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凶君僅僅說了三個字,真龍古劍的本體突然加速,一鳴、兩鳴、三鳴……一直達到五鳴,即為五倍音速,其速度遠遠超過普通翰林的唇槍舌劍。

    凶君雙眼大瞪,他乃是下一代四大才子的人選之一,在翰林的時候,唇槍舌劍的最快速度也不過五鳴多一點,可方運剛剛孕劍成功就擁有五鳴之劍,這超出了人族對唇槍舌劍的認知。

    劍的飛行速度取決於劍的材質和威力,劍從飛行到最高速度的時間和操控,取決於文膽,而劍的飛行穩定程度,則取決於才氣的凝練程度。

    唇槍舌劍越快,則形成的才氣劍音越強。

    真龍古劍在飛行的過程中,表面出現一道道龍鱗,包裹除劍刃以外的所有地方!

    「跑!跑!跑……」凶君連聲叫喊,額頭瞬間冒出細密的汗水,沒想到方運不僅孕劍詩與開鋒詩厲害,連舌劍本身的品質也遠遠超過眾聖世家的子弟。

    最讓凶君心驚的是方運那獨特的才氣劍音!

    才氣劍音乃是唇槍舌劍達到一鳴后形成的一種獨特力量,比如雷九的才氣劍音就是『白霜』,源自孕劍的寒蛟,而凶君自己的才氣劍音則更加歹毒,乃是『破血』,一旦刺傷敵方,傷口不僅難癒合,流血還會加速。

    但是,無論才氣古劍有多強,始終有一個弱點,那就是才氣古劍終究介於虛實之間,太過於脆弱,一旦妖蠻捨得付出代價,可以輕易傷到人族的才氣古劍,導致劍裂失效甚至徹底崩碎。

    才氣古劍的威力不取決於劍的殺傷力,而是取決於能堅持多久。

    凶君萬萬沒想到,方運的才氣劍音竟然是從未有過的「龍鱗」,不用想就知道龍鱗有著強大的防護能力,徹底彌補了才氣古劍的唯一短板。

    在凶君沒喊出「跑」的時候,獅妄就已經做出了判斷,兩把真龍古劍雖然威力相同,但本體近,仿劍遠在方運面前。

    獅妄大吼一聲,頸部長長的獅鬃毛立刻充滿血氣,鮮紅欲滴,隨後鬃毛全部斷掉,飛向方運的真龍古劍本體,飛行的過程中鬃毛突然瘋狂變長,編織成層層疊疊的大網,籠罩方運的真龍古劍。

    與此同時,獅妄身上的風神翼輕輕閃動,讓它以極快的速度遠離真龍古劍。

    凶君鬆了口氣,像獅妄這種層次的聖子,自然會想盡辦法學習削弱人族力量的妖術,這妖術果然強大,有獅心、妖煞等力量支撐,哪怕是五鳴的真龍古劍都需要幾息才能擺脫。

    「怎麼會……」凶君突然看著方運喃喃自語,因為方運面前的真龍古劍的仿劍消失了!

    大量的才氣湧入凶君的眼睛,讓凶君的雙眼變得無比明亮,足以看透任何幻象,但是,他什麼都沒看到,只看到方運面前出現一本兵書。

    凶君倒吸一口涼氣,突然想到的確有一種極為可怕的兵法可以讓真龍古劍無聲無息消失。

    「你竟然奪走我在聖墟的韓信兵書!我的分神果然是你殺的!」

    在凶君說話的過程中,方運的真龍古劍仿體出現在獅妄身後。

    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兵法暗渡陳倉的力量以真龍古劍本體為誘餌誘惑獅妄,仿劍卻暗渡陳倉,無聲無息間來到獅妄的身邊。

    「嗤……」

    一劍切出,獅妄的左後腿、半個臀部以及風神翼的左翼被切掉。

    獅妄徹底失去平衡,身體一歪,踉蹌站穩,猛地一扭頭,對準還想繼續攻擊的真龍古劍仿劍,凝聚全身的力量形成獅心之吼。

    一頭十丈高的獅頭包圍獅妄,仰天大吼,澎湃的氣血之力與妖煞化為無形的聲浪向前方奔涌。

    哪怕方運的真龍古劍仿體無比強大,也如被一腳踢飛的小石子一樣急速倒退,而前方的地面猛地炸開,炸出一個巨大的洞,大量的塵土向前方飛揚。

    隨著獅心之吼向外擴散,地面的砂石竟然如同波浪一樣起伏並向四面八方推進。

    少數沙土凝聚成的沙塵暴,如同風暴之牆向各處蔓延。

    那些琴音士兵身體崩潰,龍蠻侯大將也因為存在時間過長而消失,唯獨白馬豪俠所化的馬蠻人還在。

    白馬豪俠第一時間衝到方運面前,隨後身體炸裂,但抵消了七成的威力。

    方運明明沒有直面獅心之吼,而且在幾十丈外的側面,又有白馬豪俠抵擋,可進士防護文寶的力量如玻璃一樣破碎。

    方運急忙外放文膽之力,一部分力量被文膽之力卸掉,另一部分卻穿透文膽之力,落在他身上。

    方運只覺一把巨錘撞在自己身上,眼前一黑,口中吐著鮮血倒飛出去,離開龍氣雲,最後重重摔在地上。

    方運又吐了一口血,吃力地站起來,自己面前的擋板是金屬所制,竟然已經扭曲,一部分甚至陷入肉里,衣衫寸寸碎裂。

    大量的沙土翻滾,險些把方運埋起來。

    「果然乃大聖之子。」方運急忙讓龍氣雲飛到腳下,站起來觀看四周。

    在獅妄的前方,形成了一片扇形的巨坑,長達數百丈,最深處有五丈,局部的環境完全被破壞。

    方運就在扇形大坑的邊緣。

    凶君在極遠處,無法攻擊到方運,而獅妄不僅使用了極為消耗氣血的獅心之吼,小半個身子還被砍掉,自身的速度優勢終於喪失。

    獅妄拖著殘軀,腳踏龍氣雲沖向方運,它的雙眼猩紅,高聲怒吼:「好一個陰險狡詐的方運!你明知道你的才氣古劍一擊無法殺死我,所以故意先截我腿、傷我風神翼。我失去了速度優勢,哪怕你不出手,也足以等到敖煌他們來殺我,對吧?」

    方運微微一笑,道:「作為磨劍剩下的灰渣,你還挺聰明。」說完,方運看向凶君。

    凶君全身僵硬,終於明白為什麼一開始的不安源自何處,方運一開始,利用古蛟侯和獅妄的速度遠離他,隨後果斷動用君之星位,無論殺死獅妄還是古蛟侯,都會利用才氣古劍配合暗渡陳倉重創另一方。

    只要沒了兩妖沒了速度優勢,方運憑藉強大龍氣雲,追殺誰都輕而易舉。

    凶君的龍氣雲連方運的四分之一都不到,速度更是天地之別。

    凶君終於意識到,自戰鬥一開始,方運就沒有要殺他的意思,因為他不像古蛟侯或獅妄能高速逃跑。

    現在,只要敖煌一到,凶君必死無疑。

    方運快速撿起古蛟侯的飲江貝,快速後退。

    和妖蠻聖子的飲江貝不同,古蛟侯的飲江貝竟然沒有絲毫的損壞,方運沒有妖族的氣血之力,無法打開,先放到一邊,快速脫掉損壞的衣服,把受傷的身體簡單處理一下,最後換上備用的舉人袍。

    方運最後又仔細看了一眼傷勢,心中更加感激帝洛,若不是帝洛,獅妄的獅心之吼足以把他震殺,畢竟那是獅心之吼,蘊含獅妄血脈中的大聖力量。

    獅妄遭到重創,只能靠龍氣雲移動追趕方運,在歷代所有入登龍台的妖蠻人中,方運腳下的龍氣雲堪稱第一,獅妄根本無法追上。

    方運遠遠看著獅妄,自己已經算到獅妄會有強大的保命之法,卻沒想到強到這種程度,在幾十丈之外的邊緣都能輕易殺死一個進士。

    兩把真龍古劍一起飛回來。

    仿劍承受獅心之吼的正面一擊,已經殘破不堪,隨時可能崩潰,而真龍古劍本體僅僅是被鬃毛纏繞,毫髮無損。

    凶君腳踏龍氣雲繼續接近,他盯著方運的兩把真龍古劍,心中殺機更濃,方運把才氣古劍可能受損都算計好,所以讓本體當誘餌,仿劍承受最強的衝擊。

    方運卻看都不看遠處的凶君,望著獅妄道:「既然你消耗了保命之術,我便送你上路!」

    仿劍破碎,消失。

    方運說完就要再次使用喚劍詩,但卻感覺文宮內的才氣和文膽不穩,意識到喚劍詩雖強,但終究是要消耗大量的才氣與文膽之力才能形成,連續使用對才氣煙柱與文膽的負擔太大。

    幸虧是方運,若是別的進士,一場戰鬥最多也只能使用一次喚劍詩。

    方運毫不在意,目視真龍古劍,神念、文膽和才氣與真龍古劍之間形成神秘的聯繫。

    古劍長鳴,劍身生鱗,毫無花哨地直擊獅妄。

    獅妄微微一愣,右爪微微一彎,彷彿在叩首感謝,隨後,低吼一聲,全身的氣血、妖煞與祖靈等所有力量全部擰在一起,頭上浮現半透明的王冠,身上的王者血鎧再度發出金中透血的光芒。

    此時的獅妄,恢復了妖族的野性與兇悍,在氣血之力的鼓動下,漸漸瘋狂起來,神智開始被戰鬥本能掌控,成為一頭十足十的妖族戰士!

    獅妄揮出右爪,猛地迎向真龍古劍。

    獅爪與古劍相遇,爆出大量的氣浪,發出奇異的轟鳴。

    僅僅一眨眼的工夫,方運的真龍古劍好似承受不住獅爪的力量,倒飛出去。

    但是,無論是獅妄自己還是遠處的凶君,都沒有絲毫喜悅,在遠處用千里鏡觀望的人族進士反而歡呼雀躍。

    司馬合驚嘆:「好恐怖舌劍連擊!這就是二境文膽和天才的強大之處嗎?方才那一眨眼間,至少進行了十連擊!我們之中,最多眨眼七擊吧?」

    孔德天卻道:「你看錯了,方運方才在眨眼間,至少進行了十二擊!」

    敖煌撇撇嘴,道:「是十四擊!」

    敖煌話音剛落,獅妄的右爪以及半條腿啪地一聲爆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