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舌劍巨化!」孔德天喃喃自語。

    「這……不是半聖或者少數大儒才能做到嗎?唇槍舌劍一旦變巨,威能會大得嚇人。唯一能在大儒前唇槍舌劍巨化的人,是項羽。項羽在大學士的時候讓唇槍巨化,稱其為『萬人敵』,可見巨化的唇槍舌劍有多麼恐怖。」

    「應該是方運的孕劍詩與孕劍之物太強了,想必你們也能猜出來。」孔德天盯著方運的才氣古劍。

    方運心中一凜,自己以真龍遺骨孕劍,這對龍族來說是不可饒恕的大罪,哪怕自己書寫了帝王詩,也會被列為龍族罪人。

    真龍,在龍族的體系中是不可冒犯的存在,每當真龍遇難,龍族都會拼盡全力百倍千倍討回公道。

    當年曾有一位虎族的雙聖之子殺了一頭真龍,雙聖之子的天賦還在大聖之子之上,龍族眾聖竟然潛入妖界,殺死那雙生之子,屠滅虎族千萬族人,並聯手擊殺一位虎族半聖,以至於現在虎族勢弱,不如獅族。

    正是龍族對真龍的反應如此激烈極端,才使得各族越發不敢傷害真龍,連普通龍族也受益。

    方運心中輕嘆,沒想到自己千辛萬苦得到真龍遺骨,竟然在這裡暴露。西海龍聖本來就重妖輕人,若是藉此機會親自殺他,人族眾聖絕對沒有借口阻攔,畢竟龍族與人族早早就有了兩族契約。

    文王世家的姬守愚突然道:「應該是妖王蛟龍骨吧,甚至可能是完整的大妖王蛟龍骨!」

    「極有可能!我們孕劍最多只能用妖帥蛟龍骨,極少數人能用妖侯蛟龍骨,但不能用常理來推測方運!」

    「但是,他唇槍舌劍的真龍氣息太強,蛟龍骨不可能蘊含這麼濃郁的真龍氣息。」

    姬守愚立刻笑道:「這還用說嘛?自然是方運不小心吸收了祖龍真血的力量。至於真龍之吼,自然也是祖龍真血所賜。」

    「原來如此!」

    所有人恍然大悟。

    那幾頭龍族也正懷疑,聽完姬守愚所說,輕輕點頭,因為他說的很有道理,但最後露出肉痛之色,一個普通進士吸收了祖龍真血的力量,這對龍族來說是巨大的損失。

    在眾人說話的過程中,許多妖蠻聖子與龍妖陸續死亡,大量的龍氣湧入方運的唇槍舌劍之中。

    這些妖蠻與龍妖吸收的龍氣之多,足以讓普通的唇槍舌劍的龍紋直達六道,但方運唇槍舌劍的龍紋僅僅多了一道半。

    現在方運的唇槍舌劍上共有兩道半龍紋。

    別人無法覺察真龍紋的實力,但方運清晰地感應到,這兩道半龍紋等於別人五道龍紋,也就是說此刻唇槍舌劍的威力比原本提高了足足五成!

    隨著唇槍舌劍的基礎威力增強,龍紋作用更加明顯。

    方運聽到這些人把原因推到祖龍真血上,暗暗鬆了口氣,感激地看了姬守愚一眼。祖龍真血的力量太過神異,哪怕龍聖都不可能確定他的唇槍舌劍與祖龍真血無關。

    方運環視全場,妖蠻與龍妖兩族只剩下兩個,分別是獅妄與古蛟侯,其他全部被巨化的舌劍殺死!

    而且古蛟侯身上出現兩道傷口,從傷口縫隙中可以看到內臟,但是,他此刻乃是真龍之體,竟然正在快速恢復。

    那獅妄更是恐怖,先被敖煌擊中,又被兩把唇槍舌劍斬傷,身上的傷口比古蛟侯還小。

    但是,它的面色不好,顯然消耗太多的氣血。

    除了妖蠻與龍妖,凶君也活著,他幾乎被方運攔腰斬斷,但此刻在裂開的衣服中,竟然看不到半點傷口,只是他身上的黑色血管變細,遠不如一開始那麼猙獰可怕。

    突然,凶君向外拋出一個黑球,然後腳踏龍氣雲逃跑。

    「小心!那是毒蛟龍珠!」

    眾人一聽嚇得連忙後退,所有人都下意識使用防護文寶或文膽之力保護身體,連龍族也急忙外放龍力護身,全身金光燦燦。

    這裡是登龍台,凶君必然無法使用太強的毒蛟龍珠,最多只能用妖侯龍珠,普通的妖侯毒蛟龍珠威力有限,可一旦經過特別煉製,別說是進士或翰林,甚至連大學士都有可能被毒死。

    方運也不慢,立刻以二境的文膽之力覆蓋全身,形成強大的力量隔絕內外,同時使用防護翰林文寶半山吟硯的力量,形成一座半透明的山峰籠罩自己。

    「轟……」

    那毒蛟龍珠突然爆炸,墨綠色的煙霧瞬間布滿大殿,同時一支支毒蛟骨針向四面紛飛。

    方運看到,數以百計的毒蛟骨針擊中自己的防護戰詩,大部分被彈開,但戰詩的防護力量大降,最後數十枚毒蛟骨針突破防護,岌岌可危。

    方運念頭一動,文膽輕震,所有的毒蛟骨針全都被震飛。

    在二境文膽之力的面前,區區毒蛟骨針還不夠看。

    黑霧籠罩,慢慢腐蝕戰詩的防護力量,發出滋滋的聲音,方運又書寫了一首舉人防護戰詩《山嶽賦》,隨後向四周看去。

    周圍都是濃厚的毒霧,方運甚至看不到一丈之外的他人。

    突然有人發出慘叫。

    「我被毒蛟骨針擊中了!我完了,我要死了!毒針有毒蛟龍珠的劇毒,救我!救我……」

    方運聽到是雷九的聲音,心中一嘆,不能怪雷九太怕死,只能怪毒蛟龍珠威名赫赫,太多的人族讀書人被毒蛟龍珠殺死,對人族有強大的震懾力。

    人族甚至有大儒被妖王毒蛟龍珠殺死的先例。

    除非有大儒醫書,否則人族無法化解此等劇毒。

    不遠處的張知星突然道:「我也中毒了,劇毒已經遍布全身,直衝文宮。我的文膽之力與才氣正在迅速消耗,撐不了太久。諸位,請代我向家主與父母轉達我的歉意,就說知星學藝不精,讓家族蒙羞。並告知我的妻妾,我允許她們改嫁,不可為我守寡。至於我的兒女,請家族照料……」

    「張兄,挺住!或許有辦法!我這裡有數丸解毒藥!」孔德天快步向張知星走去。

    張知星坐在地上,就見外露的手部與頸部漆黑一片,而頸部的黑色正在向上方蔓延,但被無形的力量壓制住。

    張知星輕輕搖頭,道:「解毒藥再好,也解不了毒蛟龍珠的毒,我很清楚。諸位,多謝你們。」

    「張兄!」

    「知星!」

    「凶君這個畜生,一旦有機會,我必將其挫骨揚灰!」賈德憤怒喝罵。

    多人不顧毒霧衝到張知星身前,往張知星口中塞了好幾顆解毒藥,但幾乎毫無效果。

    那些龍族也束手無策,它們可以靠自身力量為自己解毒,沒辦法幫助人族。

    「謝謝……謝謝……」張知星的聲音越來越虛弱,皮膚里的黑色已經蔓延到鼻子,一旦侵入頭顱則必死無疑。

    在另一邊,雷九大吼大叫,但卻沒人理他,之前方運遭到攻擊,雷九沒有相助,早就失去其餘人的同情。

    黑色劇毒慢慢向張知星的頭部蔓延,眼看就要侵入眼睛,一個身穿黑衣的進士突然腳踏巨大的龍氣雲衝過來,手持一寸長的草葉,直接塞進張知星的口中。

    那黑色的劇毒已經布滿張知星的口腔,連舌頭都已經發黑,但那草葉一入口,那些黑色劇毒竟然如同活物一樣紛紛避開,口腔內的顏色迅速恢復。

    張知星本能地咽下那草葉,隨後他全身的劇毒迅速逃竄,最後化為一道道龍形毒霧飛離張知星的身體。

    方運站在張知星身前,面帶微笑。

    「是龍蛇草!」孔德天大喜。

    「怪不得如此神效。除了那些傳說中的稀有神物,龍蛇草堪稱第一解毒神葯。」

    「我想起來了,方運曾經跟一頭蛇妖王蛇厲打賭,贏得一株龍蛇草!」

    張知星的劇毒雖解,但身體還有巨大的損傷,他仰著頭,有氣無力拱手道:「方運,救命之恩,沒齒難忘!」

    方運道:「我等在登龍台同舟共濟,此等小事不足掛齒,都是應該的。對了,你身上應該有一些補藥,馬上吃掉,千萬別浪費時間。」

    張知星輕輕點頭,拿出飲江貝中的補藥,吞服三顆,閉目養神。

    就在此時,雷九突然大叫:「方運!救我!救我!我再也不與你作對了,我錯了!我豬狗不如,我是畜生!我……」

    附近的人看向方運。

    「那種背棄人族的叛徒救他作甚!你方才有危險,他不救,現在他有危險,你亦可不救!」

    「還是救救吧,大不了讓他用神物交換。」

    方運眉頭一皺,自己並不想救雷九,但問題現在自身沒有外界威脅,若見死不救屬於「非不能而不為」,必然會被大量讀書人抨擊,甚至可能引來刑殿審判。

    方運猶豫片刻,腳踏龍氣雲向雷九飛去。

    但之前雷九等人逃得太遠,沒等方運飛到近處,雷九突然仰天大吼:「方運小兒,我雷家與你不同戴天!我做鬼也不能饒過你……」

    方運突破毒霧,就見雷九眼球突然掉落出來,黑色的毒血四濺,身體發出滋滋的聲音冒著煙,眨眼間化為膿水在地上流淌。

    方運面無表情看著地面冒煙的膿水,道:「我已經備好龍蛇草,可惜來遲了。」

    孔德天立刻道:「方運離張知星近,自然先救張知星,后救雷九。可惜毒蛟龍珠的劇毒太過迅猛,雷九之前為了躲避戰鬥見死不救又跑得太遠,要怪只能怪他自己。」

    「孔兄所言甚是!」

    「自作孽不可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