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回頭張望,發現敖煌以及其他人族進士正在趕來,揮了揮手表示自己沒有危險,然後把凶君的飲江貝以及獅妄和古蛟侯的屍身收走。

    方運看了看戰場,發現沒有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低頭觀察硯龜。

    硯龜的頭部和許多地方如黑玉,龜殼的紋路泛著青紫色,腹部是淡金色的腹甲,全身縮緊龜殼裡,六個洞口完全閉合,找不出絲毫縫隙。

    方運從飲江貝中取出一些水放入墨硯中,取了一支龍血墨錠,放於墨堂上徐徐研磨。

    僅僅磨動數下,方運面露喜色,研墨聲中竟然出現細微的龍吟聲!

    任何一個讀書人在此都會欣喜若狂!

    聖人研墨,龍吟聲聲,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情。

    龍吟墨汁是已知最高層次的墨汁,而龍吟聲越多,則龍吟墨汁威能越強。

    人族最強的一方墨錠乃是用一頭龍族大聖的真血製成,在兩界山大戰中,東聖王驚龍以大聖真龍墨錠置於硯龜中研墨,形成七道龍吟聲,一道墨汁一條龍,配合其他文房三奇,最後以一敵五,創下人族半聖的最強戰績。

    一聲,兩聲,三聲。

    龍吟三聲,墨汁如同狂風中的海面一樣,翻滾奔涌,好似有什麼東西在墨汁下面攪動。

    墨池中的墨汁徐徐增多,墨汁依舊翻滾不休,好似擁有憤怒的意念。

    方運只研了一點點墨汁,便小心翼翼地以文寶筆蘸.墨汁,墨汁在碰觸筆尖的一瞬間,自動上涌,均勻分佈在筆毛之中。

    方運徐徐把才氣注入文寶筆中,然後在一張紙上書寫戰詩,開始標準的試墨,用的正是《易水歌》。

    「風蕭蕭兮易水寒……」

    各種寶光升起,但方運只觀察墨汁形成的寶光。

    李文鷹贈送的龍血墨錠研磨出的墨汁能讓秀才戰詩增加三成寶光,而普通的硯龜能讓墨汁的寶光翻倍,但是,方運發現這條龍龜墨硯的墨汁最後形成九成的寶光,再多一成,便可以達到一整層的寶光,威力相當於首本、原作或傳世等寶光。

    前三成的墨汁寶光是瞬間出現,而中間三層寶光也是瞬間出現,唯獨最後的三層寶光是依次出現。

    方運立刻知曉,這隻硯龜在讓墨汁的寶光翻一倍的同時,還能額外增加三成的寶光!

    「不愧是傳說中的硯龜,如今沒吸飽筆墨就如此強悍,若等將來吸飽筆墨,威力恐怕會難以想象,而且,這龍龜硯龜還有特別之處!」方運心裡想著,拿出墨蛟筆洗,把毛筆放入這文寶筆洗中。

    但是,毛筆還沒等碰觸水面,筆洗中的墨蛟突然興奮地竄出,兩眼發紅,如同多年無法飲酒的酒鬼突然見到絕世美酒一樣,一口吞下筆中殘留的墨汁。

    原本把頭縮緊龜殼裡的硯龜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出頭,如同之前吃邪龍氣息一樣,一口咬在墨蛟之上,要把墨蛟吃掉。

    墨蛟立刻發出悲慘的鳴叫,苦苦哀求。

    方運下意識用筆尖直戳硯龜的眼睛要阻止它。

    硯龜本是石身,戳進去也不疼,它氣呼呼地瞥了方運一眼,然後又看了看嘴中不斷哀求的墨蛟,猶豫片刻,仰頭一甩,把可憐的墨蛟甩到自己後背上。

    墨蛟嗚嗷一聲趴在硯龜的墨池中一動不動。

    硯龜斜了一眼方運,跳入墨蛟筆洗中,一張口,喝光所有的水,然後在瓷器筆洗上咬出一個缺口,然後口含瓷片咯吱咯吱咀嚼,最後繼續吃。

    方運萬萬沒想到硯龜竟然會吃墨蛟筆洗,詫異之後,陷入沉思。

    硯龜很快吃完筆洗,然後斜眼看著方運,得意洋洋。

    哪知方運不僅不生氣,反而面帶微笑。

    「吃吧,聽說硯龜能吞食一切與墨汁相關的力量並且逐漸增強,我倒要看看你能成長到什麼程度!」

    方運說完,竟然把從翰林童巒手中贏來的龍腦墨硯拿出來,放到硯龜面前。

    一滴墨汁口水從硯龜口中流出,他急忙哧溜一吸,把墨汁吸回去,盯著龍腦墨硯看了好一陣,然後轉頭看向方運,小眼睛眯著,好似在詢問什麼。

    「當然,就是送給你的!怎麼,不敢吃了?」方運道。

    硯龜大怒,猛地伸出龜之頭,張開大嘴咬掉龍腦墨硯的一角,然後美滋滋地咀嚼,臉上充滿了幸福。

    方運笑眯眯看著硯龜。

    等硯龜吃完龍腦墨硯,方運仔細觀察,發現硯龜身上的龜殼稍稍明亮了少許。

    「以後你就跟著我吧!」

    硯龜的頭、四肢和尾巴立刻縮進龜殼裡,一動不動。

    方運又好氣又好笑,把硯龜收入自己的飲江貝中,然後拿出硯龜原本寄身的古蛟侯的氣血飲江貝,無奈搖了搖頭,就要收起。

    敖煌在遠方以龍力傳音道:「等等!我能借你龍力,開啟一切神貝!」

    方運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忘記這件事。

    從最小的含湖貝到最大的天地貝,都出自龍宮中。以含湖貝為例,分才氣含湖貝與氣血含湖貝,但任何一個龍族都可以輕鬆打開兩種含湖貝。

    敖煌飛近后,張口對準方運吐出一口龍力,龍力立刻進入方運的眉心。

    按理說,龍力應該進入文宮之中,與才氣進行短暫的融合,然後方運可以打開所有神貝,但是,龍力還沒等通過文宮牆壁,就見盤著文宮的金光巨龍連眼都不睜,張口吞下龍力,繼續睡覺。

    方運愣了一下,敖煌也感到不對,道:「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我的龍力在你的文宮之外突然消失?」

    方運不能把文宮蟠龍的事說出去,只好露出無辜之色,道:「那你再給我一些龍力。」

    「好!」敖煌毫不猶豫,再一次張口噴吐龍力,這一次的龍力總量是之前的十倍。

    這些龍力再度被文宮蟠龍吞吃。

    方運和敖煌相視一眼。

    「你是不是在耍我?媽了個蛋,我的龍力呢?」敖煌狐疑地看著方運。

    「你怎麼好的不學,盡學人族罵人的話?」

    「我龍力都沒了,還不讓我罵人?天理何在?媽了個蛋!」敖煌十分生氣。

    「那你罵吧,繼續給我龍力。」方運無奈道。

    「誰叫你救了我一條命呢,龍力都給你也無所謂!」敖煌很不高興,但龍族的面子不能丟,於是他繼續向方運噴吐龍力。

    龍力消失。

    「媽了個蛋!」敖煌罵完繼續噴龍力。

    龍力再度消失。

    「媽了個雙黃蛋!」

    龍力又消失。

    「媽了個鵪鶉蛋!」

    ……

    一道道淡黃色的龍力不斷進入方運文宮,不斷被文宮蟠龍吞食。

    敖煌從「媽了個蛋」開始不不斷往後罵,在罵完「媽了個蛟龍蛋」后,龍力幾乎耗盡,身體瘦了一圈,只能可憐兮兮看著方運。

    「你是用這種方法懲罰我罵人嗎?我以後再也不敢罵人了!」敖煌哭喪著臉道。

    方運笑道:「你誤會了,我沒有懲罰你。來,繼續給我龍力。」

    「可惜我沒有了啊!」敖煌更加鬱悶。

    「你還有。」方運道。

    「媽了個真龍蛋!」敖煌罵完,把體內最後的龍力噴給方運,然後有氣無力地盤在龍氣雲上,下巴搭在身上,鬱悶地看著方運。

    「真沒了?」方運問。

    「真沒了,連蛋都沒了!」敖煌體表的龍鱗暗淡無光,幽怨地看著方運。

    「那可能真沒辦法了,不過還是要謝謝你。」方運道。

    「要是你一直這麼厲害,等娶了我姐姐,就不會怕她了。」敖煌道。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心中一動,伸手碰觸那個氣血飲江貝。

    氣血飲江貝無聲無息張開口,方運一愣,神念進入其中,看到了裡面裝著大量的東西。

    龍骨、龍角、龍血、龍血玉等等龍類之物種類齊全,應有盡有,甚至還有半顆被烤熟的龍蛋。

    不過,這些龍族之物種類雖多,可數量極少,看來古蛟侯吃光大多數龍族之物,剩餘的應該是即將要吃的。

    裡面除了龍族之物,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一片在祭壇破碎后得到的甲骨龍玉,一塊散發著亘古氣息的玉片,一個飽經風霜的小石人,一塊殘破的金屬片,看樣子都是登龍台古戰場中遺留的遠古神物。

    這些東西雖然殘缺,但因為保存方式完好,力量還存在。

    方運不認識小石人和金屬片,但卻認得那玉片,明顯是帝族玉甲的一部分,玉片裡面的條紋似乎比帝洛身上的帝族玉甲更加複雜。

    除此之外,方運還看到飲江貝里有一些人族遺物,有一本進士醫書、一本翰林兵書以及五件翰林文寶。

    最後,還有七把妖族兵器,都是用妖界特殊金屬打造的,對方運來說用處不大,但可以交由日後的妖蠻私兵。

    醫書和兵書上都有作者名,方運認出是曾經名噪一時的聖院進士,一位是醫聖張仲景世家的子弟,一位是兵聖孫子世家的子弟,但兩人都在登龍台中隕落,前者死於七十年前,後者死於一百餘年前。

    那五件翰林文寶有三件損壞,可以直接捐給聖院,而另外兩件翰林文寶之上都有世家記號,方運會把兩件文寶送返其主人所在的世家,然後領取同層次的其他文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