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著跟隨囚車的京城人增多,刑部左侍郎原肅的眉頭皺得越發緊,因為無論那些差役如何說方運的罪行,景國人根本不買賬。

    再加上學宮學子維護,周圍人的怒火越來越旺。

    終於,有人罵了出來。

    「狗官!」一個賣雞蛋的老婦人突然抓起一個雞蛋拋向原肅。

    「大膽刁民!」原肅身邊的一個童生私兵突然抽刀,以刀面擋住雞蛋。

    啪地一聲蛋液四濺,雖沒碰到原肅但讓幾個私兵身上沾染蛋殼蛋液,略顯狼狽。

    原肅暗道不好,不等決斷,就見附近的人手裡拿著什麼就扔什麼,全都遠離囚車,噼里啪啦往那些士兵衙役身上砸,而原肅周邊是重災區。

    那最先扔雞蛋的老婦人還把雞蛋分發給周圍的人,讓他們幫忙一起扔。

    「馬上加速前往虎囚獄!」原肅大吼一聲,手握官印,直接調動京城聖廟才氣,形成龐大的無形護罩,保護住隊伍,並把所有的民眾隔開。

    方運聽到「虎囚獄」三個字,眉毛一動,繼續念誦眾聖經典。

    那些刑部和刑殿之人全都露出不忍之色,而那些士兵原本就有些懈怠,聽到原肅如此,更是有氣無力。

    民眾的罵聲突然加大,一些年老的讀書人更是放聲大罵。

    「豎子原肅,害我景國麒麟!」

    「狗官蛀蟲,景國之龍不應受此大辱!」

    「景國叛徒,左相走狗!」

    眾人皆知,像方運這等地位之人,一般沒定罪最多是禁足在家,就算要下獄,也理應進條件極好的「若盧獄」那裡關押的都是高官,再差也應該進關押普通小吏的「上林獄」,哪怕是陷害方運,最多也只能把方運押入京城府衙的「京獄」,那裡是關押平民的地方。

    可虎囚獄不同,乃是針對多次入獄的潑皮無賴或罪大惡極之輩,裡面是全國環境最差的監獄,瘟疫蟲鼠,腐屍污穢,過半的人往往會死在裡面。

    更可怕的是,虎囚獄不受聖廟才氣加持,此時正值嚴冬,京城其他地方有聖廟力量加護,只比秋天冷少許,可虎囚獄中天寒地凍,每天都有人被生生凍死。

    跟在後面的學宮學子義憤填膺。

    一人道:「居澤兄,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方運進入虎囚獄?」

    喬居澤嘆道:「世家不得干涉國家內政,而皇室不得干涉聖院事務,太后都無能為力,現在只有刑殿與景國刑部之人可以插手此事。刑殿已經把囚禁之權交給景國刑部,現在唯有原肅奸賊一人可以決定方運的住處。誰能想到左相與原肅早就在算計今日!」

    喬居澤眼中的恨意遠遠超過別人,他是陳聖世家之人,已經知道月樹神罰之事,萬萬沒想到宗家和雷家在方運臨死前都不收手,反而變本加厲,妄圖將方運置於死地。

    「你乃世家姻親,為何不請陳聖世家前去請聖院刑殿相助?」

    喬居澤輕輕搖頭道:「眾聖世家應該有更重要的事要忙,在那些大儒甚至半聖看來,入虎囚獄根本不算什麼。」

    「氣煞人!」一個學子忍不住抱怨。

    十國律法森嚴,眾人一見原肅動用了官印力量,不敢再過逼迫,只能停下腳步,一邊罵著一邊目視刑部的隊伍離開。

    隊伍脫節,前方的人很難知道具體情況,再也沒有多少人跟著,只有喬居澤卻堅持向前走。

    「喬兄,事已至此,我們去也無用。」

    「從今天起,我日出前往虎囚獄,日落離開,不為其他,只為告訴景國人,左**黨曾經把人族虛聖、景國棟樑囚禁於虎囚獄!」喬居澤繼續向前走,臉上毫無猶豫之色。

    「方文侯一日不出虎囚獄,我便罷課一日!我這就回學宮號召同窗罷課!方運在景國,不應受到如此羞辱!更何況,他還救了知星堂兄!諸位,誰願與我製作傳文,撒遍京城?」張承宇道。

    「我!」

    「我等願往!」

    上百人紛紛響應。

    「好!其餘同窗隨喬兄去虎囚獄前聲援方文侯,剩下之人跟我回學宮,連夜抄寫傳文,號召罷課!」

    「方運在江州安然無恙,到了京城卻身陷囹圄!景國各地的舉子即將入京,不能讓其餘四州的人小瞧了咱們京城學子!奸黨遮天,但,吾等有義!」

    「走,為方鎮國申冤!」

    學宮學子兩分,一部分向虎囚獄走去,一部分回學宮。

    方運始終對外界不聞不問,默誦眾聖經典。

    夜色已深,萬家燈火,方運突然感到周圍的溫度發生變化,睜眼一看,自己好像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之前街道上的人衣衫單薄,悠閑安適,但這條街道上的人要麼穿著厚厚的棉服,要麼縮著身體快跑。

    「嘶嘶……」周圍不少人因為寒冷而發出抽氣聲,呼吸形成的白霧連成一片。

    方運環視四周,這裡的草木枯萎,肅殺寒冷,彷彿是一片死地。

    方運身為進士,此等寒冷奈何不了他,但那些普通人若沒有穿厚厚的棉衣,會很快凍傷。

    不多時,方運看到一處不同的建築,那裡紅牆極為高大,牆頭有許多尖銳的碎石,而每隔十丈就有一處石制警戒塔,警戒塔內篝火燃燒,上面的守衛清晰可見。

    車隊停在一扇破舊的大門前,大門前的石獅子已經看不清面目,門上的油漆剝落,牌匾也缺了一角,上面三個字的金漆也幾乎掉光。

    虎囚獄。

    方運目光從牌匾上離開,就聽大門嘎吱嘎吱響著徐徐打開,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大門竟然是鑄鐵打造,需要用絞盤才能打開。

    「把人販押入死囚區,待遇等同罪大惡極的死囚,誰敢陽奉陰違,別怪刑場的鬼頭刀太利!」不用原肅發話,就有小官頤指氣使大喊。

    差役把方運從囚車上押下來,送到大門前,交給獄卒。

    就見一個身穿八品官服的人笑呵呵從裡面快跑出來,他年約四十,邊跑邊喊:「下官見過原肅原翰林!」

    原肅下馬,一揮手,示意獄卒跟他進去,也不去看那人,邊走邊道:「霍司獄,可記得四年前的事?」

    霍司獄立刻諂媚地笑起來,跟在原肅身後道:「您的大恩大德,小人沒齒難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