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凶君緩緩吟誦第六句,他死死盯著方運,眼中凶意不僅沒有消散,反而更烈!

    但是,他的文膽持續震動,才氣變得不穩,連文宮都出現裂縫。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也承受巨大的傷害,劇烈的疼痛在全身蔓延開。

    若沒有吟誦戰詩,凶君有太多的辦法解決方運的喝罵,但現在什麼都做不了。

    一旦中斷戰詩,在這種情況下不僅前功盡棄,甚至會被鎮獄邪龍的力量反噬,生不如死!

    事到臨頭,凶君的目光更加堅定,只是吟誦的速度下降到了最慢,一旦再慢一絲,會導致戰詩銜接中斷,吟誦失敗!

    方運目光一凝,眼如藏劍。

    「不僅你錯了,連蒙聖都錯了,你們整個蒙家都錯了!蒙聖嗜殺逞凶,聖道不穩,他不知潛心修行,卻冒險用外力彌補!蒙家本來可以繼續蟄伏,但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認定你可以振興蒙家,但可惜,我親手將你分神斬殺!」

    方運說完,拿出屬於凶君分神的飲江貝。

    凶君神色大變,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眼中涌動著無窮無盡的仇恨!

    整個蒙家為了得到星之王,從蒙聖到凶君費盡無數心血,把全族的籌碼都押在這上面。

    之前凶君只是猜測是方運殺了自己分神,可以抑制憤怒,可現在方運親口承認甚至拿出飲江貝,他幾乎要大罵方運,宣洩這些天來的痛苦和仇恨!

    但是,凶君忍住了,繼續吟誦戰詩,只要戰詩吟誦完成,必然可報舉族大仇,甚至可能得到方運的飲江貝,獲得大量的寶物,甚至得到方運成為天才的秘密!

    方運的目光突然如大日出海,格外明亮。

    「你,損萬家而肥己,助妖蠻而禍人,怎能壯我人族!你所作所為,便是不仁不義,不忠不孝,不智不勇!汝!乃!逆!種!」

    方運的聲音中攜帶天威,猶如聖人判罰,充滿了力量。

    「汝乃逆種」四字一出,凶君的聲音戛然而止,吟誦戰詩詞中斷,然後口噴鮮血,身體向後倒去。

    「咔嚓……」

    文膽徹底碎裂的聲音傳遍千里,隨後凶君的眉心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那是文宮崩塌之音!

    凶君體內的邪龍之力突然狂暴起來,就見凶君從皮膚開始向內漸漸被黑霧吞噬。

    凶君直直地挺著脖子,哪怕面臨死亡,也依舊死死盯著方運,眼中充滿了滔天的恨意。

    方運緩緩道:「安心去吧,蒙家的榮耀落幕,而我站在廢墟上,繼續守護人族!」

    「謝謝,我果然不如你……」凶君眼中的恨意奇迹般地消散。

    暗黑色的血淚從凶君的眼角流出。

    突然,凶君仰天大吼。

    「我乃人族凶君,豈能被你奴役!」

    凶君最後的神念突然凝聚成一股蘊含天地同悲的偉力,那邪龍氣息如雪遇沸水,迅速融化。

    凶君的身體逐漸化為灰塵四散,最後在原地留下一枚飲江貝。

    方運用真龍古劍托起飲江貝,收入懷中。

    突然,那飲江貝中飛出一個指甲蓋大小的邪龍龍頭,張開小口就咬向方運。

    方運大驚失色,這邪龍的速度太快了,別說自己,連反應最快的妖蠻都無法避開。

    突然,屬於古蛟侯的飲江貝猛地張口,一個巴掌大的奇異之物飛出。

    那物乍一看是渾身漆黑的烏龜,可仔細一看,它的頭是龍頭而不是烏龜之頭,它的後背也不是拱起的龜殼,而是塌陷的龜殼,塌陷的部位可以用來盛裝液體。

    龍龜硯龜。

    硯龜閃電般地探出龍龜之頭,一口咬住邪龍之頭,然後一口吞下,接著露出滿意的笑容,輕輕打了一個飽嗝。

    方運好奇地看著硯龜,沒想到這奇物這麼古怪,竟然能一口吞掉邪龍氣息,哪怕此刻的邪龍氣息無比弱小,但本質卻不知高出半聖多少個境界,無比強大。

    那麼強的邪龍氣息都被吞噬,這硯龜得強大到什麼程度?

    硯龜不過成人巴掌大小,它回味了邪龍氣息的感覺,然後扭頭不屑地瞥了方運一眼,縱身從方運上臂上跳下去。

    方運本以為這硯龜是神物,能夠飛行,可是只聽啪唧一聲,硯龜四腳朝天、龜殼朝下摔在地上。

    硯龜挺著脖子,臉上充滿憤怒,然後學普通烏龜那樣用頭頂地然後翻身,可這裡的地面全是戰鬥餘波形成的細沙,非常鬆軟,它無論怎樣努力都無法翻身。

    方運看著四條腿亂蹬的硯龜,啞然失笑,這才意識到這的確就是硯龜,本身沒有什麼法力或神通,但若是在它後背上研墨,墨汁形成的戰詩詞寶光翻倍!

    硯龜研出的墨汁不僅對戰詩詞有用,對大儒真文、半聖真文和戰畫也都有很大的作用。

    凡是要有筆墨的力量,都能夠被硯龜所增強,這就是硯龜的強大之處。

    方運仔細看著這隻龍頭硯龜,若是普通的硯龜可能只有那些作用,可這是一條龍龜硯龜。

    根據古蛟侯和敖煌所言,這頭硯龜原本藏身在沙荒之地的一顆小型太陽中,而且身為奇物的硯龜,極可能吞噬了整整一頭龍龜,然後變成了現在的龍頭龜背。

    硯龜一邊蹬腿,一邊用頭頂沙地,始終翻不過身。

    方運彎下腰,幫硯龜翻過身。

    硯龜鬆了口氣,搖晃著小腦袋四處打量自己,然後抬頭看了看方運,突然扭回頭,逃離方運。

    「想跑?」方運立刻伸手去抓龜殼。

    硯龜暴怒,猛地回頭,一口咬在方運的大拇指上,然後用漆黑的小眼睛看著方運,好像在威脅方運:放手!不放手就咬死你!

    方運哭笑不得,說來也怪,硯龜可以輕鬆吞下邪龍氣息,可咬自己手指的力量卻格外小,跟嬰兒似的。

    「你跑不掉,以後就為我所用吧!」

    硯龜露出毫不掩飾的輕蔑之色,然後再度用力,眼中充滿威脅:信不信我咬死你!

    方運左手抓著硯龜抬高,然後仔細觀察硯龜各處。

    硯龜暴怒,用盡全力咬方運的大拇指,但最終發現,方運沒有感到絲毫的疼痛。

    硯龜臉上浮現掩飾不住的挫敗感,張口鬆開方運的大拇指,然後兩隻小眼珠一轉,便把頭和四條腿縮回龜殼裡,什麼都不給方運留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