幾處古地!」

    「文曲星移,必乃人族中興之兆!」

    「不,此乃文曲星垂。」東聖王驚龍緩緩走來。

    「什麼?那不是孔聖離世之時的異象嗎?」米奉典微驚。

    王驚龍微微一笑,道:「妖界怕是亂了。」

    東海龍宮。

    「呼……呼……呼呼呼呼……該死的文曲星,怎麼又近了?好死不死照得本聖龍眼發癢,早晚有一天要你倒霉!」

    草蠻,狼蠻部落。

    大狼蠻王凝視天空,神色肅穆。

    一條老狽蠻王弓著背,拄著巫杖徐徐走來,邊走邊道:「王,初雪將至,按原計南征景國嗎?」

    「文曲星移雖讓聖元大陸文曲星力暴增,但至少五年之後方能顯現作用,今年依計行事,於人族會試當天出發,奪密州,再滅景國一軍!」

    「那張破岳委實可惡,破密州時,定然先殺他!」

    妖界,眾聖樹上空,烏雲成海,風卷如龍,雷電似瀑,宛若末日降臨。

    一道道巨大的吼聲傳到數千里之外。

    「文曲星垂,人族大興,不能再等下去!」

    「明日再遣三聖與三百萬妖兵,耗盡兩界山之人族!」

    「至少五聖同臨!」

    「方運那個小畜生已經在大學士榜第八,若能從登龍台活著出來,至少能入第六!」

    「方運之事不急,三年之內他絕不可能做得出十六首戰詩詞。」

    「兵蠻聖臨終曾留遺言,若方運入大學士榜第二,我等必須合力隔界擊殺!他曾說,若等方運入了大儒榜再擊殺,人族眾聖恐怕會做好準備。」

    「兵蠻聖那小傢伙雖然一直學人族讓我很不滿,但他比我們都聰明!可恨,那日若非中了人族的奸計,他也不會被書山鎮殺!」

    「若在三年內對方運出手,兩界大誓的反噬誰來承受?」

    「怪不得人族說你們鼠族是鼠目寸光,方運本來有驚天之才,現在人族又得文曲星垂,三年之後他會成長到何等程度?萬一成長到大學士,又得到完整無上文心,人族眾聖必然死保,我等不可能有機會。」

    「不需要成長到大學士,只要他成為聖前進士,我們就必須下手!」

    「不錯,聖前進士的潛力,遠比寫完十六首戰詩詞成為天下師更大!必須斬草除根!」

    「若他成為千年未有的聖前進士,必然位列大學士榜前三,我們要開始準備了,否則的話,難以在一個月內發動月樹神罰。」

    「好,先詢問獅尊陛下,最終由他定奪。」

    「其實也可等等,獅尊陛下的幼子已經進入登龍台,他身負大聖血脈,天賦驚世,實力絲毫不下於東海龍宮的那條小真龍,他若遇到方運,必能輕易將其擊殺。」

    「獅妄的獅心已成,王者血鎧凝聚,祖靈乃是大聖意志,又得獅尊陛下賞賜的龍睛換得天樹恩賜,得到神秘重寶風神翼,登龍台中絕無敵手!或許能打敗那條小真龍,方運更不在話下。」

    「那就請示獅尊陛下,做兩手準備!決不允許人族的聖前進士存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