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股淡淡的真龍威壓自那滴純金之血的上面散發出來。

    除卻古蛟侯,所有的龍妖全都猶如被巨山壓頂,噗通噗通接連跪在地上。

    古蛟侯的身體顫抖著,死死地咬著牙,勉強挺立。

    龍族中除了敖煌,其餘龍族全都低頭匍匐,表達對萬龍之祖的敬重。

    妖蠻和人族受到的影響反而最小,只是全都低著頭表示尊敬。

    隨後,真龍威壓收斂,祖龍真血不再變化,依舊是水滴狀的金色液體。

    「咔嚓……」

    包裹祖龍真血的那顆龍珠徹底碎裂,祖龍真血緩緩上升,小小一滴卻氣勢如虹,如一代開國大帝俯視臣民。

    敖煌急忙道:「祖龍在上,孩兒請先祖賜寶,壯我龍族,重新登臨萬界之巔、千族之首!」

    那祖龍真血輕輕一動,徐徐向敖煌飛去,雖然乍一看毫無特殊之處,可飛行起來有種說不出的美感,彷彿有天之軌跡、大道之形。

    方運看了一眼祖龍真血,卻沒有像別人那樣繼續盯著,因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祖龍真血,隨後神入文宮。

    因為,唇槍舌劍只差一點就可完全凝聚!

    方運在文宮中迅速看了一眼,發現一切順利,又離開文宮。

    方運不在乎,但其他人心中思緒萬千,這可是祖龍真血,祖龍是史上已知的最強大的生命,曾經統攝萬界,無論後面的古妖之主還是妖族之主,在祖龍面前都不堪一擊。

    若非祖龍突然消失,龍族也不至於被古妖擊敗。

    祖龍的一滴血就至少擁有一位半聖的力量,若能吸收裡面的力量,哪怕會浪費很多,也足以晉陞半聖。

    對眾人來說,這滴血就是通往半聖的康庄大道,只要慢慢走,有生之年必然封聖。

    在祖龍真血緩緩飛行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感到大殿內的氣氛無比壓抑,隨時可能爆發。

    古蛟侯突然陰陰一笑,道:「我在登龍台蟄伏千年,豈會沒有準備?真龍又怎麼樣!我亦有真龍之血!」

    古蛟侯說完,身體突然膨脹一圈,全身筋肉鼓起,龍鱗下面彷彿有一條條長蛇在翻騰,隨後他的獨角化為兩角,而四爪化為五爪,周身散發著濃郁的真龍氣息。

    敖煌一愣,怒道:「你體內竟然有聖龍珠?」

    其餘龍族急了,龍聖的龍珠對其他種族來說只能增加力量,但若是給聖位之下的蛟族等龍族旁系,都可純化血脈,成為真龍血脈。

    一頭蛟龍若得到聖龍珠的力量,地位與敖煌不相上下。

    那祖龍真血突然停住在半空,然後向古蛟侯那裡偏移。

    古蛟侯嘿嘿笑道:「我若有完整的聖龍珠,早就可化龍離開。可惜我得到的只是半聖龍珠碎片,這半聖龍珠碎片雖然遠遠不如完整的,但足以讓我擁有一個時辰的真龍血脈!我的血脈中帶著龍聖的氣息,自然比你更有天賦,比你更得祖龍真血歡心!」

    「你……」敖煌氣得差點吐血,沒想到功虧一簣。

    「哈哈哈,這祖龍真血歸我了!」

    古蛟侯話音剛落,獅妄笑道:「那可未必!」說著,口中吐出一片巴掌大的明黃色金屬片。

    這金屬片上竟然散發著與祖龍真血相似的氣息。

    「祖龍遺物!」敖煌失聲大叫。

    獅妄嘿嘿一笑,道:「我父乃獅族大聖,早就算計好一切,既然知道此次登龍台有重寶出世,自然要準備齊全。這可是祖龍成聖不久后的鱗片,雖然只是殘片,但終究是祖龍遺物!」

    在獅妄說話的過程中,那金燦燦的祖龍真血竟然緩緩向獅妄移動。

    敖煌大怒,道:「你們可不要逼我激發裡面的祖龍意志!」

    獅妄笑道:「那你激發好了。祖龍意志需要吸收真血的力量才會現形,一旦你喚出祖龍意志,等於耗盡真血,我們一拍兩散!」

    「但我可以請祖龍意志殺光爾等!」敖煌高高仰起頭道。

    「祖龍是何等人物?豈會因為你一言而殺死我們這小妖?」獅妄道。

    「那他必然會給我一些大好處!說不定把整座登龍台的寶物都給我!」敖煌道。

    雷九突然道:「那可未必!」說著,他從飲江貝中拿出一根兩尺長的石器,似乎是象牙。

    但是,這「象牙」竟然散發著與祖龍真血與祖龍殘鱗相似的氣息。

    方運立刻猜到,這應該是祖龍牙齒,不過是殘缺的,否則不可能如此小。

    敖煌勃然大怒,道:「放肆!你們雷家竟然私藏祖龍遺物!」

    雷九微笑道:「那又怎麼樣?我們若說這是雷師收藏之物,你們能如何?至於那祖龍意志,你儘管喚出,或許他老人家會賞賜給我一些登龍台的寶物。」

    方運驚訝地發現,敖煌竟然猶豫了。

    其餘人族也暗暗心驚,沒想到只要雷九說起雷師,敖煌必然退縮,那雷師到底是何等神聖啊!

    敖煌、古蛟侯、祖龍殘鱗和祖龍殘牙四種力量同時引動祖龍真血,現在祖龍意志沒有復甦,祖龍真血只能憑藉本能移動,竟然開始在原地打轉,無法選擇靠攏誰。

    其餘人無比垂涎,可都不敢硬搶,萬一刺激祖龍真血,必死無疑。

    敖煌盯著雷九,扭頭看向幾個西海龍族,道:「我明白了!西海龍宮明知道只有我才有資格得祖龍真血,可既想要祖龍真血又不願意與我東海龍宮撕裂麵皮,而雷家也不可能為了一滴祖龍真血與我龍族決裂,所以你們兩家合作!說吧,西海龍宮給了你們雷家什麼好處!」

    雷九微微一笑,道:「敖煌殿下雖然年紀小,但見識不凡。既然你已經猜到,我就直說了。西海龍聖非常需要這滴祖龍真血,所以就聯合我雷家,而他給我雷家的好處是,全力扶持我雷家,讓我雷家儘可能在五十年內出一位半聖!當然,若是你們東海龍宮捨得拿出更好的條件,我放棄這滴祖龍真血!」

    敖煌無言以對,不說他沒有資格答應,就算有資格,身為真龍的驕傲也不可能低頭。

    「不!我乃真正的祖龍後裔,祖龍真血一定會主動投向我!」

    敖煌說完,突然看向祖龍真血,大聲道:「後輩不肖孩兒敖煌,請先祖垂憐,賜我真血,光耀我族!」

    敖煌伸出尖銳的龍爪直刺自己的心臟,熾熱的心頭血順著他的傷口流出,緩緩流過明黃色的龍鱗,憑空增添一抹悲涼。

    方運輕聲一嘆,可惜這種時候自己無能為力,只能旁觀。

    突然,那祖龍真血輕輕一震,開始飛向敖煌。

    但是,古蛟侯突然拿出那枚甲骨龍玉,把大量的龍聖氣息送入裡面,同時大叫:「所有的甲骨龍玉都與祖龍有關係,裡面的龍族修鍊之法,就是祖龍所創!我才是真正的祖龍後裔!」

    那祖龍真血的速度減慢。

    隨後,獅妄與雷九同時發力,利用各自的秘法激發祖龍遺物的力量。

    就見祖龍真血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之後突然一震,外放一股無形的衝擊波向四面八方擴散。

    所有人都被擊飛出去,方運也在其中,但那力量沒有傷人,所有人都完好無損。

    敖煌、獅妄、古蛟侯與雷九相互看了看,大步邁向祖龍真血。

    西海龍族中的一頭龍族突然道:「獅妄,請助雷九一臂之力!」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人族和其餘龍族難以置信地看著那頭叫敖耘的西海龍帥,而妖蠻們則疑惑不解地看著獅妄。

    「好!」獅妄說完,把祖龍殘鱗扔給雷九。

    雷九接過祖龍殘鱗,那祖龍真血終於不在原地打轉,開始向雷九移動。

    敖煌鬚髮怒張,雙眼通紅,鼻中竟然噴出熾熱的龍炎,恨不得一口咬死雷九,可是,他敢殺西海龍族,卻不能殺雷家的天才。

    「敖耘,雷九,獅妄,沒想到你們為了祖龍真血竟然早就暗通款曲!我敖煌必報大仇!」

    敖耘卻冷聲道:「龍族本就與妖蠻親近,是妖蠻滅了古妖,幫龍族挽回顏面,人族?人族算什麼東西!幫助雷家就算了,你們東海龍宮竟然一直相助人類,簡直成了人族的走狗!」

    「你……」敖煌氣得說不出話。

    「哈哈哈……」雷九哈哈大笑,不理敖煌,扭頭看向方運,毫不掩飾眼中的得意與張狂,「方運,你不過是鼠目寸光之輩,上不了大檯面!為了區區龍氣你就不要臉面,巧取豪奪卻又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你卻不知道,這祖龍真血才是我雷家真正的目標,才是我雷九的目標!跟祖龍真血比,你所搶奪的龍氣根本不算什麼!」

    方運無奈地第五次舉起那張紙。

    真冤枉!

    「縱然你百般狡辯,也敵不過鐵打的證據!」

    方運白了雷九一眼,哭笑不得,進了登龍台後,自己從來就沒跟雷九說過一句話,哪裡來的百般狡辯。

    祖龍真血很快來到雷九面前,雷九一邊伸手抓向祖龍聖血,一邊繼續譏諷方運:「機關算盡太聰明,可惜真血到我手!你……」

    雷九的聲音突然止住,因為他的手抓了個空。

    祖龍真血繞過雷九的手,飛過雷九的肩膀,然後加速,猶如乳燕歸巢,飛入方運的文宮。

    雷九忘了譏笑方運,敖煌忘了罵西海龍族,古蛟侯忘了要搶奪……

    所有人都呆住了。

    雲弄章喃喃自語道:「不愧是狂君方運啊,搶完龍氣搶祖龍真血,這已經不是虎口拔牙,而是龍口拔牙!厲害!厲害!佩服!」

    「敢在龍族、雷家、妖族與龍妖四大勢力眼前搶東西,真是天底下獨一份啊!幾乎等於從半聖手裡搶東西!」

    方運第六次舉起那張紙。

    真冤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