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說完,輕輕抬起手。

    他的食指上赫然出現霧蝶虛影!

    霧蝶曾經分出一點神念寄托在方運的文宮雕像中,雖然本體一直在外面,但這絲神念隨著文宮一起進入了天樹。

    若硯龜等奇物認主,必然會與方運一同進入天樹!

    這就是奇物的強大之處!

    猿妖帥有些嚇傻了,獃獃地看著方運。

    那上萬妖蠻已經聚集在樹液泉眼附近,除了少數妖蠻看過來,大多數妖蠻都在高興地聊天,對這些妖蠻來說,一次樹液泉眼的洗禮至少比得上一個月的修鍊。

    還有少數妖蠻在沖著東側的人族挑釁大罵,讓人族過去殺他們。

    那些人族也不理妖蠻,正在低聲討論,很快有人發現方運,向方運招手。

    許多人疑惑不解,這個人族怎麼跟一頭猿妖帥站在一起,莫非是逆種進士?

    方運收回手,而霧蝶虛影飛到他的肩膀上。

    白馬豪俠靜靜地站在方運身後。

    猿妖帥看了一眼遠處的上萬妖蠻,咽了一口唾液,道:「大、大人……您想離開天樹?換個死法吧,不死也行,找個地方默念離開,自會有天光降臨,過一陣就會離開。記得千萬不要被外界打擾,不然過程會中斷。」

    「怎麼,你現在想死?」方運說著,一道源自唇槍舌劍的鋒芒透體發出,猿妖帥的臉上立刻出現一道纖細的血線。

    猿妖帥身子一抖,轉身就向樹液泉眼跑去,一邊跑一邊道:「別!別!我去,馬上去!」

    「嗯。」方運點點頭,神態淡然,在他眼中,前面彷彿不是上萬妖蠻,而是上萬牛羊。

    舌劍進士,無所畏懼!

    「您放心,我絕不說您的名字!」猿妖帥加速奔跑,越跑腿越軟。

    在猿妖帥跑到離那些妖蠻十里遠的時候,一頭狼族聖子張嘴大吼:「小猿猴,你為什麼跟那個人類在一起?」

    猿妖帥回頭望了方運一眼,又咽下一口唾沫,才艱難地以氣血傳音:「那個人說,這個樹液泉眼是他的,讓咱們離開。」

    「……」

    猿妖帥的聲音傳遍方圓數十里,所有妖蠻都閉上嘴,整片巨葉突然變得無比寂靜。

    上萬妖蠻一起扭頭望向猿妖帥。

    寂靜片刻,上萬妖蠻瘋狂地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

    「哎呦,我的肚子都笑疼了……」

    「人族進士果然越來越不像話,不把他們趕盡殺絕,他們還真以為妖蠻怕他們。」

    「哈哈哈……他一個人要我們上萬妖蠻離開?哈哈哈……」

    所有妖蠻大笑著,如同看小丑一樣看著方運。

    在妖蠻中,有一頭高大的雪熊蠻人雙臂抱胸,望著方運,這雪熊蠻人身高一丈,全身長著白毛,有著極地熊妖的血脈,而極地熊妖乃是妖族最暴躁的種族之一,哪怕獅虎也無法與極地熊妖比凶性。

    雪熊蠻人也是最殘暴的蠻族之一。

    這頭雪熊蠻帥輕輕張開口,露出鋒利的牙齒,喉嚨里發出輕輕的嗚鳴聲,全身白色熊毛直立,一道道寒氣向四面八方散發。

    淡淡的寒氣白霧包裹著這頭雪熊蠻帥。

    「壞了,熊寒又止不住妖煞了!」周圍的妖蠻紛紛離開,離熊寒最近的妖蠻甚至已經被妖煞寒氣凍傷。

    明明只是妖帥,卻擁有妖侯的妖煞,這就是妖蠻頂級天才的可怕之處。

    「噓,快點離開,別惹他。據說熊寒去了登龍台,可惜既沒遇到獅妄好好打一架,也沒碰到方運等人族,只是吸收了大量的龍氣,可其他妖蠻幾乎被方運殺光。熊寒一直說若加上自己,他們就會反殺人族,所以最近一直生氣,剛出了登龍台就來天樹發泄,你們可別惹惱他。」

    「一個人族不值得他出手。」

    熊寒的呼吸漸漸平穩,不屑地看了方運一眼便重新坐下,閉目養神。

    妖蠻們繼續罵著,一頭聖子獅妖帥低吼一聲,道:「你們稍等,看我去摘下那個人奴的頭顱!」說完周身氣血涌動,化為一道殘影沖向方運。

    妖蠻們興奮地觀望。

    「殺了他!把這個狂妄的人奴撕成碎片!」

    「撕爛這個蠢奴,我要把他拍成肉泥!」

    「吼……獅刖,你若是不能提著他的頭回來,就滾回妖界,永遠不要來天樹!」

    「我想咬下他的腿,慢慢咀嚼,一定很香!嗬嗬嗬……」一頭狼妖帥眼中發出淡淡的血光。

    方運以平常的速度向前行走,獅刖來勢極快,不到半刻鐘便衝到百丈前。

    「人族,我要把你的腿撕下來,塞進你的嘴裡,堵住你這張狂妄的嘴!」獅刖獰笑著,周身的氣血凝聚成一片片鎧甲,身後浮現獅頭祖靈,隨時可以戰鬥。

    「你去吧。」方運說。

    就見白馬豪俠策馬向前,在馬蹄異動的一瞬間,白馬豪俠挽弓射箭。

    「嗖……」

    一支箭。

    「嗖……」

    兩支箭。

    「嗖嗖嗖嗖……」

    一連串刺耳的破空聲響起,白馬豪俠的箭猶如珍珠相連,一箭接著一箭飛出,幾十支長箭連成一條線。

    「區區一首進士戰詩就想傷我?」獅刖輕蔑地看著方運,抬起右前爪拍向第一支箭。

    獅爪與長箭相遇,就聽砰地一聲悶響,長箭在獅爪上炸開。

    獅爪上的血色甲片竟然隨之爆開。

    獅刖愣住了,這一箭雖然沒有傷到他的身體,但徹底擊潰了差不多兩寸見方的氣血鎧甲,導致許多氣血流失。

    「我可是獅族聖子,我的氣血鎧甲里蘊含祖靈的力量,區區進士戰詩所化的力量怎能擊潰我的氣血鎧甲?」

    接連而至的箭矢飛來,獅刖不得不放棄所有紛亂的念頭,張口大吼,強大的妖術化為聲波襲向前方的箭矢。

    「啪!啪!啪!」

    三支箭矢爆開,中和了妖術的力量,而後面一連串的箭矢則絲毫不受妖術力量的影響,已經飛到獅刖的面前。

    「可惡!」獅刖一邊揮爪阻擋,一邊側身躲避。

    「砰砰砰……」

    超過七支箭矢擊中獅刖的爪子,把整隻爪子的氣血鎧甲擊碎,最後兩支箭甚至刺入皮膚之中,讓獅刖的身體首次出現傷口。

    獅刖輕呼一聲,眼中凶光大盛,起身繼續撲向白馬豪俠。

    但是,隨之而來的又是一連串的箭矢,獅刖竟然先以妖術阻擋部分箭矢,然後以身體硬抗剩下的箭矢,直撲白馬豪俠。

    那白馬豪俠立刻躲避,在幾十丈外如同遛狗一樣消耗獅刖的體力和氣血。

    遠處的妖蠻看得七竅生煙,不斷怒吼。

    「蠢貨!就你還敢與我們虎族爭奪百獸之王?打不過就滾開,讓我來!」一頭虎妖帥連連大吼!

    「真是給聖子丟臉,獅聖一定是剛從葬聖谷出來一點力氣都沒有就上了你娘,不然無法解釋你為什麼如此懦弱!」

    「殺了他!殺了他!」

    「嗷……」獅刖氣瘋了,大吼一聲,猛地把獅頭祖靈吸入體內,身體突然膨脹三圈,變得比犀牛還大,以極快的速度沖向白馬豪俠。

    白馬豪俠立刻拋棄弓箭,換上長槍。

    一獅一將戰在一起。

    很快,獅刖發現一個可怕的事情,這白馬豪俠身上的鎧甲的防護能力絲毫不下於他的血鎧,兩人的防護相當,但是,白馬豪俠的長槍卻蘊含一種專門克制氣血的力量,每一次出擊,必然在它身上開出一道口子甚至刺出一個小血洞。

    每道傷口都無法癒合!

    獅刖忍不住向方運怒吼:「這是祖神一族才有的力量,你的白馬將軍為何有!」

    方運微微一笑,也不答話。

    突然,白馬豪俠展開瘋狂攻擊。

    獅刖終於意識到對方的力量性質太強,立刻開始拚命,但終究比不過被君之星位力量加持的白馬豪俠,一個不慎,被白馬豪俠一槍刺穿頭部,徹底死亡。

    在獅刖與白馬豪俠對戰的時候,東面的那些人族就猜到方運的身份,使用疾行戰詩詞快步跑來。

    那些妖蠻看到聖子獅刖竟然死於進士戰詩,驚詫莫名。

    「獅刖有著人族翰林的實力,可卻被那進士戰詩殺死,莫非那人擁有翰林的實力?或者他能把《白馬篇》的力量練到二境甚至三境?」

    「這個人族不一般!狼族諸位,與我一起殺過去!」一頭狼族聖子嚎叫一聲,一馬當先衝出妖蠻之中,隨後其中的所有狼族一起衝出去。

    數量超過五百!

    狼族是最善於集體狩獵的妖蠻,獅虎還經常單挑,但狼族卻無比兇殘而狡猾,它們既可以聯合起來殺敵,也會在飢餓的時候吃掉同類。

    每年死亡的狼妖中,超過十分之一死於自相殘殺,而更加聰明的狼蠻人死於自相殘殺的比例不足狼妖的十分之一。

    游牧民族最憎恨的生靈就是狼,但是,他們也善於學習狼群的殘忍和貪婪。

    毋庸置疑,狼族的強大連獅虎都畏懼,尤其在狼族有了一定的數量之後。

    方運看著五百餘狼妖帥前來,毫不畏懼,歷史證明,再殘忍的狼群也敵不過智慧的人類。

    跑了片刻,那狼妖帥聖子突然怒吼:「戰狼軍旗!」

    就見所有狼族額頭浮現一個狼爪刺青,同時身上有鮮紅的氣血飛出,向天空飛去,凝聚成妖族最強十三軍之一的狼族軍的「戰狼軍旗」。

    血旗招展,獵獵有聲。

    看到戰狼軍旗出現,上萬妖蠻平靜下來。

    「這個人類死定了。」
最近更新小說