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毒霧只傷人,不傷物,雷九雖死,衣服和飲江貝都在。

    敖煌突然衝過去,用爪子抓住雷九的飲江貝,嘿嘿一笑,道:「天助我龍族!那個獅妄真是蠢透了,把祖龍殘鱗給了雷九,加上雷九的祖龍牙齒,我憑空得到兩件祖龍遺物!」

    敖煌掃了一眼其餘龍族,道:「看什麼看?這些都是我的,誰跟我搶別怪我六親不認!不過功勞有一半算在方運身上,沒有他,我們全都會被邪龍殺死。」

    方運收起龍蛇草,道:「此地已經被毒霧籠罩,我等還是離開為妙。」

    「走,先離開這裡再說!上面的落石越來越多,恐怕即將坍塌!」

    眾人雖然看不到遠處的地方,但都能聽風辯位,也都記得來時的路,陸續離開大殿。

    眾人離開大殿不久,大殿崩塌。

    此刻,人族十人,龍族十六。

    敖煌緊緊跟在方運身後,把別人都擠到一邊。

    「方運,謝謝你救了我一命,你放心,我敖煌知恩圖報,回頭一定想辦法讓我姐姐嫁給你,讓你少奮鬥半輩子!」

    方運沒好氣地道:「誰教你這些話的?有這時間不如幫忙找找凶君、獅妄或古蛟侯的蹤跡,他們三個人跑得太快了。」

    敖煌卻不聽方運的話,自顧自道:「方才嚇死我了!你們人族不知道邪龍的可怕,但我們龍族最清楚。我要是被他奪走身體,不僅我完了,整個龍族都可能被鎮獄邪龍掌握。多虧了你。不過,那人似乎是……咦?我怎麼記不得幫助咱們殺死鎮獄邪龍的人是誰了?誰記得?」

    敖煌問完,眾人大奇,無論是人族還是龍族,都記不得。

    方運立刻明白,帝洛顯然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存在。

    敖煌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記不住就記不住,記住了反而是禍事。不過,你得到祖龍真血,此事不好辦啊。四海龍聖都不會輕易放過你,按照人族與龍族的契約,人族若是發現祖龍相關的神物,都必須給龍族。祖龍真血如此重要,你不能獨佔。」

    方運道:「祖龍真血自己往我文宮裡跑,我也攔不住,你能想辦法取出來?」

    「我就是條小龍,哪有那麼厲害,龍聖肯定有辦法!」敖煌道。

    「龍族有四海龍宮,那我應該把祖龍聖血交給誰?」方運問。

    敖煌立刻道:「自然交給東海龍宮!我家的龍聖實力最強,穩壓其餘三海龍聖!」

    一頭西海白龍道:「敖煌,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們西海龍聖若得到祖龍真血,實力更進一步,等於龍族出了兩尊東海龍聖,這對我龍族的作用更大。」

    「你閉嘴!你再敢廢話,我剝了你的皮!」

    北海龍宮的一頭黑龍道:「敖煌,若東海龍聖得到祖龍真血后能成大聖,我們其餘三海龍宮絕不阻攔。可他老人家若不能成大聖,吸收祖龍真血后實力提升有限,不如給我們三海龍宮。」

    「說的好!」南海龍宮一條赤龍道。

    敖煌眼珠一轉,道:「我敢保證,只要把祖龍真血給了我家的龍聖爺爺,龍聖爺爺必然可以更進一步,成為大聖!」

    其餘龍族都詫異了,而人族也鬧不清楚怎麼回事,都不知道敖煌哪來的證據。

    一頭東海龍宮的青龍低聲道:「敖煌,你可別胡說,萬一龍聖爺爺得到祖龍真血后沒有晉陞大聖,那怎麼辦?」

    「你傻啊!反正祖龍真血到手,到了那時候就當什麼都不知道,他們能把我們怎麼樣?」敖煌得意洋洋道。

    龍族和眾人一齊翻白眼,沒想到小黃龍小小年紀,壞起來這麼厲害。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道:「那古蛟侯可殺可不殺,畢竟他只能留在登龍台。現在的關鍵是不能讓凶君與獅妄逃跑,兩人不除,對我們極為不利。你們也不要心存僥倖,妖蠻眾聖若是報復,你們不可能置身事外。」

    聖院進士們點點頭,人族與妖蠻乃是生死大敵,既然殺了那麼多聖子,妖蠻眾聖必然會遷怒他們。

    那些龍族卻各自在心裡打著小算盤,龍族家大業大,妖蠻眾聖不會動他們。

    方運又道:「凶君或獅妄飛行速度極快,誰有辦法追蹤?」

    眾人相互看了看,墨山搖頭道:「我的機關獸對付其餘人行,但絕對無法跟蹤凶君或獅妄,這兩人太狡猾,若是有犬妖就好辦多了。」

    「敖煌,你有沒有辦法?」方運問。

    敖煌搖搖頭,道:「我是龍,不擅長跟蹤!」

    在漆黑的通道中,眾人繼續前行,但無人再說話,都在仔細思考。

    方運伸手抓著敖煌的龍角,道:「你帶我前行,我進入文宮看看唇槍舌劍。」

    「敢抓本龍最俊秀挺拔的龍角!你……」敖煌勃然大怒,但話未說完就低下頭,氣哼哼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再有下次我咬你喔!」

    龍族的龍角象徵著威嚴,絕對不準碰觸。

    一干龍族暗暗發笑,敖煌可是龍族著名的禍害,沒事經常在四海龍宮亂竄,專門跟同妖位的龍族較量,可他是真龍,同妖位中堪稱無敵,別的龍族完全就是被動挨打。

    方運抓著敖煌龍角,讓敖煌帶著自己前行,閉目進入文宮。

    文宮壁畫上的帝洛消失,但壁畫也發生了細微的變化,原本像是參差不齊的泥牆,現在則變得光滑平整,好像要為新的壁畫做準備。

    方運四處搜尋,發現祖龍真血懸浮在文宮深處的雕像身邊,一動不動,就像是一滴普通的液態黃金。

    一旁的天樹幼苗輕輕搖動,好像要去抓住祖龍真血。

    最後,方運看向上方。

    文宮的正上方是文宮星辰,所有的文宮星辰都圍繞著微型的文曲星。

    微型文曲星的正下方,則有水滴狀的文膽懸浮。

    在文膽的下面,有一把白色金龍紋才氣古劍。

    方運看著才氣古劍,滿心歡喜,有了唇槍舌劍,實力就有了質的飛躍,戰鬥方式也會多變。

    最後,方運看向那祖龍真血,拚命思索,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祖龍真血為什麼會進入自己的文宮。

    「莫非是四方爭的太厲害,祖龍真血自暴自棄?或者是被文曲星或那些文宮星辰引來的?」

    方運左思右想,還是想不通,無奈搖搖頭,最近發生的古怪事太多了,只能離開文宮。

    一路上眾人無話,繼續思索尋找凶君與獅妄的方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